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本末终始——读《传习录》110条

问“子夏门人问交”章【1】,先生曰:“子夏是言小子之交,子张是言成人之交【2】。若善用之,亦俱是”。(《传习录》110条)

 

【1】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子张》)

【2】 子夏曰:“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颜渊》)

 

疏解:

孔子对于子张与子夏的评价是:“师也过,商也不及”。子张、子夏对于交友的两种态度,正印证了子张之过与子夏之不及。朱子曰:“子夏之言迫狭,子张讥之是也。但其所言亦有过高之病。盖大贤虽无所不容,然大故亦所当绝;不贤固不可以拒人,然损友亦所当远,学者不可不察”。

朱子注解此章,似乎更认可子夏对于论学取友的态度,学者在不能做到“中立而不倚”“和而不流”之前,与人交往确实应遵循“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的原则。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且子夏曾告诉司马牛,“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所表达的意思与子张所言“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一样。故子夏言“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必有所指,阳明先生所谓“言小子之交”,不可因此认为子夏之言迫狭。

关于如何教育弟子,子游、子夏之间展开一次本末先后之争,《论语》“子张”篇这两章可以参照着研读。子游讥讽子夏教育弟子舍本逐末,“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认为学不可躐等,“君子教人有序,先传以小者近者,而后教以大者远者”。

且子夏还点出关键一句回击子游:“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所谓“有始有卒”,不能简单理解为时间意义上的有先有后。朱子曰:“若夫始终本末一以贯之,则惟圣人为然,岂可责之门人小子乎”。

朱子所作注解唯一不足之处在于,把“始”与“终”分别与“本”与“末”对应,所谓“本始所先,末终所后”,最终本、末没有真正实现“一贯”,终、始也没有实现“无息”。

“有始有卒”,始与终应根据孟子所谓“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来解读其义。“本”与“末”相对,但“本”既是开端(始条理),也是大成(终条理),否则就不能说“一贯”。

人之初,性本善,自家本性具有的善性与明觉才是后天接受教育的根本,教育不过是从外面予以正面激发与诱导。教育的内容从时间上有先有后,但教与学之“本”在内而不在外,因此不可以“先教”为“末”,而以“后教”为“本”。洒扫、应对、进退之节与礼乐射御书数之文,虽然目之为小学,但其为少儿树立做人的规矩,涵养培育善性,此乃为己之学,故不可认为是舍本逐末。如果只教孩子知识与技能而忽略孩子性情的涵养与陶冶,聪明日开而天真日凿,这才是舍本逐末。

子曰“吾道一以贯之”,《中庸》云“诚者物之终始”。虽然在终点与始点处都是“本”,“本”贯通终始,但对平常人做功夫而言,“本”在“终”与“始”,其意义不大一样。

在开端处,需要立其本,此时必然要区分内外本末,孟子所谓“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大学》云“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谢良佐读史,被大程夫子批评为玩物丧志。经典义理没有通透,为学志向没有确立,读史落在“事”与“迹”上,很容易因小夺大。

在终结处,大本已立,如孟子所谓集大成者,《中庸》云“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大本立,则无可无不可。例如,大程夫子不许谢良佐读史,自己读史却一字不落。大程夫子曰:“某写字时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学”。只一个“敬以直内”为“学”,则大程夫子无论读书写字,还是待人接物,均是为学。

学术的历史传承以及在世间的流布,也应分一个终、始对待。在端绪处须立其根本,此时须戒慎恐惧,战战兢兢,做到“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杨朱之为我与墨子之兼爱,也有可取处,但孟子视两家学说为洪水猛兽。差若毫厘,谬以千里,为端本澄源,护持孔子之道,孟子不得不辟杨墨。孟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待孔门正学未来在世间发扬光大,成就化民易俗之大人之学,此时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在集大成处,如孔子曰“天下同归而殊涂,一致而百虑”,《中庸》云“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大本立,则邪亦归正,恶也化为善,天下无不可容之人与事,更何况异端学说之偏颇?此心圆满,则可见满大街都是圣贤;仁民爱物之心充养开来,成就万物一体之仁,则可深契“潜鱼池底传心诀,栖鸟枝头说道真”之妙趣。

孟子辟杨墨,功不在禹下。朱子曰:“俗儒记诵词章之习,其功倍于小学而无用;异端虚无寂灭之教,其高过于大学而无实”。大程夫子批佛老,阳明先生倡“拔本塞源论”,分别针对异端虚无寂灭之教与俗儒记诵词章之习。孟子、大程夫子、阳明先生护持孔门正学一颗仁爱悲悯心,其孰能知之?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论孔门之学
下一篇:《中庸》串讲
返回研读传习录  驿站
研读传习录
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