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急不继富与尊贤而容众

6.4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论语·雍也》)

 


 

   子华,即公西华,为孔门七十二贤人之一,精通礼乐,具有外交才能。孔子对公西华的评价是:“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

   “子华使于齐”,朱子认为,“使,为孔子使也”。程子曰:“夫子之使子华,子华之为夫子使,义也。而冉子乃为之请,圣人宽容,不欲直拒人,故与之少,所以示不当与也”。查阅《十三经注疏·论语》,邢昺认为公西华“为鲁使适于齐也”。公西华到底是为鲁国还是为孔子出使齐国,对解读本章很关键。如果是因公出使,孔子给公西华家送粮食,只是出于师生之谊,应该邢昺的解释更为可取。

   先了解一下几个度量单位。“釜”,六斗四升;“庾”,十六斗;“秉”,十六斛,其中一斛合十斗。冉求最后给了公西华家五秉小米,五秉共八十斛,一共八百斗,合八千升小米。

   孔子本来准备给六斗,冉求请求增加一点,孔子说那就再加大约两倍,给十六斗吧。冉求还是嫌少,觉得拿不出手,就自作主张给了八百斗小米。与之釜、与之庾,孔子要冉求送一两口袋小米去公西华家意思一下,冉求却送了整整一卡车小米过去,增加了好几十倍。

   孟子曰:“仲尼不为已甚者”。孔子说话行事平和中正,从不做过分的事。“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孔子对待他人也宽裕温柔,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孔子是不言语的。但这次冉求的做法太离谱,孔子就有话要讲了。

   孔子先陈述一下客观情况,摆明事实,然后再讲清道理。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朱子注:“乘肥马、衣轻裘,言其富也”。公西华家本来不贫困,冉求送这么多粮食去,不是周人之急,而是继人之富,此乃君子所不为也。“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吾闻之也”作为插入语,显得“君子周急不继富”一句更客观,“周急不继富”为普适性的通用准则,而不仅是孔子一人的主张。

   孟子曰:“分人以财谓之惠,教人以善谓之忠”。君子乐善好施,但在赠与别人财物时是有讲究的。“周急不继富”,君子应该雪中送炭而不能锦上添花。经济学中有“边际效用递减规律”,通俗地说,人吃三块饼才能吃饱,第一块与第三块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越是后来吃进去的,效用越低。财富的赠与不过是在空间上实现了转移,社会财富的总量不会增加,但只要遵循“周急不继富”的原则,社会总体福利是增加的。

   《大学》之外王事业依次体现为齐家、治国、平天下三个环节。注意体会“齐”与“平”,虽然齐家、平天下主要从德性上说化民成俗,但物质分配上的公平正义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孔子曰“君子周急不继富”,说得中正,具有可操作性。而《老子》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说得僵硬且绝对化,竟然打着天道的旗号在人间鼓吹忽略个体差别的绝对平均主义。

   赠予人财富,受赠者获得财富的同时,赠予者失去同样数量的财富,财富的总量不变。教人以善则不同,别人的德性学问提高了,自己的德性学问并不会降低,犹如用手中的一盏灯火点亮另一盏灯,手中的这盏灯火其光明不会减弱,也不会熄灭。

   在赠与财物时,要把目光聚焦在贫穷人身上,周急而不继富。在修道成德、德行教化这个层面,君子要把目光聚焦在贤人身上。《中庸》曰“义者宜也,尊贤为大”,子曰:“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但对于不贤之人,君子也不是撒手不管,应该如子张所言:“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孟子曰:“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故人乐有贤父兄也。如中也弃不中,才也弃不才,则贤不肖之相去,其间不能以寸”。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