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南怀瑾先生

自称“一无所长,一无是处”的南师怀瑾,于2012年国庆前夕,溘然仙逝,网上说什么的都有,对此,我仅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南师表示缅怀。

 

南师治学,如天马行空,不拘小节,大破门户,其于释、道、儒,一视同仁,对于社会主义建设,亦不怀敌意,这样一种风神气度,近代以来,虽非绝无仅有,却也其人不多。

 

张中行痛斥南公,谓其“不管语文规律,自己高兴怎么讲就怎么讲”云云;徐晋如在《南怀瑾何以被称作“大师”》一文中,挞伐道“南氏望文生义,以为别裁是别出心裁之意,殊不知汉语最称博大精深,如无十载寒窗之功,胡乱挦扯,只能让人觉得此公未曾读书。然而南怀瑾高明就高明在满篇皆错,没有对的地方,你要想写篇文章驳正吧,篇幅根本不够,写本书驳正吧,又太失身份,再说谁愿意浪费自己的大好光阴为南氏纠偏呢?不由想起古龙小说中写过的,一个人全身都是空门,就变得没有空门了……”

 

看来,南师的自评和反对者的评价,结论是高度一致的。

 

然而我却不同意他们的看法,张中行,训诂或许能细致入微的前追古人,徐晋如,推理或许能傲蔑西风的引领时尚,然而他们都离大众太远,一个社会,文化精英与草根的距离越远,其所掌握的文化对于社会的改良作用也越是有限,精英们可以沉醉于“绝无错误”的精神幻境,而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伴随着海量的试错行为。

 

  “如果你把所有的错误都关在门外,真理也就被关在门外了。” ——印度/泰戈尔

  “不要给我忠告,让我自己去犯错。” ——意大利/朗根尼西

  “人们若想有所追求,就不能不犯错误。”——德国/普朗克

 

南师,正是一生追求真理,却也屡屡犯错的人,对于南师的追随者,我要提醒的是:不必把南师当成是尽善尽美的艺术品,南师不是这样的艺术品,他的一生,留下过许多遗憾,正视南师的错误,无损于南师的光辉,迄今为止的历史上,还没有人可以一无所憾的离开世间,包括那些南师的反对者,他们也将在盖棺之后,被后人尽情的笑骂。

 

面对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强力冲击,南师是最前卫的挡墙,任何一个国家,想要自强于世,都要有自己的话语体系,独特的话语体系构成独特的精神支柱,南师在中国文化最寥落的时候,捍卫了中国人的精神支柱。大厦之倾,岂独木能支,当传统文化被目为牛鬼蛇神一棍横扫的时候,有多少学者在护持专属于中国人的精神支柱?某些中国学者的“严谨”,从无对抗强权,却对嘲弄有民意基础的贤德不遗余力。

 

我不知道《资本论》比《论语别裁》严谨多少,我看到的现实是,当来源于西方的马哲成为中国文化界的精神支柱以后,中国和世界的差距,没有缩小,反而在增大,当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从中国文化的元素中,汲取营养的时候,西化了的国人,却在来自西方的垃圾中寻找养份,这样一种巨大的反差,使人啼笑皆非。

 

马克思主义,做为中国人长久的精神支柱,并不合适,从西方另外进口一根支柱,能不能马上合适,同样也是问题,中国文化有内在的融合力,我们需要的不是废除自己的脊梁,而是把外来的好东西,彻底嚼碎了,再吃下去。在南师身上,我们看到了这种融合力,南师给我们指明的道路,不是东西方文化的对抗,而是东西方文化最终能融为一体,整个世界,能成为全人类共同的家园。

 

而在这之前,我们要走自己的路,至于笑骂,那是别人的自由。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缅怀
16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