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碧城其词其人

“吕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毫兴,写入丹青闲寄”。


这是十二岁的吕碧城写的词。吕碧城是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诗人,政论家,社会活动家,资本家。


        她是袁世凯的秘书,《大公报》的编辑,中国传媒史上第一个女编辑,第一个女校长,中国第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中国女权运动的首倡者,中国女子教育的先驱者。 看吕碧城的照片,长相颇似张爱玲和郭蔼明,五官细薄,配上瓜子脸,再来上个看着渺茫远山的眼神,很容易出冷清孤傲气质。


        再看其它民国女艺术家,甭管脾气多激烈,经历多曲折,多是长着一副贤良淑德的五官,这就很容易明白,为什么只有吕碧城和张爱玲可以被称作传奇。


        对于传奇才女来说,五岁能诗,七岁能画,都是不值一提的常态。小小年纪文采便惊艳父辈亲友间,也是寻常的段子。所以12岁的吕碧城,写了一首词,在父辈亲友间传诵:


“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毫兴,写入丹青闲寄。” 吕碧城的诗作甚丰,然而就像乾隆一样,不曾留下一个能熟谙到在嘴边脱口而出的名句。她最好的作品是她的人生,以涉猎生命的广度弥补了深度的不足。


        吕碧城的身上,几乎聚集了一个民国传奇所应具备的一切元素,成为民国风云人物的标本,留在民国的风姿传说中。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五千年
87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