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集大成者与生命的大开悟者

——谈对于潘麟导师思想与生命觉醒的初步认识


作者简介

曹娅,80后,浙冮临海人,作家。已出版各类书籍近十部,代表作品《人生哲思录》《风景中的中国人》《雪海香隐》《奇幻之旅》《梦回大宋》等。




结识导师


似乎是天意的安排,冥冥中一股神奇力量的牵引,让我遇到了生命中的一大贵人——生命终极觉醒与解脱的心灵导师,他就是潘麟。


起初是从一位一起禅修的师兄那里听闻导师之名的,这位师兄将导师说得神乎其神,崇拜之情溢于言表。举凡见过导师一面,或者听过导师的课,或者看过导师的书的人便都能开顶,即打开顶轮。我是一个理性冷静且思想独立的人,对待真理一贯的态度都是客观理性的,现实中见多了各式各样宗教徒、信徒、学人的盲目信仰与无知崇拜,陷入感性偏执狂热之中。基于自身多年对东西方文化特别是儒释道各家各派的思考研究,以及对东西方哲学与宗教思想的了解,对于知见的判断与道法的抉择,大体还是可以把握的。


选择善知识,最重要的要看他是否具有正知正见,而修为好不好,最重要的是看他的德行,尤其是是否拥有真正的菩提心,至于一个人的神通有多广大,法力有多高强,反倒不必注重。因而尽管那位师兄极力推荐与热心怂恿,我心里却未起波澜,非常清楚这不过是术的层面,只是神通罢了。对于一个明白佛理,走正道修行之路的人来说,并不注重这些外在的术,而是注重内在的道。于是我善意地提醒她,让她学法之前,最好先搞清楚师父的传承法脉以及整套修学思路。她被我问住了,只知道师父是修大圆满的。我知道这是密宗最高的法。


当我向修密宗的一些师兄请教对此问题的看法时,他们大多认为这是神通,开顶并不奇怪,现在社会上邪师说法很多,劝我当心;还有师兄说破瓦法不是这样的,这样做可能弄不好会有折寿之虞;一位我比较尊敬的出家师父也善意地提醒我别被洗脑。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被任何人洗脑的,但他们的观点与意见并不能左右我,我也只是将其当作一个参考罢了,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人,我一般不会先作评判,为了得出更加客观理性的结论,我决定还是亲自去现场见识见识这位“奇人”。


在武汉两天“《心经》的智慧”的公益课上,导师不但展示了绝学“狮子吼”,让我身心为之一震,而且他对中西方文化智慧的诠释也非常到位。通过他对《心经》(佛家的经典)的智慧的阐述,可以看出他已得佛家思想之“灵魂”,而他对儒释道三家的融合与创新的思想,更透脱出他是一个真正的文化集大成者与生命的大开悟者。不少人对导师的怀疑与攻击总是着眼在他的身份资格是真是假,或者对他的某句话进行断章取义的理解,却忽视了导师的核心思想理念与道统上的修为如何,这是舍本逐末的无意义的追问与质疑。


两天的课程之后,又仔仔细细地拜读了导师的几本著作,我的心里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从一开始认可了导师是正知正见的善知识,再进一步提升到认为导师不但是知见正的善知识,更是大智慧者,最后再到深深地意识到导师不仅是大智慧者,而且是已经真正大开悟的圣人。社会上不乏或儒家、或道家、或佛家的高人,或者在儒释道方面都有一定造诣的学者,然而能够将中西方文化、儒释道思想,以及所有的哲学与宗教皆能如此通达圆融,有如此深入独到的见解与如此生命修行证量的人,却是世所罕见。我为世间有这样一位大智慧者、大开悟者而惊叹不已,想不到末法时代还能遇到这样一位真正有修行证量、明心见性的圣者。这一刻,我深深地感恩生命里能够有这样一段缘分。



皇冠瑜伽




这次武汉学习,让我第一次听闻了“皇冠瑜伽”这个名词,也让我知道了“开顶”的奥秘来自于皇冠瑜伽的神奇力量。这是一门失传千年的绝学,通过运用导师心灵的力量就可以软化头骨打开顶轮,且开顶之后只会对身体更加有益而不会有任何害处,相比破瓦法要殊胜得多。


一直以来,我也在探索着生命的真相,寻找着解脱之路。一路从东西方文学、哲学再到宗教,一度认为人类最高的智慧不外儒释道,然而在儒家哲学里只找到世间法;在道家思想里找到了宇宙自然与生命的大道,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是道家并没有一整套生命何来何去的明显详尽的理论体系,因而没能完全解开我对生命真相的疑问;我又去各大宗教里寻找,那些宗教也没能给出一个让我真正信服的答案;最后在佛学里我终于找到了答案,解开了我关于生命真相的疑问。佛学囊括了一切世间、出世间法,有一整套关于生命修证解脱的十分完备完美的思想体系,提出“我执”是六道轮回的根本,“无我”则是超越生死的根本。


生命的真相是无我,本性无生亦无灭,凡圣之别只在本性迷悟之别。这也是佛家一直强调与外道区别的根本,认为佛家之所以是唯一内道的理由所在。我也比较认可佛家是究竟解脱之道的思想,但我所认为的佛家不是一个宗教,佛也只是个假名,一切觉悟生命真相的圣人都可以称为佛。佛超越宗教、超越门户、超越名字,乃至一切世间法。佛是圆融无碍的,佛可以解释一切法、一切智慧,如果不能圆融无碍就不是佛了。而内道、外道的区别不在于宗派,不在于法本身,而在于人自己的心。所以我认为真正明白佛理的人,是不会排斥任何宗教门派,反而能够很圆融地解释它们的存在。若以佛的知见去解释和看待道、上帝,乃至一切圣者,并无冲突矛盾之处。因而当导师提出以般若智慧解释和看待道、上帝,乃至一切圣者时,我在内心产生了极大的认同感。


这次学习让我对瑜伽与生命修证有了深入的认识。原来除了儒释道之外,还有一个历史更为悠久、生命修证更为纯粹直接的法脉:瑜伽,特别是皇冠瑜伽,它是东方文明的精华与智慧的结晶。只是皇冠瑜伽已经失传千年,没想到现在又有人把它带回了世间,而这个人正是潘麟导师。


瑜伽,是相应的意思,指生命修行上的相应。你与佛相应了,就是修佛;你与道相应了,就是修道;你与儒相应了,就是修儒。因而一切的生命修行都可以统称为“瑜伽”。瑜伽正确地讲,是一门生命科学,没有被宗教化、迷信化、世俗化的、更为纯粹原始的生命修证科学,而不是我们意识观念里类似于体操的概念,只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这只是瑜伽的低级境界,即形传。瑜伽的中级境界是心传,高级境界是神传。瑜伽是一门可以让生命走向觉醒与解脱的科学。皇冠瑜伽更是所有瑜伽的精华集萃与最高境界,它不注重形传,而注重心传与神传,它运用导师的心灵力量打开顶轮,从而快速地实现学人灵性深度觉醒与身心升华。


皇冠瑜伽与密宗皆很重视开顶,它们认为中脉不仅是人体内的一条最主要的能量运行路线,也不仅仅是其它气脉之总管,有领导和调控其它气脉之功能,同时中脉还是生命觉醒、意识成长之路径。中脉一旦畅通,则意识成长和显化再无障碍,生命即获得终极觉醒和开启生命内涵的先验智慧(般若智慧、佛智),此智存在于七轮之中,特别是头顶梵轮,因梵轮之激活是获得生命彻底觉醒(成佛)之重要所在,梵轮若被激活开启,则此智即被激活开启,而梵轮之激活开启与否,则视头骨软化或化开与否。因而皇冠瑜伽与密宗的破瓦法最终都是为了要打开顶轮,但是破瓦法必须要靠自己修行来打开顶轮,即“自开”;而皇冠瑜伽则运用导师的能量和禅定力、慈悲力和功德力等为学人们软化头骨,即“他开”。修学破瓦法不仅需要深厚的佛学基础和长期的修行基础,而且此法如今已几成绝学,求学不易。皇冠瑜伽则无需学人必须拥有深厚的佛学知识和长期的修行基础,只需要学人以开放、虔诚、接收的心态,通过以心传心,导师将其能量和禅定力、慈悲力、功德力等通过学人的梵轮传输进学人身心之中,而达到软化和化开梵轮的目的。破瓦法开顶后必须同时修习“长寿法”,才能避免因此带来的短寿问题,而皇冠瑜伽则无此后忧,在开顶后导师给学人源源不断的能量、禅定力、慈悲力和功德力等可以非常有效地净化学人的身心和消除引起人生夭折的业力,降低学人的人体新陈代谢速度,从而获得祛病健身、益寿延年之功效。潘麟导师将此殊胜绝学带回人间,并广为传播教授,利益众生,其功之巨,诚不亚于中世纪前期《瑜伽经》之作者帕坦伽利之于人类瑜伽事业之功绩。



东西文化的融合与创新




传统的观点与历代的知识分子认为,以儒释道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其中儒家注重入世,道家与佛家则注重出世,儒家的思想概而言之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因而认为儒家是世间法这个观点基本没有任何异议。但关于道家、佛家是否都是出世间法以及其境界高低的看法则有争议之处。佛家认为佛家思想囊括了世间、出世间法,不仅仅可以获得出世(超越六道轮回)的解脱,而且也同样可以获得世间的成就;佛家认为道家依然是世间法,因为道家的最高境界是“大我”,而没有达到“无我”的境界,所以依然不能跳出三界。但有些人则认为道家也涵盖了世间、出世间法,道家也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智慧,也有让人觉悟自然宇宙乃至生命之大道存在。而后来的道教一味追求长生不老,则与道家根本思想相去甚远。


这其实就看每个人对“佛”、对“道”的认识了。历来对于佛道思想认识诠释的人很多很多,而佛道发展下来,也分裂出很多很多的派别门户,各家之间争来斗去,各执一词,皆以自家为真理为最上法。


对于后人这些争辩,我认为我们不必理会,只要去深入地思考觉悟“佛”与“道”的真正内涵就好了。对于佛道认识的境界取决于我们自身的境界。就是同样学佛修道的人,其对佛道的认识境界也都不同。因而是佛道不同乎?是人心不同也!


真理本无宗派门户,是后人的认知不同而将其划分了出来。追求真理必须打破宗教门派,方能深入真正的大道。因而导师提出的“去除三化”,即“去宗教化”“去迷信化”“去庸俗化”,正好道出了我的心声。而导师不仅剥去了宗派门户之外衣,且将中西方哲学宗教思想进行了高屋建瓴的大梳理,予以融汇贯通之后,还站在一个开悟者的高度,以全新独到的目光重新诠释了东西方文化,见前人之未见,发前人之未发,则更为难能可贵也。


导师说自己是一个改革型学者,除了有大量“照着说”(前人已经说到、见到的智慧)之外,还有很多“接着说”(前人未说到、未见到的智慧)。


在比较中西方文化时,导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两者本质上的区别,即西方文化注重经验智慧,即世间法的层面;东方文化则注重般若智慧,即出世间法的层面。而建立在这种文化背景之下诞生的各家各派学说也显现了这种特性。东方文化儒家讲“成圣”,道家讲“成仙”,佛家讲“成佛”,追求内心的升华与依靠自力而获得生命的觉醒与解脱。西方文化哲学领域越来越世俗化、科学化、实用化,宗教信仰以基督教为代表的,也是注重外在的神力(他力)来解救自己,却不是从内在去发现自己的神性(自力)来获得生命的解脱。


但这是东西方文化的侧重不同而造成的。导师在对中西方文化进行全面深入的研究之后,并不仅仅停留在世人认知的层面去看待这些学问智慧,他站在一个开悟者的高度看到了世人所未见的学问智慧——看到了一切的东西方文化,其实都或显或隐地提出了本觉的智慧,佛家称之为佛智(般若智慧),道家称之为道(的智慧),儒家称之为仁(的智慧),瑜伽称之为神智或无漏智,基督教称之为上帝(的智慧),伊斯兰教称之为真主(的智慧),哲学领域称之为先验智慧或超验智慧——而世人极少有这种高度的认知,包括各个宗教的信徒都还把自己所信仰的视为一个神化了的“救世主”,而极力排斥它教。


哲学家冯友兰说,历史上的学者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类:照着说学者与接着说学者。照着说学者是将他之前的学问能够尽可能还原其真相,还原其本质;接着说学者是在过去学问止步的地方继续前进。照着说不易,接着说则更难。导师认为,所有大的圣贤(如孔子、耶稣、释迦牟尼佛等)都不仅做到了照着说,而且做到了接着说。耶稣是对他此前的《旧约》的一次接着说,就说出了一部《新约》;释迦牟尼佛是对他之前的印度传统文化来了一次接着说,将先前的印度文化思想进行了体系化整理,在继承前人思想的基础上又有了质的创新与提升,如“六道轮回”学说并不是他的独创,但他却提出了“六道在内不在外”的思想,这在人类文明史上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孔子是对他之前的夏商周三代的文明文化来了一次“删诗书,定礼乐”,重新诠译,重新整理,重新疏导,并从三代文化中提炼出了一个关键字:“仁”。这是孔子对先前文明文化的一次提炼与独创,在历史上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从此儒家文化就叫做“仁爱”文化。


导师不让先贤,在大量照着说的基础上,还有很多接着说的思想。如对儒家的认识,前人对儒家的认知大多局限于世间法层面,对于哲学的认知停留在经验智慧的层面,而没有深入到先验智慧的认知境界,因而认为儒家也只能解决世间问题。对于儒家圣人的境界理解也只是世间的贤德之人罢了。导师却不以为然,他认为儒家之道照样可以成就达到无我之境的大圣人,只是儒家修圣的方式是入世的。儒家是以道德立教(此“教”乃教化、教导和宗旨之义,非为宗教之“教”),始终挺立和高扬道德主体,此道德为心性本有之自律道德,儒家以此设立教化,建立体系,这是与西方重他律道德所不同的。因而儒家为人类的日常生活、人际伦理与建立真正的和谐社会,提供了不共智慧与途径,这是儒家对于人类的最大意义之所在。对于儒家而言,建立在自律道德之上的生命觉醒和实现终极关怀的成长体系与修学体系——知行合一之学、践仁之学、为己之学、内圣之学、明德之学,皆为生命觉醒解脱之学,实现人生终极关怀之学。在儒家,圣人不仅是智慧与仁爱之化身,更是生命已得彻底觉醒和究竟圆满之义。此等之人,在佛家曰世尊,在儒家曰圣人。与佛道等各家相比,儒家是唯一通过切实践行自律道德(仁义)而实现生命觉醒、成就圣贤的古老流派。


对于基督教的认知,导师也来了一次接着说。世人对于上帝的理解,偏向于神,不过是单一的神,创造宇宙人类的神。我虽不排斥基督教,但不认可“上帝创造万物”、“信他得救,不信他就不得救”的说法,我不认可有第一因。但经导师一点拨,即豁然开朗,上帝非基督教徒所认为的创世主,而是每个人的自性、本具的般若智慧,也就是不要将他视为第一因,不要将他视为一个人神,而是将他视为开悟成圣的除了佛之外的另一个假名,一切就圆融无碍了。我们一般人所理解的上帝只是基督教徒们传达的上帝的意思,并非是上帝他本身的意思。我们如何理解上帝,不应该受世人的观点左右,而是要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悟性去解读。当我以佛家的知见去解读上帝时,上帝这个自生(只有上帝是自生,其他一切都是上帝所生,即他生),便与佛家的空性相契相通了。


只是一般不懂佛理的人很难跳出前人的知见而看到这个隐藏在内更高的层面。这正是佛学的伟大之处,佛学无疑是每个人通达生命真理的无论从理论知见角度来讲,还是从实践修证来讲,都是相对较好的途径。因为佛家一则明确地提出了“无我”是超越生死的根本,二则佛家根据不同的根性都有相应的一套修学体系,学人相对不容易走偏。但学佛人又往往有一个通病,就是陷于佛教的宗教知见,总认为只有佛法是最上法,是唯一正道,其它便都是外道,而没有突破佛的宗教思想,进一步跳出所有宗教思想的束缚,上升到对佛本质意义的认知,破除一切宗教自我狭隘性之后,以本觉(般若智慧)看待一切开悟的圣者,如基督教的上帝、道家的真人、儒家圣人、伊斯兰教的真主等等。只是各宗教的信徒包括很多师父宗派门户之见与自我执见都太深,被束缚在自己的宗教思想与“师父”的思想里跳不出来。


导师说的“接着说”就是希望大家能够跳出前人认知的层面,从狭隘自我的宗教观信仰观以及我执、我见中解脱出来,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终极觉醒与解脱。


因而导师无愧是一位真正的大开悟者,就像佛、道、上帝一样,他心里只有真理,而没有宗派门户。只有他敢勇敢地挑战“宗教观”,去“宗教化”,向一切传统宗教宣战,而宗教历来是世人最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导师为了追求真理、传播真理,敢为天下人不敢为之事,将自身荣辱置之度外,这种精神这种勇气实让末学敬佩不已。



传承与分享




导师将自己定位为一个生命学家,致心于生命学的创立与发展,多年来他一直孜孜不倦地讲授以中印文化为代表的生命科学,引领学者们将有着七千多年传统的东方生命科学从宗教、迷信和历史尘埃中剥离出来,并将其系统化、现代化、通俗化和科学化,让这一博大精深的智慧成果指引人们认识生命、升华身心,实现人生的终极关怀。导师将自己投身于这一崇高伟大的事业之中,东方生命研究院也因此诞生。不过这项事业不仅仅是导师一人的事业,一人的责任,而是每个东方人的事业,每个东方人的责任。我们作为华夏文明的子孙后代,更责无旁贷。那么我们应如何将导师的思想精神发扬光大,如何共建这一崇高伟大的事业并推动其蓬勃发展呢?


导师在东方生命研究院官方网站的《为天地立心》一文中有一段话说得非常好。“佛陀有言:‘万般神通皆小术,唯有般若是大道。’我们推出的这些神通和法门,皆为‘术’之层面,只是一些接引初学的方便法门,并非生命科学的根本旨趣所在。般若是每个人先天本有之智慧,此智慧之呈现与展开,是我们获得究竟觉醒与终级解脱之依据,故为成佛之本,成圣之由。因而透彻地明白和如实地彰显生命中本有之般若智慧,才是生命科学所追求的不二法门,也是我们东方生命研究院的终极目的。”


很多学人在听过导师的课或接触过导师之后,整个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身上的疾病不治而愈了,头部也开了一处或多处的顶,于是纷纷拜服在导师神奇的法术之下,对导师生起狂热崇拜之心,到处宣扬导师的“术”而忽略了导师的“道”。有些人身体好了,贪嗔痴却更厉害了。皇冠瑜伽的确可以让我们达到祛病健身之效果,但其根本是让我们生命走向觉醒与解脱的。若只拿它用来强身祛病,便是舍本而逐末了。即使你开了顶,贪嗔痴不除,顶轮照样会重新关闭。皇冠瑜伽用心灵之力帮你打开顶轮,只是让你能够更好地消灭内心的贪嗔痴,打开心灵,破除我执,超越生死。心灵若不打开、不突破,你永远也不可能达到天人合一与无我的境界。这便违背了皇冠瑜伽的道统精神,也辜负了导师的一番良苦用心。因而我们学人在分享皇冠瑜伽与导师的成就之时,在宣扬祛病健身、打开顶轮等功效(“术”的层面)的同时,要更多地传达导师的理念与智慧(“道”的层面)。如此方不愧为导师的弟子、学生,方不愧导师的一番谆谆教诲。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