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集》——紫珠

想起爷爷,就想起紫珠,提起紫珠,又会想想爷爷。
家里有一间房,是爷爷用来装草药用的。房间里晒干的一包包车前草,鱼腥草,紫珠叶……是爷爷骑着他的28寸自行车一次次飞驰过坑坎的黄泥小路并且一路攀山采回来的。

后来,送爷爷上山的那天,连带着那一房间的草药也在火光中化做缕缕青烟,带着他的青春,他的梦想,他的努力和他的一生在细雨中随风飘散在阴郁灰蒙的天空,最后了无痕迹。


对于紫珠,我是情有独钟的,除了做为我人生惊悚事件第一个意外打开方式的最愧祸手之外,它带给我更多的还是惊喜和赞叹。


很清楚的记得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我放学回家。
过了一条老旧的国道,再穿过一片橡胶林,就看到一栋白色的小楼房,蓝色的木质窗和门,在深蓝色的天空和翠绿色的橡胶林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安逸和宁静。

一楼的大门上方挂着的农场医院卫生站的招牌已显得有些沧桑,那年我九岁,在我一岁的时候,爷爷离休,从医院院长的位置下来,到离医院几公里开外的地方选了一块地,盖了这栋小楼,开了诊所。

不经不觉中,那块招牌挂在那里风吹日晒已经九个年头。微风拂面,伴着树叶沙沙的响声,像往常一样,我习惯性的望一望它,然后走进家门。

诊所里总是坐满了人,看病的,打针的,小孩子各种哭闹的,有时碰到刚好待产的产妇,还会听到她们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伴随着哭声的还有骂天骂地的,骂老公的……唯独没有骂她们自己的,可是,毕竟人是她们要爱的,婚是她们要结的, 床也是她们要上的不是么?

这种磅礴的场面我早已经司空见惯,不以为然的想穿过病人群走进后院,不料经过输液区的时候看到了让我惊悚的一面,只见奶奶娴熟麻利的在用双氧水处理一个人的伤口,顺着地上的血迹望向奶奶的手,仔细一看,倒差点把我的小心脏抖出来,是一只血淋淋的断了的食指,只那层皮在那吊着了,我马上掉转视线不敢再看,第一次在自己的生命中接触到生命血腥的另一面,用惊悚来形容当时的心情是不为过的。

不过好奇心很快就将这种感觉压制了,我实在是想知道,这根将断的指头,或者说已经断了的指头要怎么被处理,我以为是要被剪断扔掉的,就像我爸爸那只因工负伤后光着的手腕。我抑制住内心的感受和空气中令人有点想作呕的血腥味,继续望向那只手指,奶奶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剪断。在用双氧水冲洗了无数次后,她用棉花把手指轻轻的擦干净,麻利的从药柜上拿出一个罐子,从里面倒出青黑色的粉,均匀的洒在手指的断层面上,然后就像盖盖子一样把手指合上,包扎好后,叮嘱那个男的,不能吃什么,要多吃什么,不能碰水之类的注意事项,并给了一些药。


那个人走了以后,我问奶奶,这样就可以了吗?这个手指不是断了吗?你上的是什么药呀?

奶奶笑着望向我,温柔的回答:“对呀,一般是可以再长回来的,我手上的这个药叫紫珠粉,是一种草药,你爷爷上山采的,用紫珠的叶子晒干后打成的粉。
奶奶是个极温柔的人,我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她大声说话的样子。痛极了也不曾嚎啕大哭,只咬着牙低声呻吟着,哪怕是后来化疗期间承受着那些我们都无法想像的痛。

“紫珠是好东西,可以散淤,止血,消炎。以前你爷爷他们在前线打仗的时候,很多人受了伤,靠它帮不少忙呢。”奶奶一边说着还一边拿着她的左手食指给我看。

“你看,奶奶这个手指,砍柴的时候不小心砍到的,都砍到骨头了,也是放的紫珠粉,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小朋友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天,我很快的就淡忘了这件事,这天下午,照例是放学回到家,穿过诊所,我又看到了这个断手指的男人,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好奇的想见证紫珠的神奇,于是凑上前去看奶奶帮他换药,伤口有点红肿,但是是愈合状态的。换完药之后,奶奶照例是那些叮嘱,末了加上一句,再换一次药就差不多了,那个男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这次紫珠事件那么巧合的让我目睹了整个过程,见证了它的奇迹和风采!于是我缠着奶奶继续好奇的打探着紫珠,奶奶又轻柔的和我说了很多紫珠的妙用,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只是年纪不大的我,也并没有记住这些对我那个年纪来说无趣又听不太明白的事。

不过在这间诊室里,我倒是目睹了紫珠疗愈过不知道多少的创伤和病痛。能用中药治疗的,爷爷基本不用西药,他对中医是有特殊感情的。想来是和他的经历有关吧。再后来,爸爸接手诊所,那一房子的中草药就一直静静的待在那里,一直到爷爷入土,它们才化为轻烟。爸爸对中医有点不屑吧,现代医学总让他有这么一股子淡淡的优越感。不知道是人的原因,还是现代医学这顶帽子的关系。只是我觉得放着如此好的东西不用,舍近求远,实在有点遗憾。

毕竟,紫珠的风彩也不是空穴来风的,那是实打实的亮剑。秒杀和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白色葡萄球菌、链球菌、大肠杆菌、福氏痢疾杆菌、伤寒杆菌、绿脓杆菌等细菌根本不在话下。抗生素消炎药真的可以靠边站的吧。

如果家里种有新鲜的紫珠,有遇到外伤的,直接鲜叶捣烂敷在患处,根本不用吃消炎药的好吧。没有鲜紫珠的,紫珠粉洒在伤品处,让伤口愈合新生的这种风彩也是丝毫不逊色云南白药的。紫珠性平味苦,归肝、肺、胃经,它止血,散瘀,消炎的功效使得很多这方面的疾病都有很好的效果。因此后来被现代医学广为运用,做成很多中成药。用于衄血,咯血,胃肠出血,子宫出血,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炎,肺炎,支气管炎;外用治外伤出血,烧伤等病。

我选了几种比较实际简便的用法,希望能有益到大家。

1、治肺结核咯血,胃十二指肠溃疡出血:紫珠叶、白及各等量。共研细粉。每服6g,每日3次。(《全国中草药汇编》)
2、治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炎,肺炎,支气管炎:紫珠叶、紫金牛各15g,秦皮9g。水煎服,每日1剂。(《全国中草药汇编》)
3、治痈肿,喉痹,蛇虫、狂犬等毒:紫荆(紫珠)煮汁服之,亦可洗。(《卫生易简方》)
4、治阴道炎,宫颈炎:150%紫珠叶溶液,每次10ml,涂抹阴道,或用阴道栓,每日1次。1星期为1疗程。(《全国中草药汇编》)



风吹紫荆树,色与暮庭春…… 唐杜甫
《本草拾遗》:紫珠,名紫荆,树似黄荆,叶小无桠……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芳菲集~紫苏
下一篇:紫珠的药用价值
返回浅谈中医  驿站
浅谈中医
26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