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 · 红 | 暗夜之光



2017325日,气温逐渐回升,告别了突如其来的乍暖还寒,我们在草长莺飞的春光中,迎来了第四十四期品红课。本次解读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我们邀请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编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硕士生导师石雷老师。通过石雷老师的细致剖析,我们不但从叙事、人物刻画的角度梳理了本回,并从更为宏大的历史与社会视域,对曹公文字背后的思想进行反思。

 


人物形象剖析

 

本回故事情节简单,讲述了邢夫人听从贾赦之言,向贾母讨要鸳鸯做妾的故事。邢夫人先向凤姐发出提议,凤姐对其劝告无果,便向鸳鸯发出“糖衣炮弹”,之后她又动用鸳鸯哥哥等人的力量,逼得鸳鸯走投无路,闹到贾母处,引起贾母痛骂。


虽然故事简单,但我们可以感受到人物鲜明的性格,他们如此生动活泼,跃然纸上。


邢夫人:目光短浅、刚愎自用、对贾赦唯命是从,是一个典型的封建时代被压抑的女性形象;


凤姐:心机重重、态度多变、唯利是图;


鸳鸯:虽然全书对鸳鸯描写的笔墨极少,但每一回展示出的鸳鸯都不一样。如在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我们看到的是机敏干练、聪慧青春、极具大将风范的鸳鸯;在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我们看到的是性格刚烈的鸳鸯;在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中,我们看到的是温柔敦厚、深解人意、展现女儿本色的鸳鸯;在第一百十一回《鸳鸯女殉主登太虚狗彘奴欺天招伙盗》中,我们看到的是决绝悲壮、上吊殉主的鸳鸯。由此而言,虽笔墨不多,但全书鸳鸯的形象十分饱满立体。


那么,鸳鸯的身世背景如何呢?通过此回可知她是荣国府的家生女,世代为奴,全家为奴。但鸳鸯自身又十分聪明能干、俊俏可爱,所以深得贾府上下尤其是贾母的喜爱,所以她才能有足够的底气拒绝贾赦的纠缠。


红楼梦》全书的回目都是一组组对比起来写,此处对比之人便是邢夫人。根据常理而言,自己丈夫想要纳妾,邢夫人应当非常痛苦才对,然而她非但没有丝毫痛苦、反抗,而是一味顺从丈夫的意愿,不断地为了伤害自己的事情奔忙。


相反,鸳鸯则没有一丝奴气,不想做的事情,任谁都强迫不了,心高志大。她说:“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鸳鸯不甘愿做姨娘,谁的姨娘她都不愿意做。曹雪芹的伟大之处就在于除了描写故事之外,还塑造了价值观。作为封建时代的女性,鸳鸯不愿为人之妾,她能够跳出世俗封建立交的束缚,敢于反抗,发出呼声。


虽然此回情节简单,但可以看到曹雪芹自我意识的觉醒。

 

社会背景分析

 

《红楼梦》是君主时代、专制时代的百科全书,我们不应仅仅看到才子佳人、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故事通常都是大团圆结局,而《红楼梦》明显不然。正如“时势造英雄”,任何事物的出现,都有自己的因缘。《红楼梦》亦是如此,它的出现背后有着必然性与偶然性。



第一,封建政治教条化。当时的清朝虽仍处于康乾盛世,但如同年久失修的机器,其自身的腐朽已经愈演愈烈。加之西方思维进入,社会处于转型发生的重要关头,曹雪芹开始反思,怀疑当时现行的宗法礼教制度的合理性,这也正是《红楼梦》的最伟大之处;


第二,曹雪芹个人经历影响。曹雪芹自身就经历过由富贵到没落的变故,家庭际遇也增加了他对人生世事的反思,所以才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感悟,才有他对封建礼教的批判。同时,他自身的经历,也为《红楼梦》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全书思想深探

 

石雷老师谈到,《红楼梦》全书有两条主线,一条是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一条是贾宝玉与薛宝钗的婚姻悲剧,这两条主线与贾氏家族的兴亡紧密相连。从家族的发展来看,曹雪芹早已为贾府的没落埋下伏笔:贾敬终日沉迷于烧丹,贾赦心术不正,贾珍为浪荡之徒,贾政亦是平庸之辈。独有宝玉是唯一聪明灵秀之人,但他却不愿走仕途经济,因为他看到礼仪礼教的背后是压迫和虚伪,温情脉脉的背后是争夺和丑恶,他追求的是超越世俗功利的超自然生活,所以他沉迷于大观园的女儿国。


而唯一能够理解宝玉的是黛玉,她率性自由地活着,没有丝毫封建观念,二者的爱情是建立在叛逆礼教传统的观念思想之上的,这与贵族家庭的根本利益相冲突。因为全家都把未来发展的希望放在宝玉身上,希望他能够为官出仕,但宝黛却反抗这样的社会潮流,所以这样的爱情必将被家庭所毁灭。宝黛爱情的悲剧结局,不取决于某位家长的好恶,而是基于家族利益兴衰,这是他们的根本命运,这也就是《红楼梦》背后所反映的时代根源。


三位主人公爱情、婚姻悲剧的周围,也分布着无数的女性悲剧,如此次的鸳鸯。从十二钗,到身为丫鬟的袭人、司琪、晴雯等,大观园中,哪位女儿没有生活在这样的悲剧归宿中呢?曹雪芹早在开篇,便已经托警幻仙姑的“千红一窟”茶、“万艳同杯”酒,点明这是一个“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结局。


石雷老师提到,虽然是描写悲剧,但《红楼梦》又没有止于悲剧的哀啼。相反,曹雪芹从另外一个层次,揭示了这个冲突的性质,即在腐朽落寞的社会制度下,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束缚与压制。《红楼梦》之伟大在于,它超过了传统小说才子佳人的限定,并向那个时代传统思想和制度的合理性发出质疑。


鸳鸯之悲剧与宝黛之悲剧有同样的价值,都表明了人性的觉醒,都展现出对个性的追求,都是人格意识的萌生,对社会等级制度的质疑。在此回,曹雪芹便是借助鸳鸯之口,发出了个人自我意识的呼唤,“我不愿意”,她以低贱的身份,表达出高贵独特的气质,以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身份,与封建礼教抗衡。


在这一点上,曹雪芹是先行者,他准确地把握住了时代的主题。他为各个女子立传,塑造的是具有生活实感的典型人物,他笔下的人物性格十分立体化,没有绝对的善恶两极倾向,更无“事事都坏、时时都坏”之人。虽然邢夫人在这一回中极为愚蠢、可憎,却也极为让人同情,因为她自己意识不到自己的悲剧所在。赵姨娘亦是如此,虽然她行了许多恶事,但她的所有行为也仅仅是从一个母亲、一个妻子的角度而产生的,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不是她想做的事情。《红楼梦》中的人物不会类型化,每个人都有自己之个性,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

 

最后,提到《红楼梦》,就不得不谈一下《金瓶梅》。之前的小说,大都以英雄、历史为题材,以传奇人物为主人公,这一现象一直到《金瓶梅》才发生变化,小说家的视角从历史时空转向个人家庭,转向人们的生活。《金瓶梅》将小说的专注点从世王将相转向了市井生活,转向了才子佳人,以描摹实际生活的写实手法,为后来《红楼梦》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二者虽然相似,但又存在很多不同。《金瓶梅》通篇采用的都是悲观、压抑的手法,其中的女性形象是极为糟糕的,它所展现的是无边而令人窒息的黑暗,它所剖开的是社会糜烂的疮口。《红楼梦》中也有黑暗,但曹雪芹却可以在无边黑暗中找到光明。那星星点点的亮光,便存在于宝黛与众女儿身上,虽然短暂,但是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虽然它是悲剧,但是其中闪烁着美的光芒。就如同鸳鸯,虽然是丫鬟,但她如此清纯美好、活泼俊俏。曹公本着爱与自由的心态来写《红楼梦》,由一个点向网状一样辐射到各个面,但最终收归到一个根节点上,便是对“真善美”永恒的追求与赞叹。《金瓶梅》是无奈与黑暗,而《红楼梦》是光亮,这或许是《红楼梦》一直能流传下来的原因。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红楼梦》,每个人看待红楼梦的角度都不同;同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阅读红楼梦的感受也是不同的,这与每个人自身的经历息息相关。但不论怎样,只要我们能细读慢品,就能体会出其中的多种深味出来,如此,方是不辜负这一本旷世奇书。

 

(整理:吕箐雯)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典的小资情调
27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