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品酒】52°景芝水晶葫芦与52°璞玉浑金2号酒

 现在好像回到了尊崇孔子曰的时代。孔子曰“食色性也”被某些推销酒的商家引申为“七问”: 如果世上没有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如果男人不恋美色,女人还有什么盼头?如果婚姻只为生育,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如果男女都很安分,作家还有什么写头?如果文学不写酒色,作品还有什么看头?如果男人不迷酒色,哪个愿意去吃苦头?如果酒色都不心动,生命岂不走到尽头?

 哈哈!正在冥思苦想如何开篇的思维忽然打住,哪个“微信微信,只能微信”的收藏夹中这“七问”,简直是字字珠玑,妙趣横生!因为当我打开这一瓶景芝水晶葫芦酒的包装盒,那晶莹剔透,冰清玉洁的水晶葫芦,让我即刻想起混世魔王贾宝玉的经典混账话:女儿是水做的骨肉。。。。。。


 


 

 把酒比做女人,不知道于何年何月起始,大约还是老祖宗所传。推而广之,男人当然是泥做的。混世魔王所说的“女儿”应该是没有被泥们污淖过的,呵呵。

 这一瓶水晶葫芦酒,来自于酒仙酒友qq群一位经营山东景芝酒的女士所送。并且不需要回报,也没有让我们要求在微信上加几十个好友,点50个赞的麻烦,可怜我玩微信实在勉为其难,辛辛苦苦从来玩不回一瓶免费酒。昨日折腾了半天,才完成了四分之一的任务,想想还是放弃了,呜呜!于是,对这“水做的骨肉”越发刮目相看。开瓶吧,如果确实是好酒,做一回托也在所不辞了。。。。。

 刚要启瓶,敲门声响,万象快递的帅哥递进酒仙一个包裹,见是璞玉浑金2号,亭亭玉立,正朝着你致意呢。哈哈,好事成双,再来一瓶!


 


 

 璞玉浑金酒已经品尝过1号,味道不错;这瓶2号酒包装外观与1号酒一模一样。“川酒无弱旅”某酒友的评语我同样认可。

 曹雪芹红楼梦大观园中的女儿们,个个天姿国色,性情却各有各的不同,那么这二款酒究竟与那二位红楼美女相似呢?


  


 

 一,先聊山东景芝浓香型水晶葫芦500ML酒,生产日期2015年9月21日。晶莹剔透的酒液清澈无瑕;与水晶材质的瓶子遥相呼应。灯光下闪烁着漂亮的反射色彩,此时此地,冷空气骤降,室外飘着2016年的第一场雪;脑海自然地出现红楼篇章{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茫茫白雪,身披裘衣,站在山坡,配以红梅之“薛宝琴踏雪寻梅”赏心悦目。入杯酒花细密,消失前,表现出优良酒质的排列景观;挂杯点点,细腻匀致,显示了令人满意的酒体。举杯近鼻,粮香,窖香,果香,层次分明,一圈圈如同被雪片激发的涟漪,徐徐而来,使人心旷神怡。小酌细品,满嘴盈香;味蕾们一边吮吸着五味俱全的琼浆玉液,一边赞美着这景芝酒业浓香酒的厚积薄发;入喉下腹,顺滑宜人;回嗝涌上,不亦乐乎!

 

 


 点评:有些出乎意料。水晶葫芦年轻貌美,酒体平衡和谐,优雅细腻,回味悠长,似乎找不到明显的缺陷。有一种越喝越想喝的流连忘返之感,秒杀本人在此评过的大部分百元上下浓香酒。活脱脱曹雪芹笔下的红楼女儿薛宝琴。
 薛宝琴,是小说红楼梦中的传奇人物,皇商之女,小时跟父亲跑过不少地方。她是薛宝钗的堂妹,长得十分美貌,贾母甚是喜爱,夸说比画上的还好看。她自幼读书识字,本性聪敏,在大观园里曾作《怀古绝句十首》。论才华,薛宝琴足与钗、黛、湘旗鼓相当;论相貌,尤在其姐薛宝钗之上。当然,宝琴的综合素质是贾府、甚至金陵省第一,但单项才华却不及钗黛湘。


 


 二,再聊浑金璞玉2号酒500ML。生产日期,2015年1月22日,哈哈!1月22日是我的生日呢。这是生日礼物吧,谢谢了!
 开瓶,盖子容易变形,大约需要我们连续饮用,古色古香的帽子,单薄了些。酒液清澈无瑕,酒花繁多,杯中停留时间稍长,挂杯点点,不甚均匀,好像有点不拘小节,略欠心机的样子。倒是体现了金陵十二钗其中一钗的风格,大家可以猜一猜,这是谁呢?

 这款2号,酒体比1号与水晶葫芦稍重,毕竟年长一些。闻香识美女,捧杯,转杯,扇风,那淡淡的酒香挟着窖香,粮香,酯香一丝丝地飘入我的鼻腔,闭眼,太虚幻境于云端之中忽隐忽现,亭台楼阁悬图一幅——史湘云醉卧芍药圃。呵呵,原来这就是令人陶醉的香气来源。接下来浅酌缓品:入口绵甜,入喉园润,入腹柔软;习习醇香,汽化冲顶;五藏六府,温暖如诗;回甘潮涌,似浪拍岸;后尾爽净,回味长存。


 


 

 点评:写到这里,美酒已经享用过半,竟然还不知道这浑金璞玉的娘家,于是,找到包装纸盒一查:四川宜宾大观园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呵呵,歪打正着,大观园?“史湘云醉卧芍药圃”的娘家!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此酒典型的宜宾浓香风味:入口绵甜,甘洌净爽。风格干脆利落,开朗豪爽,才情超逸,风流倜傥。史湘云是也!
 著名作家张爱玲评说:欣赏红楼梦,最基本最普及的方式是偏爱书中某一个少女。像选美大会一样,湘云的呼声可与黛玉宝钗比肩。贤妻良母型的薛宝钗与才情过人的林黛玉再加上活泼可爱的史湘云,大观园中群星璀璨,百花齐放。


  


  如果世上没有美酒,男人还有什么活头?
 如果男人不恋美色,女人还有什么盼头?

 如果婚姻只为生育,日子还有什么过头?
 如果男女都很安分,作家还有什么写头?
 如果文学不写酒色,作品还有什么看头?
 如果男人不迷酒色,哪个愿意去吃苦头?
 如果酒色都不心动,生命岂不走到尽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古代酒器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品尽中华美酒  驿站
品尽中华美酒
17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