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精选】《红楼梦》中的暗示语





作者 胡联浩 

暗示语是人们在交往中临时使用,未在事前先约定含义,要靠对方自我领会的隐语。暗示语不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古代或近当代文学作品中都很常见。在语言或文字交流中,许多情形下我们不能仅仅听懂或读懂语言本身的表面意义,还要明白话语背后的暗示,领会对方的真实意图。这种交流话语中的言外之意,在语用学上有人称之为话语内蕴,或称作会话隐涵,是说话人实际要传达却无法传达、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特殊意义。

红楼梦》中的暗示语多种多样,有的巧妙别致,有的柔和婉转,有的情意绵绵,有的笑里藏刀。那么,红楼梦中人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使用暗示语呢?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品赏《红楼梦》暗示语的精妙。 

试探式暗示语 

第一个要介绍的,就是试探式暗示语。在人们的交往中,意图了解对方的意见或态度,又不好明说,往往采取含蓄的话进行试探。尤其在男女之间,不论是为情还是为性,暗示更是必不可少的。《红楼梦》第九回和第十二回,贾瑞意图勾引凤姐,采用很多性暗示语进行挑逗,凤姐也故意以性暗示语回应。如“合该我与嫂子有缘”,这是贾瑞向凤姐暗示有情人相遇才有缘,让聪明的凤姐“猜透八九分”他的企图。凤姐说:“男人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既是说贾琏的,也是说贾瑞的,同时暗示贾瑞有“爱”的机会。难怪脂批说:“这是钩。”这句虚假的性暗示语让贾瑞“喜的抓耳挠腮”,很快就上了钩,“一上钩来,欲去亦不可得”(脂批)。

宝黛爱情在萌生到发展阶段,互相试探、求证,直到互相认同。特别是在试探阶段,语言大多不是直接表白,而是隐语暗示,曲折隐晦地向对方展示自己的情感,试图了解对方的情意和反应。像第三十二回那样,直白地说“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宝玉只有在痴呆症发作时才敢说出来,否则就不会在袭人面前表错了情。在他们互相猜疑试探中,常有暗示语。贾宝玉第一次表露爱意的暗示语是第二十三回与黛玉共读《西厢》后引用其中的唱词“我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将他们比作张生与崔莺莺,来暗示欲与黛玉也有那样的爱情关系。 

提示式暗示语 

不便直言其事,而以暗示语委婉提醒,可避免被对方拒绝的尴尬。第六回刘姥姥去贾府,通过旧时就相识的周瑞家的找到凤姐,可是一直不好意思当面说求告之事,先说自己“家道艰难”,“连吃的都没有”,又故意推板儿说:“你那爹在家怎么教你来?打发咱们作煞事来?只顾吃果子咧。”目的提醒凤姐,他们来的意图其实不是为了拉家常,而是为求得经济帮助。

《红楼梦》第八回宝玉去梨香院探望养病中的宝钗,薛姨妈和宝钗两人四次叫人给宝玉斟茶:首先是薛姨妈见宝玉来访,马上“命人到滚滚的茶来”;后来宝玉进里间问候宝钗时,宝钗也“即命莺儿斟茶来”;两人寒喧完毕后宝钗“细细的赏鉴”挂在贾宝玉脖子上的那块通灵宝玉,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麽?”接着,宝玉也要“赏鉴赏鉴”宝钗的金锁,莺儿插话说,金锁“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她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由此可知,直到此时,宝玉还是没喝上一口热茶。前两次叫倒茶是日常待客礼节,亦是平常的寒喧语。后两次宝钗叫莺儿倒茶则是暗示语,既委婉地提醒莺儿走开,又可以转换话题。 

抱怨式暗示语 

抱怨如果直接说,容易让人反感和不满。用暗示语表达既委婉巧妙,又有趣味性,对方还不好直接反驳。第八回林黛玉去梨香院看望宝钗,没想到宝玉早她一步在和宝钗聊天,就有些醋意。正巧黛玉的丫鬟雪雁走来送小手炉,原来紫鹃怕林姑娘冷,使雪雁送来的。黛玉接过小手炉,借题发挥,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这话明里教训雪雁,实是暗骂奚落宝玉,宝玉宝钗等人也都听得出来。

《红楼梦》中几个书中人物讲的笑话,都有暗含影射对象,贾赦讲的偏心母亲笑话,有抱怨贾母偏心的意味,贾母一下就觉察到,便笑着说:“我也得这婆子针一针就好了。”贾母讲的巧嘴媳妇笑话,明显影射凤姐,偏偏凤姐却笑道:“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惹得尤氏娄氏说:“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别装没事人儿。”这种故意的抱怨和讽刺,更增添了笑话的趣味效果。

抱怨和讽刺常采用明知故问的方式,可让对方领悟问话的特殊含义而达到暗示效果。第六十三回晴雯一众丫头说起怡红夜宴趣事,平儿笑道:“好,白和我要了酒来,也不请我,还说着给我听,气我。”晴雯道:“今儿他还席,必来请你的,等着罢。”她本应说“宝二爷”,用“他”来代称本也没什么特别用意。平儿笑着明知故问道:“他是谁?谁是他?”特意暗示“他”字带有亲昵的意味,这与第三十一回袭人用“我们”代称自己和宝玉,被晴雯抢白一番,有异曲同工之妙。另一种明知故问,是为了卖关子,达到暗示语的“机带双敲”特殊效果。第三十回,宝、黛、钗互相暗中讥讽,凤姐笑着问:“你们大暑天,谁还吃生姜呢?”众人不解其意,凤姐自己解释道:“既没人吃生姜,怎么这么辣辣的?” 

回答式暗示语 

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对方的提问无法或不便直接回答时,只好用暗示语含蓄地回答。第十回张太医为秦可卿诊病,贾蓉急切地问道:“先生看这脉息,还治得治不得?”张太医不好回答“治得”,也不能说“治不得”,只好先从医理上说了一大通,最后说:“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能不能治,还是说得很含糊,让别人自己理解去。但聪明的听者自然能从太医的回答中得出真正的意思是无法治得,如果能治得,自然会直接回答“治得”。

回答式暗示语经常采取答非所问的方式,让对方领悟到言外之意。例如第三十二回林黛玉对贾宝玉说:“你死了倒不值什么,只是丢下了什么金,又是什么麒麟,可怎么样呢?”贾宝玉急了,并不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还说这话,到底是咒我还是气我呢?”这样的反问,让对方明白他心里并没有金和麒麟,黛玉也就自悔自己说话造次了。另一种答非所问,第二十七回凤姐看红玉伶俐乖巧,问她愿意不愿意跟她,红玉笑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因为红玉直接回答愿意,会显得不本分,说不愿意又拂了凤姐的面子,自己也失去了升迁的机会。因此便用暗示性言,又通过后面补充的一番话,委婉地表达她愿意。

有时候对方并未有问话,暗示语只是打消对方的疑虑。第三十二回贾宝玉说“你放心”三个字时,黛玉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宝玉解释说:“好妹妹,你别哄我。果然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之意白用了,且连你素日待我之意也都辜负了。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林黛玉才明白,“你放心”三个字是贾宝玉的爱情表白,包含着他对两人爱情的承诺。 

暗示语的艺术效果 

《红楼梦》中的暗示语非常丰富,耐人寻味。大量使用暗示语的目的还是为了让小说更具可读性,产生意味深长的艺术效果。

首先,暗示语增添了阅读的趣味性。暗示语有直接暗示和间接暗示,直接暗示是从直接的话语中得到隐藏的含意,如“合该我与嫂子有缘”。《红楼梦》中使用更多的是间接暗示,借助其他人或事物为中介,起着一语双关、指桑说槐的效果,富有趣味性。第八回黛玉半含酸、第三十回宝钗机带双敲都是经典的双关暗示语。贾琏第一次试探尤二姐时说“妹妹有槟榔,赏我一口吃”,这句话借助“采槟榔,送情郎”的俗语,暗示自己愿做情郎求得对方相送。尤二姐回答说:“槟榔倒有,就只是我的槟榔从来不给人吃。”也是一语双关,除表面的意思外,更重要的隐意是,表示自己冰清玉洁未曾有过情郎,又假意委婉拒绝对方求爱。

其次,暗示语有助于丰富人物形象。暗示语也是人物语言之一,我们细细考察《红楼梦》中不同人物的暗示语,也可发现曹雪芹也是按头制帽,写出各色人物迥然不同的暗示语。王熙凤风趣中带有热辣,笑里藏刀;薛宝钗愠情中不失浑厚,绵里藏针;林黛玉尖刻中不失雅致,风流婉转,正如宝钗所评:“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我们看一段黛玉看到宝玉呆呆地看着宝钗褪出红麝串时的“雪白一段酥臂”后一暗示语: 

宝钗见他怔了,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一瞧。”林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 

这里,“呆雁”的暗示意味不言而喻,表现黛玉的机智和醋意。

最后,暗示语拓展了文本的想象空间。暗示语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言者是否有意,在于听者是否有心。对于我们读者而言,《红楼梦》许多人物语言是不是有所暗示,暗示什么,有赖我们的阅读想象。第八回贾宝玉与薛宝钗互相交换“赏鉴”通灵玉和金锁,针对玉上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莺儿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后来宝玉针对金锁项圈上的“不离不弃,芳龄永继”也笑着说:“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其中的“一对儿”就是个双关语,既指玉与锁“所镌的篆文”是一对,亦暗示将来钗玉二人能否配成“一对儿”。成对的“八个字”是不是暗示两人生辰“八字”亦配对呢?这就留待读者自己去猜想了。 

暗示语的认定与解读 

《红楼梦》人物对话中的暗示语应如何认定呢?主要还是得从上下文认真分析和判断。我们先看看第五十四回贾母“掰谎记”一段: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 

这段贾母的话中是不是有特别的暗示呢?有的读者认为贾母借机含沙射影暗示身边有的女孩“鬼不成鬼,贼不成贼”,有人说警告黛玉,也有人说针对宝钗。贾母“掰谎记”前后根本没有黛玉、宝钗的心理活动和反应,因此很难认定与钗黛有关。况且此回回目是“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把这段话单纯看作贾母批评才子佳人小说戏曲俗套似乎更合理些。

我们再看看第二十四回贾芸对他的舅舅卜世仁说的一段话: 

 贾芸笑道:“舅舅说的倒干净。我父亲没的时候,我年纪又小,不知事。后来听见我母亲说,都还亏舅舅们在我们家出主意,料理的丧事。难道舅舅就不知道的,还是有一亩地两间房子,如今在我手里花了不成?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叫我怎么样呢?还亏是我呢,要是别个,死皮赖脸三日两头儿来缠着舅舅,要三升米二升豆子的,舅舅也就没有法呢。” 

有不少人读出贾芸暗示卜世仁曾侵吞贾芸家田房(如西岭雪、蒋勋)。我们从上下文卜世仁极力的“推脱之辞”(脂批)和说谎表演,符合言者有意,听者有心。贾芸话中的“舅舅说的倒乾净”、“听见我母亲说”、“还亏舅舅们在我们家出主意”、“我手里花了不成”,还有后来卜世仁的回话“舅舅要有,还不是该的”等等,确实能品味到这种暗示。如果卜世仁常帮料理贾芸家事,并无侵吞田房,贾芸却说“要是别个,死皮赖脸三日两头儿来缠着舅舅”,那就成了胡搅蛮缠、忘恩负义,所以笔者亦倾向于如此解读。但是,暗示语的不确定性意味着这种解读不具有确凿的定论。


本文原于2016年6月6日发在“红楼天地”订阅号,转发时作者有修改。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典的小资情调
273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