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对于我而言,空山,是一种味道。

第一次听见“空山”这个词,是来自于王维的《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幼时的我,一直在思索,所谓的空山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和感觉。

究竟是鸟兽离散的凄凉,还是片声不闻的忧伤。

直到有一天的凌晨,薄雾尚未被阳光撕扯出口子,在一处农家的后山,第一次,感受到了空山。

张阿伯的农家其实并不偏僻,相反,是一个人口不少的村子。但是,他住在村子的边缘。自然的,在我们这种江南丘陵地带,他家有一大片后山。

那是一个因为蚊子侵扰所造成的没有安稳睡眠的清晨。

天气不冷不热。

我披着薄衣开始往张阿伯家的后山攀登。

在拾阶而上的时候,不免总会有一些感概。作为地球这个若大生命体的附属物,人类,总是用自己看似智慧,或者勤劳的双手,去改造周遭的环境。

千百年的进化,我们没有适应自然。相反,我们想方设法地,让自然来适应我们,并以此沾沾自喜。

阿伯家有一只大狗,出人意料地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呼哈”。虽然我不知道张阿伯出于什么情怀取出了这么一个充满后现代感的名字。

这只大狗对我莫名地亲近。他,陪伴着我攀登那座并不高大的后山。

山间的薄雾在周遭盘旋,不时地一两声鸟鸣,宣示着清晨的到来。空气经过一夜的沉淀分外清新。不时有一阵清风吹过,带起植物的芳香,让人惬意。

我和狗,漫步在山间。四周没有一丝涟漪。

当快到达山顶的一片树林时,没来由的响起一声明亮而高亢的鸟叫声。紧接着,如同放开了闸门一般,所有的鸟开始此起彼伏地鸣叫,婉转或清亮。

不明所以的我和狗,居然在这一刹那,完成了跨越种族的情感交流——对望……

所以很多时候,别人说眼睛是情感的窗口。那一刻,我竟然在狗的身上得到了印证,从此深信不疑……

转望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我们只能继续向上攀爬。

随着行走,周边的阳光,开始点点倾泻。斑斑驳驳的光,开始透过树叶洒落在地上。

不猛烈,很安详。

待走到山顶时,太阳,已经开始苏醒。与此同时,鸟儿的鸣叫也渐渐小去。

难道,鸟儿也会和打鸣的雄鸡一样?守时而鸣?

回答疑问的,是一阵“扑棱棱”的展翅声——他们竞相而飞。一只头鸟,带领着一群鸟儿,飞出后山,不带盘旋。

哦,他们在准备吃饭前,要做一个祷告……这样荒诞的想法居然出现在我的脑海。看了看狗,他没有和我进行情感交流。可能,他没有这样认为……

飞走了鸟儿之后的后山,又重归于宁静。但是,这样的宁静,却不同于之前的寂静。是一种充满生命的宁静。

不知是幻觉还是臆想。恍惚间,似乎听见了树木的呼吸,感受到了蚯蚓的挪动,触碰到了山的脉搏……

那一刻,山醒了。

但是,他的醒却是细微的,难以察觉却又显而易见的。

薄雾开始晃动,阳光开始抬头,气息开始弥漫。

这种味道,无关乎人,无关乎物,他是一种天地自然的味道,因为清风的裹挟而传递给我这个贸然闯入的过客。

是了,这,叫做空山。

我明白了,对我而言,空山,是一种味道。

起码,这是我的空山。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过云,是一种升腾时,两个结果间的愉悦。
返回有堂  驿站
有堂
23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