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汉代繁钦有一首《定情诗》:“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其中所言的臂环、戒指、耳环、香囊等都是古代常见的定情信物

而关于跳脱,知道的人却不多。

宋代学者计有功的《唐诗纪事》中曾经记载过一个故事:唐文宗李昂有一次在上朝的时候,问群臣;“诗中有‘轻衫衬跳脱’,那么跳脱为何物呢?”群臣面面相觑,都答不上来。可见,不仅现代人不懂跳脱表达的情意,连古代人对此都有盲区。

其实,跳脱说的就是腕钏,也就是我们现代人口中的手镯。

明代顾起元《客座赘语·女饰》中记载:“饰於臂曰手镯……又曰臂钗、曰臂环、曰条脱、曰条达、曰跳脱者是也。”

《红楼梦》中薛宝钗亦有《画菊诗》:“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腕间风情,在墨色未晕的宣纸上,在阶前黄昏的菊影中,更添些许风雅韵致。



手镯的历史源远流长,在新石器时代时,便有了陶制、骨制、石制的手镯,并且手镯的表面已经有了装饰的花纹。有学者认为手镯是从良渚文化的主要玉器形制“琮”演变而来的,因此玉镯又称为玉琮。

商周至战国时期,手镯的材料多为玉石,无论是在手镯造型还是玉石色彩上,都是十分丰富。

西汉之时,手镯不仅可以佩戴在手腕上,也可以戴在臂上,称为“臂钏”。臂钏的样式很多,可以根据手臂的粗细调节环的大小。



隋唐至宋时,佩戴臂钏已变得十分普遍。阎立本的《步辇图》、周昉的《簪花仕女图》,都清楚地描绘过女子手戴臂钏的形象。宋王谠《唐语林·伤逝》:“时有宫人沉阿翘,为上舞《何满子》词,声态宛转,锡以金臂环。”秦观《次韵答张文潜病中见寄》:“平时带十围,颇复减臂环。”



明清时期,手镯的材料更是多种多样,翡翠、玛瑙、碧玺、琥珀等都很常见。除了达官显贵,市民商贾也都有佩戴手镯的习惯。在手镯上镶金嵌玉的习惯到了明清乃至民国依然盛行不衰。

在一些文学作品中,手镯经常视作定情信物来看待。梁陶弘景在《真浩》中记载了仙女萼绿华赠羊权金和玉的跳脱。

明人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中写到董小宛:姬之衣饰,尽失于患难。归来澹足,不置一物。戊子七夕,看天上流霞,忽欲以黄跳脱摹之。命余书“乞巧”二字,无以属对。姬云:“曩于黄山巨室,见覆祥云真宣炉,款式佳绝,请以‘覆祥’对‘乞巧’。镌摹颇妙。越一岁,钏忽中断,复为之,恰七月也。

董小宛临死前亦不肯褪下臂钏,因为此物正是他与冒辟疆爱情的象征。



到了现代,女子的手镯式样更加丰富多彩,腕间的风情不经意间穿越了千年,虽然时代在变,但这份独属女子的情思依旧在历史的风烟中蔓延。

注: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云鬓簪斜藏旧梦
37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