毛猴:半寸猢狲胜玑珠


毛猴、面人儿、拨浪鼓儿、鼻烟壶……都是老北京的小玩意儿。现在在一些过街天桥上,还能看见卖拨浪鼓和捏面人儿的,只是面人儿的内容从齐天大圣孙悟空变成了龙猫和HELLO KITTY。有时候手艺人现场创作,就会呼啦啦围上一帮人来看,他便不惊不慌,将面团儿在手里左揉右搓,一会儿一个蜡笔小新的头就惟妙惟肖地诞生了。





可惜现在看不见走街做毛猴的了。这个活计比捏面人要精细,而且毛猴就是毛猴,很难再变通为时下流行的卡通人物。以至于很多北京长大的孩子,都没有再见过这个小玩意儿了。毛猴是以辛夷蝉蜕黏合而成的猴子形,可以模仿人的各种姿态,再佐以道具布景,就可以模拟出民俗小景儿。对于现在苦苦追求无害成分玩具的家长,这可真是纯天然。





毛猴起源于晚清,一个药铺的伙计偶然发现蝉蜕的头部很像猴头,爪子又像是猴子的四肢,毛茸茸的辛夷(玉兰花花蕾)可以做小猴的身子。毛猴最早在琉璃厂出售,后来红遍北京大小的市集庙会,又称“半寸猢狲”。这可真是多亏了抓药伙计的一颗玩儿心。




孙殿起在《琉璃厂小志》中记载,“猴戏玩物……以中药辛夷作猴身,蝉蜕作猴头及四肢,有单个猴形,有成群者;制成猴子开茶馆、猴子拉大片、猴子打台球以及花果山等景物。”





20世纪60年代以后,毛猴一度消失,80年代起,北京恢复很多工艺美术,涌现出十几位毛猴艺术家,毛猴也重新出现在地坛、厂甸、白云观等庙会上。




毛猴的题材多取自老北京世相,有涮羊肉、拉洋片、拉洋车、开茶馆、卖茶汤、剃头挑子、摆小摊等等。有的是由两三个或四五个配套,有的由十几个甚至更多组成大型的场景。





玉兰万朵牡丹开。正是春暖玉兰花开,这娇雅清奇的白玉兰,竟与那滑稽可爱的小猢狲同根而生。玉兰为木兰科、玉兰属,在我们国家已经有2500多年的栽种历史。“刻玉玲珑,吹兰芬馥,搓酥滴份丰姿”,在老北京,玉兰属名贵花木,它束素亭亭,成为画家笔底的常见题材。




玉兰花蕾的中药名便是辛夷,因细毛如笔头又称“木笔”,可祛风通窍,用于风寒头痛、鼻塞鼻渊等症。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辛夷之辛温走气而润肺,其体轻浮,能助胃中清阳上行通于天。所以能温中,治头面目鼻九窍之病。”再加上蝉蜕,毛猴便成了唯一用纯中药制作的民间玩具。





制作毛猴的工艺并不复杂,制作工具也非常简单,一把刀、一把剪、一把镊子就能做毛猴,但准备工作却很重要。四味“猴料”(辛夷、蝉蜕、白芨和木通)虽然很常见,但选料十分讲究。蝉蜕要没有残损、没有断裂,尤其是蝉蜕的头,要晶莹明亮才行。辛夷则更讲究,要不发霉、不畸形、毛茸效果好、饱满不易碎裂。



经过多代手艺人的继承和发展,毛猴的制作已加入了不少现代元素,如“喝啤酒的”、“打乒乓球的”、“打排球的”、“拉小提琴的”。还有些手艺人用毛猴演绎小品,比如小品“吹牛”,就以两只毛猴,嘴里各含着一根管子,对着牛屁股吹,把牛吹得鼓鼓的,看谁吹得劲大。





“七成道具,三成毛猴”。完成场景的作品,除了小毛猴,场景道具也极为重要,比如“小孩儿”手里拿的冰糖葫芦,“小贩”推的小车,“老爷子”戴帽的斗笠,“齐天大圣”手里的金箍棒等。





一位毛猴手艺人曾说,“毛猴的爱好者与手艺人之间的差距其实很小,毛猴的价值也不在于制作技艺,而是在于制作者的想象力和人生阅历。”他认为,毛猴的创作就像写一部讲述人生酸甜苦辣的书。



这样说来,毛猴起源于北京也就不是偶然了,北京人独特的市井文化塑造了风趣、幽默的毛猴艺术,就像那位药店的小伙计,可能大清早就起来干活,少不得没来由的被掌柜一顿骂,但还是有一颗发现生活中点滴乐趣的心。








单个毛猴做法



1.取一枚辛夷,尖头朝下,用小木梳将表面的绒毛理顺。



2.取蝉蜕的头黏合在上端,在乳胶引入之前,黏合剂是中药的白芨,现在白芨还用于景泰蓝的黏合工艺



根据毛猴的整体动作确定猴身猴头的位置和俯仰正侧之后,再取蝉蜕的前爪做后腿动态调整角度,再用蝉蜕的后腿作猴子的上臂。后腿有弯曲的爪甲,和猴子的爪掌很相类。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薄荷幽幽之遇见
17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