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与人文图典:结绒线



首先声明,“结绒线”是上海话,北方话叫“打毛衣”。绒线,亦即毛线,是西方文明的产物,从西方传入,故称之为“洋线”,又因这种舶来品初到上海,它带着毛又能御寒,上海人开始有称之为“冷毛”的。上个世纪初,在今天的金陵东路和人民路之间,有一条兴圣街(今永胜路),就曾经开着许多的“冷毛店”。那个时候,一个叫沈莱舟的苏州人(吴县今属苏州)来到上海,开始在洋行做“跑街先生”,1927年,他见这种被普通民众叫作“冷毛”的绒线有销路,便自己开设“恒源祥绒线号”,专门经售绒线,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齐”。“恒源祥”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还举办时装展销,推广绒线编结法(买一磅绒线赠送编结书一册),使上海一般的家庭主妇们买了绒线又学会编结。边买边学,买绒线一定要到“恒源样”,成为当时在主妇中流行的一种风尚。
结绒线,被上海女人称为“绒线生活”,从前的女子一般都是从孩童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绒线生活”的,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如果哪个女子没有一手很好的“绒线生活”,就是不够心灵手巧,也许是找不到好婆家的。直到我记事的1950年代,坊间弄堂里,王家姆妈、张家阿姨对一般女孩子的评价,就是看她有没有“心向”结绒线。“伊连绒线都不会结!”是要遭到一种很鄙夷的目光的,意思是“这个女孩也真笨到家了”。结绒线的奇妙处,还在于针法的一点点交换,织纹也就紧跟着变化。如辫子针法、枣子针法、扇面针法……还都有着自己贴切的名字。这些富于变化的针法,由女人按自己的意愿安排,每件作品就独特了起来,就都有了自己的生命。绒线因着其可塑性和循环再生性:小孩长个、花色老式袖口磨耗,都可拆掉重新结起,很合精明上海女人心怀,故这洋工艺很快就上海化了。
即使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许多上海女人对“绒线生活”仍然情有独钟。记得当时有一种:“拆线手套生活”,就是母亲和姐姐将父亲单位里发作劳防用品的纱线手套拆掉,绕成纱线,然后结成“线衣”。那时候,有人能穿一件“线衣”御寒,已经是相当满足的事情了。甚至到八十年代,勤勉的上海女人上下班时在公交车上也不忘带着两根针一团绒线,以致当时的公交车上还有“乘车不准结绒线”的告知牌。上海人在物资短缺的年代里,青年男女相爱,还有女方结一件绒线衫作为定情之物赠送男方的。成家的男人,尽管经济拮据,在外仍能穿得有头有脸,很大程度上全靠家里女人那一手优雅的“绒线生活”。
今天,与华东师范大学田兆元教授一起出席恒源祥的新品牌“恒好百年”颁布仪式,想起了结绒线的往事,顺便从收藏的老照片中找出几张,以飨读者,当然也希望沪上知名品牌“恒源祥”能够越做越大,不断开拓新的品牌,从而更多地造福民生。



民国时期蒋夫人宋美龄结绒线情景


民国时期的美女在织毛衣


编织绒线毛衣是1930年代上海许多爱美女士的时尚


1946年4月,张家口。共产党晋察冀军区大院内,小学生在学习打毛衣等


1950年代 织毛衣女人


文革时期女人们闲来在一起结结绒线,看看报纸,聊聊家常


文革时期戴像章的美女结绒线衫


1960年代女子在院子里结绒线


1960年代学着结绒线的小女孩


这是上海1980年代一位年轻母亲一遍督促孩子复习功课,一边结绒线的情景,堪为经典

2017年3月15日于沪上五角场凝风轩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仲富兰民俗图典
14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