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說禪宗與密教見地之同異


略說禪宗與密教見地之同異
禪宗,為釋迦之心印,以“見性成佛”為宗旨。故“不立文字”而不框於任何“見地”之枷鎖中;然亦“不離文字”而契合一切諸法“見地”之理趣。故曰:“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同魔說。”故達摩以《楞伽經》印心;惠能以《金剛經》契證;明、清以來諸祖多以《楞嚴經》勘人。然《楞伽》、《金剛》、《楞嚴》諸經,皆非禪宗之“根本經典”也。禪宗無“根本經典”,僅以經典勘印悟境故也。
今欲強標禪宗之“見地”也者,可於古尊宿示語中略窺一二焉:
初祖達摩禪師《悟性論》云:“眾生度佛,佛度眾生,是名平等。”又其《血脈論》云:“道本圓成,不用修證!”五祖弘忍禪師《最上乘論》云:“心本來清凈,不生不滅,無有分別。自性圓滿清凈之心,此是本師,乃勝念十方諸佛!”六祖惠能禪師《六祖壇經》云:“一念修行,自身等佛!善知識,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黃檗希運禪師《傳心法要》云:“唯此一心即是佛,佛與眾生更無別異!但是眾生著相外求,求之轉失!使佛覓佛,將心捉心!”臨濟義玄禪師《臨濟錄》云:“錯了也!若人求佛,是人失佛!若人求道,是人失道!若人求祖,是人失祖!大德莫錯!”
故禪宗直了承擔“見性成佛”之大旨,以“無門”為“門”、“無法”為“法”,而“高步毗盧頂,不稟釋迦文!”以此見地,於禪堂森嚴之規矩中,開“無門”之“門”,行“無法”之“法”,證“無相”之“相”。於坐禪行禪之間,篤實參悟。加以種種棒喝、機鋒等之大機大用,秉金剛王寶劍,執閻羅王香板,置生死於度外,交性命於道場,以期“見性成佛”。
大圓滿,為藏傳寧瑪巴之核心修證體系與最高法要。其見地之高妙,行門之篤實,為藏地所公認之無上法門。藏地善以“因明”之系統邏輯判別見地。如龍欽巴大師之《七抉擇見》判云:“一,執實見:凡夫執一切法為實。二,外道見:或執着於常,或執着於斷。妄計有無。如印度教等。三,人無我見:知補特加羅無有自性。但執四諦,十二因緣為實。四,唯識見:知萬法由心識變幻而成。外境並非真實的存在。如執外境為實,便是遍計所執。五,中觀見:認為萬法皆由因緣而生,並依此而作多門觀察。六,俱生智見:知一切法本明。即此無生明體能成正覺。不必觀察,不必對治。七,大圓滿見:諸法起時,剎那圓滿。故不執善惡,凈妄兩邊,無修無證,了知輪迴涅磐無二分別。 ”
以大圓滿見,行“徹卻”法,可使利根眾生頓悟空性!故此“徹卻”法門,與禪宗之見地無二焉。故諾那呼圖克圖云:“禪宗即是大密宗!”
然則大圓滿除“徹卻”以證悟空性外,尚有“脫噶”以融轉色身之法。使修行人達“即身成佛”之功果者,此即與禪宗不同之處也!
蓋禪宗“頓悟”之“明心見性”,與大圓滿“徹卻”之“證悟空性”,皆屬“見道位”之“法身大士”之菩薩果位焉。依天臺圓教覈之,屬“分證即佛”之境量也。故權稱之為“成佛”亦可。然實非“究竟即佛”之果位也。而大圓滿以“即身成佛”之妙旨,以“徹卻”為基,行“脫噶”之法,則可“即身”證成“究竟即佛”之果位焉!此,密教不共於一切顯宗之見地與行門之處也!
漢地之唐密真言宗,亦以“即身成佛”為大志終的焉。有完整之可即身成佛之高妙見地與篤實行門。如弘法大師《即身成佛義》云:“問:其理具乃至顯得即身成佛意如何?答:一切眾生自心中金剛胎藏曼荼羅遠離因果法然具,云理具即身成佛也;由三密加持自身本有三部諸尊速疾顯發故,云加持即身成佛也;三密修行已成就故,即心具萬行,見心正等覺證心大涅槃,發起心方便嚴淨心佛國,從因至果以無所住住於其心,如實覺知名顯得即身成佛也。”
此之“顯得即身成佛”,即是“究竟即佛”之果位也!
故密教之見地、行門,實為佛門最高之法。如龍樹菩薩於《金剛頂瑜伽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論》云:“惟真言法中,即身成佛故,是故說三摩地。於諸教中,闕而不言。”又如弘一律師於《佛法宗派大概》云:“密宗,又名真言宗。唐玄宗時,由印度善無畏三藏、金剛智三藏先後傳入此土。斯宗以《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三部為正所依。元後即衰,近年再興,甚盛。在大乘各宗中,此宗之教法最為高深,修持最為真切。”
當然,即身成佛,須以無量之福德與智慧做基石,通達“教相”,精修“事相”。不然,純屬幻想而已!
綜上所示,略已明瞭禪宗與密教之見地之同異處矣。今濟榮復借《顯密圓通成佛心要》中“顯圓”與“密圓”之名相以説:禪宗之見地,即“顯圓”也;大圓滿、真言宗之見地,即“密圓”也。“顯圓”於一生之修行,最高可證“見性成佛”既天臺圓教之“分證即佛”之果位;“密圓”於一生之修行,最高可證“即身成佛”既天臺圓教之“究竟即佛”之妙果。
或曰:“此真大妄語也!釋迦之後,彌勒之前,豈有成‘究竟即佛’之佛也哉!”
曰:敝作《略說“見性成佛”與“即身成佛”》中曾答疑云:
或問之曰:“今有一事不明,請阿闍梨開示:真言宗之即身成佛,何以與世尊所言之‘賢劫千佛’出現之次第相違耶?”答曰:“誠如所言,此娑婆世界於賢劫中,確實僅有千尊大覺示現成佛。釋迦以後,彌勒以前,此娑婆世界絕無示現成佛者定矣。”問曰:“若是,真言宗之即身成佛,何解?”答曰:“佛,未必於一切世界中示現成佛者其一,如永明延壽大師為彌陀應化,而未以永明延壽之身於娑婆世界示現成佛;即身成佛者,必至與其有大因緣之世界示現成佛者其二,如《法華經》中,龍女八歲成佛,非於此娑婆世界中示現成佛也。如經云:‘當時眾會,皆見龍女,忽然之間,變成男子,具菩薩行,即往南方無垢世界,坐寶蓮華,成等正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普為十方一切眾生、演說妙法。’”
夫毗盧遮那如來以無量悲心,運無量方便。居法界宮以恒演妙法,化釋迦文以廣利娑婆。法流心印,密教傳之以血脈印信;禪門續之以宗譜法卷。燈燈無盡,廣利有情。得沾法味者,是無量福報者也!敢不精進以行,以答謝自他佛性者也哉?!
——丙申子月,濟榮行者羅朝正於梧桐蕉林居跡舍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蕉林居處士
下一篇:讀禪
返回叄惠講院  驿站
叄惠講院
4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