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良渚文化玉琮



良渚玉琮系软玉雕琢而成,从外观看呈外方内圆、上大下小形。其表面细密的阴纹线刻技艺达到了后世几乎望尘莫及的地步。在既没有青铜、又没有钢铁的良渚时期,对硬度超过一般岩石和各种金属的玉料,是怎样进行加工,使之成为纹饰精美繁细的玉琮呢,至今还困扰着研究良渚古玉的学者。



不仅如此,良渚玉琮还以体大自居,更显它独特的魅力。方柱形玉琮四面中间立槽,槽两边基本等距,误差在1毫米左右,每节上下间距也几乎完全相等,而且玉琮兽面纹的构图也基本相同。



每个面的转角上有半个兽面,与其相邻侧面转角上的半个兽面组成一个完整的兽面,这样的组合使原本呆板的兽面更显生动且具变化。



“琮”之名,始见于《周礼》等古籍。其形制依《周礼·考工记·玉人》所释,“大琮十有二寸,射四寸,厚寸”。东汉时的《白虎通·文质篇》也指出:“圆中牙身玄外曰琮”。但郑玄为《周礼》作注时却说“琮,八方象地”;南唐徐锴解释说“(琮)状若八角而中圆”。琮为何物,后世的确难以确指,以致南宋之后也有人称其为“镇圭”。



至清初,高宗弘历(乾隆)以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所称“琮,瑞玉,大八寸,似车釭”为据,并按其形而称琮为“辋头”、“杠头笔筒”或“头瓶”等。 



直至光绪十五年(1889年),著名金石学家吴大澄在《古玉图考》书中,引述嘉庆年间文字学家钱坫的说法,玉琮实物才被正式确定为琮。从而结束了玉琮名不副实的局面。



据不完全统计,良渚文化玉琮,目前国内外各博物馆与私人收藏的数量已达300余件之多。依其形制特点,一般可分为扁圆筒形和方柱形两大类,但其器身高矮、大小差异较大。前者外壁以减地法突出四块对称的长方形凸面,每一凸面都以阴线琢刻有兽面纹,琮身低矮而中孔大,外形和功能如同于镯,故又称琮式镯)。



后者琮身外表呈正方形柱体,上比下稍大,四面正中各琢刻有纵向的凹槽一道;同时又多在纵槽两侧凹面上刻出等距的横向凹槽,把琮身分成若干节。每节又以四角为中轴,在相邻的两个凸面上对称琢刻出或繁或简的兽面纹。



这种兽面纹,通常是上下两节为一组合神像;上节为人面纹,下节表示神兽图像。琮身上下两端(即射面)基本呈圆形,中心则对钻有圆孔,这便是人们所称的“内圆外方”的方柱形琮,是规范定型后的典型玉琮。



就其年代来说,镯式琮出现较早。而后由弧边的短方形琮发展演变成方柱形琮。良渚文化中期以后盛行的是方柱形琮;至良渚文化晚期此种玉琮的节数增多,器身也越高。而其上所刻的兽面纹(神徽)则有由繁到简的趋势。



玉琮的功用是什么呢?这是一个争论最为激烈的学术问题。就目前研究的情况来看,玉琮的功能归纳起来至少有20多种。如女阴的象征说、图腾柱说、大地之表号说、祖先崇拜(男女密合器)说、天象观测器物说等,但归纳起来其功能性质不外乎为实用器、陈设器、礼器和明器。



尽管玉琮的器型和或繁或简的兽面纹基本相同,然其高矮、方圆和大小各异,节数也有多寡,用途也不可一概而论。就现有资料来看,真正可称为玉琮的是器身较大而中孔较小(器身多低矮,有1节或2—3节)者和形制为内圆外方、器身较高(往往节数较多)、上大下小、略呈方柱形者两大类,特别是以方柱形的多节长玉琮最为典型,因而颇有深入研究的必要。



笔者认为玉琮是同原始宗教(巫术)有关的工具。它被葬入墓中,表明玉琮既是良渚先民用以保护死者、镇墓压胜、辟凶祛邪的法器;同时又具有敛尸防腐的作用(先民认为)。


综此,反映出随葬有大量玉琮的墓主人生前具有特权,既占有财富,拥有妻妾,又可杀殉奴隶,应是当时的显贵者,有的可能是军事首领,实际上,也是最早的奴隶主。

(网络整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玉鉴藏
1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