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斯文

有感于斯文


倚杖翁


(上图为宁沐斋先生作品)


  几日前将张老师的《新春》和小易老师的几期《小易小话》一并重读,不由就想起“气象”—词。


  展读《新春》,便似随了作者远足寻芳,初还觉“嫩寒”袭人,渐有“梅花香气,若有若无地,在春风里游”,令人一舒心脾,再读来,有如登高临远,倍觉春光明丽,“那柳树上的芽”,“那飞来的燕子”交映于眼前,天地造化藏于胸次,气象阔达辽远。


  张老师虽不作壮语,其见微知著,感嫩寒而觉花气,对春景而发道心,从眼前回望古圣,有如自平野而登峻极。文章显现出眼界与襟抱,自是一种气象。


  小易老师则锦心绣口,兰思蕙性,以其敏感、细腻的心灵感受身边的美好一切。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虫一鸟,春花秋月,阴晴风雨,无不在她的心中激起爱的涟漪、美的浪花。在她的笔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既有诗情,亦有画意;可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使人喟叹。


  其行文如流水,仿佛能听那涓涓泉流的叮咚声;其用情多感而不哀伤,遣词秀而不媚;娟而不俗。细读,虽不作气象言,但韵味醇厚,有如好茶,使人齿颊留香,自有甘甜。读其文,似见有一面目姣好的女子,静静地立于窗前,终日凝眸于窗外的一切


  读之、诵之、默之、思之。张老师的文章廓大人的心胸,小易老师的文章清新人的耳目。

(第四十四期初九学报)


附录:《新春》


  新春二字,听起来,就有几分明丽。只是因为“新”的缘故,数九方去,似乎还有一丝清淡的冷意。《红楼梦》里用“嫩寒”来形容,真是贴切!“嫩寒锁梦因春冷,花气袭人是酒香”,诗中弥漫着春的消息,新春也浸透了诗的韵味。有酒,亦是好的,东坡说“料峭春风吹酒醒”,微醺之中,也可许添一段梅花香气,那样若有若无地,在春风里游。


  汉乐府《长歌行》有:“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温暖的句子,教人心生欢喜。孟子说充实而有光辉。杜少陵沉郁厚重,却也有清秀的咏唱:“朝来新火起新烟,湖色春光净客船”,“新”里散发着平实悠远的希望,“净”中透示着别样的洗练与安稳,既新且净,写尽了春光。刘梦得《春词》写道:“新妆宜面下朱楼,深锁春光一院愁”,这里的愁,不同于秋风秋雨的愁,这是杨景山“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的愁,轻轻的,悄悄的,妙在那一个“半”字,有一点犹抱琵琶的青涩,是一种为赋新词的少年愁。


  常说新春一阳来复。国人的习惯,以正月为新春。古人以冬至配复卦,更为精到。彖辞说:“复,其见天地之心乎”,把这“一阳”描述得极其阔大辽远。天地既有心,而老子却说“天地不仁”。或者,这仁乃是不仁之仁;或者,这心乃是无心之心。无心之心,无为无不为;不仁之仁,生生不息。若不然,那柳枝上的新芽,从何而发?那飞来的燕子,是听了谁的召唤?寒暑往来,又是谁在造化?横渠说要“先识造化”,明道说要“先识仁”,《中庸》曰“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造化即是仁。从天地说,是造化;从人说,便是仁。紫阳说:“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又是一个“识得”。佛家也说识得,谓识得本来面目,“天心月圆,华枝春满”,这本地风光,千万人中,几人识得呢?


  传统文化薪火相传,兴灭继绝,也是一个复字可了得。复初九不远之复以修身,复,是收放心,是明明德,是致良知。当今国学复兴,书院复兴,其复也,是其时也,是其势也,是亦天地之心也。

——乙未新春行其庭记于京城



愿与诸学人共学共进,为传统文化尽一份力
初九学舍本着尊德性,道问学的精神
同人于野,利君子贞
初九而潜,望云而起

学舍地址:无锡市·梁溪区·北仓门生活艺术中心2A-2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小易小话(十四)
下一篇:行香子 楞严
返回江南初九  驿站
江南初九
10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