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从挂念孩子到爹当年的泪水夺眶而出

孩子昨晚发来微信,说天冷了,希望我们为他寄床被子。于是妻子一大早就奔往商场挑选,而我也抓紧联系快递,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将被子送上南下的专车。我还痴痴的想,假如快递想微信那样立马收到,该有多好啊。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妄想,但是相信这是真真切切的。 此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出远门的时候,虽然离老家也就不足一百公里,还是牵动了爹娘的心。那时对于年近七十岁的双亲来说,自然是舍不得,于是为我买了新鞋子,准备了好吃的,还另外偷偷为我准备了零花钱。那时还是冬天,刚过了春节不久,突然的大雪打断了我们的行程,于是在同学家滞留了几天。当我们出发,经过爹为大哥经营的家具店时,我都没有勇气看一眼,于是用大衣把自己包裹起来,怕抑制不住泪水,出了我们老县城的东城门,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 有同学的关照,有我那位宝珠大叔的鼓励,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日子感觉还是惬意的。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对于爹娘和家乡的思念,还有一份孤寂,还有对未婚妻的思念不时袭来。以至于经常竖起耳朵,听高音喇叭里面传出的声音,那是当有信来时,便会喊收信人的名字。于是,我向家里的爹娘写了第一封信,那个时候没有电话,写信是主要通信方式。信发出后我天天等夜夜盼,不知等了多久,终于高音喇叭传来了我的名字,不到十分钟,一个小朋友跑得满头大汗,喊着韩叔叔的名字跑进了我的房间。我赶紧站起来,双手接过那封信,急切拆开信封,爹娘就像站在跟前,反反复复一遍一遍地,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读,心里别提多么幸福,别提多么甜蜜。 好多年过去了,有一次和娘聊天,娘提到,爹看到我当年的那封信,泪水夺眶而出,我终于明白了,那是一份天性,一份父子之间的情感,是不能够用语言表达的。 快三十年了,我和爹的这两封信我还一直珍藏着,每当想念爹的时候,看看爹的照片,读读这封信,就感觉爹依然还在这个世间,还在为后代守望,周身还有爹那双温暖的手抚摸的温暖。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心有多宽,不见山川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记住乡愁  驿站
记住乡愁
13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