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杯伤留给自己

我想我注定是个悲剧。真的,因为我的名字就是杯具。







我起于原始,问鼎与青铜,而后归于平凡。初始,我名号众多觥、尊、觞、钟、盅、斗、酌、爵、角、觯、觚等等,但坊间流传最广的还是杯具。






《诗经"周南"卷耳》云:“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呵呵!谁人能够不永伤?




我想我是喜欢“酒”的,酒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也许是贪恋“酒”的美色,爱慕“酒”的容颜,沉迷“酒”的魅惑。我原以为我会和“酒”相看两不厌,携手白头时。




可是,我错了,我只是“酒”的粉丝,酒从未重视过我的存在。





酒依然是酒,只为饮者留其名。未相知,不相思。而我只是饮尽千杯恨无涯,罢了。我就是个大写的杯具。




后来,我认识了茶。茶呢,温婉可人,恰似二八美娇娘。茶女神裙下仰慕者众,圈粉无数,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皆一网打尽,裙下之臣常口水一地,时有惊人之语,什么“心随流水去,身与风云闲”、“尘虑一时静,两掖清风生”、“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大咔陆羽、卢仝先后@茶,并递下拜贴《茶经》、《七碗茶诗》,白居易、黄庭坚纷纷关注,赋《两碗茶》、《茶词》。佛门发声曰:“茶禅一味”,道家代言人吕洞玄言:“幽从自落溪岩外,不肯移根入上都”。从此江湖乱,引无数英雄竟折腰。






我怒怼,这可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了,陶泥从塑其身,或花青、粉彩、天青、金粉、祭红、石绿、青金、釉下彩等以装束,而后火炙之,化身公道、闻香、主人、束口、斗笠、香炉、玉兰、竹段、禅定、梅花等不断以各种姿态出现相伴茶的左右,求得与茶片刻温存。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图解古代佛经之美--熙华行修特旅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雲半間  驿站
雲半間
15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