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罗汉床之美 两依藏黄花梨罗汉床

  明式罗汉床以三围独板、攒斗几何纹饰及整板透雕最为经典。攒斗的几何纹饰常见的有卍字纹、曲尺纹、十字方环、福寿纹和各种规则的几何纹等等,尤其以苏作为代表的短材攒接,井然有序的图案组合,既有文雅而简约的文人气息,又不乏志存高古的闲远之意。

 

 

黄花梨罗汉床(图片由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提供)

 

  两依藏黄花梨方套环围子罗汉床,是其中经典而较为稀见的一款。中间略高两侧略低的山形围子,以直材攒接成方形或长方形相互套接,简洁而明快的组合排列,揭示古人不求奢华,唯想从容,趋于淡泊而心存高远的心境。

 

  家具造型,多源自建筑屋宇的结构。明式攒接围子的做法,与古代建筑的围栏极为接近。我们很容易在古代绘画中找到这样的实例:

 

 

 

 

  两依藏主人冯耀辉先生,致力于明清家具等收藏经年,藏品甚丰。此床相比是其钟爱之一,始终摆在馆内最显眼的位置。

 

  床面边抹宽厚,承载着历代主人的坐卧依凭。方足直落,干练而劲挺。矮翘的马蹄落于菱形的承足之上,至为罕见。这种菱形在唐代盛行,古珠、净瓶等多有此造型,俗称“唐八棱”。这样的承足,瞬间使得简朴的家具高贵起来,却依然是看似不经意的低调。

 

  其他极少的相似例子,却未见有此制法。比如美国明代家具集团旧藏,以及2006年纽约苏富比曾经上拍的相同围子的罗汉床:

 

 

 

  不难发现它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异常宽厚的床面边抹,也许昭示着这几件罗汉床,可能出自同一个地方。

 

  此外,一张96年3月纽约苏富比拍出的黄花梨架子床,床围与上述如出一辙:

 

  清雅宜人的明式罗汉床,攒接的图案异彩纷呈,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珍贵遗存。而今市场上最为多见的,只有一款“曲尺”罗汉床,源自王世襄先生旧藏的铁力床身紫檀围子罗汉床,盖因其太有名吧。而此种曲尺式,见诸于出版物的几件,均为紫檀木制,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叹曰,今人切不可一叶障目。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木器家具
36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