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关于青铜的那点事】刘铭传与虢季子白盘的故事

      在传世青铜器铭品当中,有一件堪称西周青铜器的魁首。它长近四尺,重达四百余斤。这件青铜器就是著名的虢季子白盘。虢季子白盘,是西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5年),虢季氏子白为纪念其受周天子命,率军战胜玁狁(xianyun)立下奇功,受到周王的褒奖而作的重器。

       盘的内底有铭文111字。西周宣王时,虢季子白曾率“天师”伐“太原之戎”,得胜以后,在周庙受到周夷王的嘉奖。为了纪念这一盛事,特为铸造了此盘。据传,此盘清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虢川司,为西周著名重器。虢季子白盘内底部有铭文八行字。长篇铭文不仅有史料价值,也是先秦书法代表作经过辗转流传,解放后由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虢季子白盘》器形宏大,纹饰精致,铭文很长,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也是研究西周晚期政治、军事的重要史料。铭文书法的艺术性十分突出。铭文字形较大,结构严谨,笔画圆润遒丽,布局和谐,体势在平正、凝重中流露出优美潇洒的韵致,已开《石鼓文》、《秦公簋》的先路,是西周金文中具有代表性的书法艺术之精品。

       虢季子白盘,长:1302mm;宽:827mm;高:413mm;重:215.5kg。通体呈椭方形,具四边、圆角。周身满饰窃曲纹及大波曲纹;每边饰兽首衔环二,共八兽首。内底铸有铭文111字,篇幅工整,结字优美。


       青铜铭文不仅是学者研究的重点,也为古玩肆所侧重。因为铭文字数越多,价钱就越高,有铭器的价格甚至要出无铭器数倍,因此,仿制铭文是作伪的重要内容。伪铭约可分为两类:一种是真器伪铭。据传咸丰年间西安有位知县好古铜,对带铭文的铜器高价收买,对无铭之器一概不收。因此,古董商们便投其所好,在无铭真器上添刻铭文,自是此风盛行。当时的匠人“凤眼张”即是此中高手。另一种是伪器真铭。即把残破器剩余的铭文部分嵌入伪器内。此种器虽修饰严密,但若比较地子、锈色及铜质,便可分晓真伪。除以上两类外,还有伪器伪铭,这里不再赘言。 

       1955年3月出土于陕西省眉县李村。盘长137.3厘米,宽86.2厘米,重240.5公斤。盘是食器的一种,商代一般都较轻巧,实用性强,以圆形为主。西周初期亦承袭商制,至中期(约穆王时期)圆盘始加双耳,后又有在圈足下加三足的,其变化日益繁多。但像虢季子白盘长方形的形制,且如此硕大,实属罕见。此盘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圈足为平底四足,使器皿避免了笨拙感,每边各有两只含环兽头浮雕,既符合搬移的实用功能,又具有稳中求巧,静中有动的审美作用。此盘的纹饰以一圈粗犷、壮实的环带纹为主,其间已无细密的云雷纹衬底,体现了西周后期的装饰风格,口沿的一圈纹饰,以一条向上卷曲,下平上曲的顺向平排的窃曲纹构成,具有规矩、严谨的整体感。8只虎形含环浮雕,因采用夸张的手法,使虎的恐怖气氛减弱。此盘造型奇特,规模巨大,工艺精湛,为西周青铜工艺的代表作。

       虢季子白盘造型奇伟,酷似一个大浴缸。盘口呈圆角长方形,四面各有两个兽首,口中衔环,腹部饰环带纹,口沿下饰窃曲纹,盘内底部有8行铭文,说的是周宣王十二年(公元前816年)正月,虢国的子白奉命讨敌,大胜而归,宣王给予嘉奖并赏赐,子白因而作盘以为纪念。 铭文中的许多字句可以与 《诗经》 中的篇章相互印证,是研究当时北方民族关系和西北地区地理的重要史料。

        虢季子白盘向被视为西周金文中的绝品。它的金文排列方式与字形处理方式显然有别于其他西周铭文,却与东周后期战国吴楚文存在着某种相近的格局。比如,它非常注意每一文字的单独性。线条讲究清丽流畅的感觉,而字形却注重疏密避让的追求,有些钱条刻意拉长,造成动荡的空间效果。造型的精练与细密,也使我们惊讶于西周金文中这样清丽秀逸的格调。 

        为了充分体现《虢季子白盘》的这种艺术格调,创造者们还特意对文字排列进行了“处理”。于是,在整篇珠玑璀璨的大效果中,我们又看到每一文字独立美的凸现:一个字,就是一个世界、一个粲然的宇宙。千变万化的姿态被蕴育在每个字的造型中,使他们如行山阴道中,目不瑕接。

虢季子白盘铭文拓片赏析


刘铭传与虢季子白盘

        虢季子白盘虽然年代久远,但竟湮没了两千多年而不知去向。李商隐诗中就有“汤盘孔鼎有述作,今无其器存其辞”句。唐宋以来,金石名家均未见记载。据传,大约在清朝道光年间(1821-1850年),虢盘出土于“陕西凤翔府宝鸡县之虢川司”,正是当年白的封地。时任陕西郿县知县徐燮钧从农家重金购得此宝盘,卸任后带回老家常州。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破常州,盘为护王陈坤书所得。同治三年(1864年)淮军将领刘铭传攻破常州,某日夜巡护王府,闻听马笼头铁环碰击饲槽有异响,遂令亲兵举灯照看,第二天早晨又将此“饲马槽”洗刷干净。经识者鉴定,方知为稀世珍宝。后不惮千里运回肥西刘老圩故里,归隐后又建一方形“盘亭”安放,还亲为盘亭撰书嵌字联“盘称国宝,亭护家珍”,并编撰《盘亭小录》一卷。居乡期间,他经常赏玩,视为传家之宝。多次聘请行家拓影铭文,赠与名流。帝师翁同龢曾得其赠,而赞之“字挟风霜”。据说这种铭文原拓片,一直为青铜器收藏界中人所垂青,引以为珍,价值不菲。


      刘铭传对收藏虢盘十分得意,多次在文中称道虢盘:“夫斯盘也,乃成周之法物,……虢季子白所纪功也”,“而盘之文字炳炳朗朗,实冠一郡之金石,盖古莫古于斯矣!”。盘“黝然泽如元玉,扣之清越以幽,意其非常物也。”“倘鞍马或闲,退与与一二好古淹博之士稽考审释,庶几无负乎是盘之遭。”当时的名士文友也纷纷撰文,赞誉虢盘或比颂刘铭传战功。如安徽巡抚英翰:“今国家中兴,媲美成周。省三以杰然特出之才,身经百战,为世名将”;全椒名士薛时雨:“山人有大勋劳于国,……而天亦不惜瑰奇伟丽之物”。还有人将刘铭传与虢盘所记载“薄伐玁狁”的西周将帅尹吉甫、虢季子白等人相比拟:“览昔贤铭功之伟词,慨想乎方叔、召虎、尹吉甫之流风”,“子白实为先行,山人亦所在为先行;……子白用钺政蛮方,山人亦秉律专征。二千余年,若一符节。”由此,更增加了刘铭传对虢季子白盘的宝爱之情。


      “福兮祸所伏”。家藏重宝,反而带来了不少麻烦。刘铭传健在时,就有朝庭高官婉索此盘。过世后,更是屡有达官贵人前来纠缠索宝。刘家数代为护盘不得不一次次将此宝深埋地下,以防不测。美、日、法等国古董商前来重金求购,日寇和国 民党驻军更是敲诈勒索,均被刘氏后人回绝。直至解放初期,刘铭传四世孙刘肃曾先生,以国家利益为重,将历尽千辛万苦保存下来的虢季子白盘献给了国家。1950年1月,先在合肥古教弩台(曹操点将台旧址)对外公开展出,省城轰动。随后,刘肃曾护盘晋京,3月3日,在北海公园团城承先殿举办了特展,时任文化部长沈雁冰向其颁发奖状,政务院副总理郭沫若宴请并挥毫赠诗一首:“虢盘献公家,归诸天下有。独乐易众乐,宝传永不朽。省却常操心,为之几折首。卓卓刘君名,传颂妇孺口。可贺孰逾此?寿君一杯酒”。成为中国文物收藏史上的一段佳话。虢盘图案于五十年代初期上了我国邮票(1954年 特9),成为国家的名片。虢季子白盘先藏于故宫博物馆,现归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青铜制造技术
下一篇: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青铜器
返回青铜艺术  驿站
青铜艺术
17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