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增:创作的舞台只有陕北

[京华陕北人第三十五期 ] 朝阳图,永利文


李建增,1969年生于陕西绥德,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现为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作品先后在文化部、中央电视台、中国摄影家协会等单位主办的影赛中多次获奖,有数百幅作品在《文明》、《南方周末》、《中国文化画报》、《中国摄影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北京《生活》、《国家地理》中文网、《华夏人文》、《中国妇女》外文版、《光明日报》、《旅游》等媒体发表。



2007年、2008年参加博联社组织的平遥国际摄影展;2008年专题《陕北人》参加北京首届国际摄影季展和第四届连州摄影节当代中国摄影学术展;2011年参加“民间•陕西纪实摄影展”。曾获得图虫网纪实摄影一等奖(《吴堡石城》)和中央电视台聚焦西部全国摄影大赛纪录奖(《翠翠的婚礼》)。


2016年由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牛王会》,2017年北京出版集团出版《千年石城的最后留守者》。



在数码技术不断更新换代的今天,李建增依然用固执地用胶片从事着摄影创作,他说,“我不会改变的,除非这个世界不再生产胶卷。”这固执如同他只把镜头对准陕北一样,他说自己创作的唯一舞台就是陕北。他拍摄的基本都是以关注陕北人生存状态为主的纪实人文拍摄,这些年来拍了陕北民间传统婚礼、陕北道情、住在长城里的人、吴堡老县城,陕北的牛王会、放赦、清醮会等各种陕北人文主题得作品,引起极大的关注。



一个不大的帆布摄影包,两台莱卡,一台禄来,一台玛米亚,几卷胶卷,这就是摄影家李建增的随身家当。当朝阳的快门声对准李老师响个不停的时候,李建增对我说,他很害怕这连拍的声音,他觉得只有用胶片对准拍摄对象时,他才能够进入思考的状态,而不会在数码相机的连拍快门声中让自己放纵。


坚守



与建增老师见面的这个春天,我正因为花粉过敏喷嚏不断,眼睛肿得像“烂桃”一般,可我分明从他的脸上看出一种坚毅,看出一种干脆利索的个性,看出他对镜头中逐渐消失的陕北风物的担忧——从2000年开始,李建增连续拍摄吴堡的石头城17年,拍摄横山马坊的牛王会12年,拍摄清涧道情10年,拍摄清教会14年——“一个人在高原上行走,我在寻找心灵上的风景,这是属于我自己的特殊的陕北风景”。正如著名摄影家石宝琇先生在李建增的《千年古城的最后留守者》一书的序言中写道的那样,“建增做的,就是将所有欢活的当下,变成安静的永远的事业”。


1969年出生的李建增在他27岁那年因为参加了“榆林之青”的摄影比赛,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头扎进了摄影这个他自己最大的爱好中,一步一步在陕北的农村中用镜头记录着他所看到的一切,用他的话说就是,“看见了、拍下来”。但我觉得,坚守才是李建增的可贵之处,正是坚守二字,让他成为与众不同的摄影家,让他用胶片固执地对准几个固定的场景,让他成就了自我。



2000年,李建增第一次去吴堡石头城拍摄的时候,千年古城中住着13户、32个人,渐渐地李建增与这里建立了深厚了感情,这里的建筑、这里的街道、这里的人都成了李增内心的牵挂。


2006年农历2月24日,住在吴堡石城的辛大娘去世了。正在定边出差的李建增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开车去了石城,这一次,他不仅仅是去拍摄石城人的葬礼,而更多的是要去为他牵挂的人送最后一程。因为他感觉到随着石城中老人一个一个的离世,“空城”之日已日益逼近。他在思考,以后的石城该怎么办?


到2011年,石城里的人走的走,去的去,就剩下王像贤夫妇两个人住在这里,王像贤说,“听说这里要搞开发,搞影视城,我们能住多久也说不准,住了一辈子的地方,感情深了,不舍得离开……”这何尝又不是李建增内心的担忧。



李增增说,“我出生在陕北无定河畔的窑洞里,对养育我的这片土地有着特殊深厚的情感。为了表达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对黄土地上纯朴厚道的子民们的理解,从我拿起相机的头一天起,我便把相机的镜头对准了他们”。


这20多年来,李建增用摄影的方式注视着家乡的变化,关注着传统文化的传承。


“很多艺术家都有舍近求远的习惯,但我却无尽地迷恋着浓郁的黄土文化,无论是一个村庄的发展,还是一种传统戏剧的生存,我总是希望通过自己的相机把它记录下来,传播出去,让更多的读者了解黄土地的文化精髓”。坚守的李建增如是说。



入世


严格意义上来说,摄影者只是一个旁观者,他只需要忠实地记录即可,但李建增却常常与拍摄对象融为一体。在拍摄清涧道情的时候,李建增和剧团吃住在一起。他说之所以热衷拍摄道情,一来道情是陕北民间文化里的一个不可替代的剧种,二来面对日益式微的民间文化,他不忍心就这样看着它默默地消失。


“我知道我的拍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道情生存土壤衰减的问题,也无法帮助道情在陕北民间生存发展,更不能阻止道情的逐渐消亡。但作为一个热爱陕北、关注陕北文化的摄影人,我预感到它很快就会消失了,我觉得我有义务把它记录下来,传播出去,哪怕只是多一个人知道了道情,多一个人了解道情,也就够了”。摄影家李建增有时候更像是个讲故事的人,他把自己也溶入到故事中,成为现实的参与者。


在拍摄盲说书人的时候,他甚至为说书人联系业务,帮他们收钱。跟踪、记录、参与,已经成为李建增多年来的习惯。



而在黄河边的另一个小村庄,清涧县的寡妇坪,十多年前李建增来到这里后,他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拍摄者,他用最初的照片引来了更多的拍摄者,从那一刻起,他们每年都在农历三月三这天来到黄河边的这个小山村拍摄。2009年,他们在这里的山间乡野里举办起了老乡的肖像照片展览,老乡当评委、石头作计数器——老乡们在自己喜欢的照片下面丢下一块石头,作为评选的办法。然后,老乡可以把有自己肖像的照片拿回家。这种按地气、亲民的展览不仅得到许多人的认可,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曾在现场采访并做了详细的报道。从此,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和它身边的这个转了近360度的黄河太极湾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如今,清涧县政府已经在这里投资进行旅游开发,当地人的交通、生活条件也得到极大的改善。


作为摄影家的李建增用摄影的方式入世,用摄影改变了许多地方、许多人的生活,但他却遗憾而又抱歉地说,农历三月三是父亲和妻子的生日,可他却总是在黄河边拍摄,从没给自己的亲人过一次生日,他深感愧疚。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黄河两岸是故乡”作为今年三月三的摄影展的主题,又一次在寡妇坪开展。李建增老师用微信给我发来现场的照片,老乡们站在自己的照片面前,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自己的生活。李建增说,再一次到这里办摄影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忘初心”,就是一种“回报”,就是要老乡们喜欢,让老乡们高兴。他说自己不做拍完后收起照相机就走人的过客型的创作者,他要更多地用相机记录的同时,为被拍摄的对象办一些具体的实事。


自信


拿着相机的李建增是如此自信。这自信不仅仅来自他对相机的了解和把控能力,而更多的是他能够利用相机这种工具,把自己需要表达的思想通过镜头传达出来,以作品的形式呈现世界的繁杂与寂寞。


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上学的时候,老师告诉李建增一句话说,“艺术也许是一阵子的事情,但技术却是一辈子的事情”。在北京电影学院,李建增按部就班地学习了系统的摄影知识,“曝光技巧、摄影构图、专题摄影、人像摄影、黑白摄影”等等专用名词后来都成为李建增自信的根源。李建增认为,技术是一切创作的基础,不管什么时期,什么作品它都需要基本技术的支持。



今天依然用胶片拍摄陕北大地的李建增大概正是因为自信才会在面对拍摄对象的时候,不像数码相机一样,快门声连续不断,他很“节俭”,当画图在脑海中构建成功后,他只会按一次快门,然后就完成了创作。“有时候也会有遗憾”,但这种方式会迫使自己思考,让自己和相机融为一体,相机只是自己表达思想的工具,是让流动的时光凝固成永恒的方式,也是摄影人自己内心对世界认识的方式。



在陕北大地上行走,李建增有了更多的自信,因为他熟悉这里。与别人不同的是,许多人认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但李建增却与众不同,他说自己就是一个陕北的农民,陕北的土地只有和农民结合起来才让他觉得是真正意义上的陕北。他甚至说自己是个视角狭隘的人,他的镜头对准的方向只有陕北,“我从拿起相机那一刻起我的镜头就没有离开过养育我的陕北,我对它太熟悉了。我只有漫步于陕北高原之间才觉得自己的每一刻都充满了快乐,我用相机和陕北互动、交谈,它们说的话语我用图片呈现出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我把以前的照片重新拿出来看时,发现那些过去的语言是完全不可复制,不可重复表达。如果说视野扩展开来对我的摄影有什么促进的话,我想扩展也一定是思想上的扩展,是对陕北更进一步深层次的理解,对我的摄影会注入浓浓的民族文化内涵。”


李建增说,他和身边的老乡都是朋友,他住在他们的窑洞里,和他们睡一个土炕,吃一碗饭,喝一种老酒,努力使自己成为他们的一份子,他的拍摄是建立在对他们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并努力使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是以一个画中人的身份来记录画面的,如果说我拍摄的画面是精彩的瞬间的话,我更愿意说我的图像是一种真实的呈现。"



看完李老师过往与媒体的对话,我觉得,李建增的自信更多的是来自他深入下去以后所获得的对自己内心的认同。著名摄影家罗伯特·卡帕说“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的不够近”。李建增认为,这个“近”不单纯地指物理距离上的远近,而更多的是说你与被拍摄的对象心灵上的距离。李建增无疑走进了自己的拍摄对象中,自己也参与到现实中,成为被拍摄的对象,然后自信地表达着他眼中的世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陕北影像
16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