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课堂|《天下》篇(六):墨子称道,照见动念处


文 · 节选|张真山长 · 讲学文字稿
编 辑:此木
图 片:张真山长作品


1/

墨子称道曰:“昔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無数。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屐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

墨子称道曰:“昔者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
他(墨子)所称道的,注意这里用的是“湮”字,“湮”实际上是塞。禹不是塞,而是导,导引洪水顺水之势。
禹治理洪水最主要的是顺 ,顺水之性,导川归海。

“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
墨子以为,禹作为大圣居然也形劳天下也如此,何况我们呢?哦,这个鼓动性就出来啦,所以我们也要这样干。

“使后世之墨者,多以……”,

他怎么干的呢?这就是使,立即就开始执行,墨家的执行力都很强,特别能干。
“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屐蹻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极”是“至极”,只有自苦才算是墨子之徒,等于是毕业证书,所以“极”这个词用的妙啊。

“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
上面“以自苦为极”就知道他下面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庄子又引这句话来强化印证它:“不足谓墨”。

墨家“过”,刻意做圣。



夫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夫子不以平民之身去干政,夫子任司寇的时候堕三都,不任司寇的时候不干这事儿,最后是平民的时候他根本不干政、也不议政了。说:能够孝弟孝友这不就是政吗?夫子在周游六国的时候,君王有问,则言政。不可以越位,这就叫礼序。

怎么才叫有礼?不要越位说话。这不是外在要求,這是定位。越位想去平天下,只能添乱,添堵。一个人,不要随便发愿说我要为天下平泰而努力,這种人多半是害己害天下的主。一個人,能不给天下添堵添乱,就算活的称职了,算死得其所了。人活得不越位,就算给天下做大贡献了!

当年禹是舜命他去治理洪水的啊。舜杀了禹的父亲,然后命禹子代父过,治理天下之水。禹不是自己在家里自作主张,立个治天下洪水的弘愿,然后自己就带一帮兄弟上去干了,不是这样的。

当年张载千里迢迢跑到西夏的边陲,找到范仲淹说我要去打仗,我要去保家卫国,范仲淹说:大丈夫志不在此,还是好好回家读书去吧(儒者自有名教可乐,何事于兵)。范仲淹之所以能够后世那么多人称道,由此可見,他与俗儒之别,他真是个丈夫,他知道人各就各位在哪个点上。

潘天寿在杭州艺专的时候,正值日寇侵犯,学生多半都出去游行,不上课。潘天寿就批评他们,打仗有士兵,你们现在的身份是学生,学习就是你们的天职,好好学习就是救国,如果想打仗你就当兵去,不要在这儿。结果到了文革,就被他当年的学生批斗,说他不爱国,然后学生就打他,据说腿都被打断了。

我们就是被这种亢奋绑架的,这都什么事啊想想。

所以,墨家学禹,是学反了。禹是奉命治水,墨家是在干嘛?禹治水之苦,是因完成任务的需要,是他的天职。

前一阶段,我有一个老乡在广州发展,做的也不错,他们七个人结伴去登天山,结果摔死俩,回来五个。跟我说,他们在体验艰苦,锻炼意志,以后还去,我说你凭么要去找死呐?那天山你觉得爬上去就叫征服它,就叫锻炼意志了吗?他说我们要效法张骞出西域,要效法玄奘那种精神,简直就让人哭笑不得。

玄奘是为了去取经,如果那时候有飞机,他一定坐飞机去啊。他不是为了找苦吃,他是不得已,没有办法,没有好的路走,没有高铁,他才不得不过玉门关、过沙漠、过戈壁,艰苦卓绝。也就是说他的目的不是去受罪的,他的目的是去取经的。张骞也是这样,他的目的是联络西域各国,为完成大汉聯合征匈奴的使命,不是为了在那个地方用十几年来证明自己有意志,这不是找抽嘛!没有事找事,就因为内无主,看不到大理在。

墨子的行为真的是让人很感叹,他看到的是圣人的皮相,并以此皮相为法度,而且还要求所有的墨家都这样干。墨家如果有了天下,天下恐将陷入黑暗,本来想救民于水火的,结果反而让万民失去了基本的人的性情,多可怕。

儒墨之争,儒家为什么要奋起和墨家搞,等于也是一种“抗洪救灾”啊。


2/

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奇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墨翟、禽滑厘之意则是,其行则非也。将使后世之墨者,必以自苦腓无胈、胫无毛相进而已矣。乱之上也,治之下也。虽然,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

“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
他们那个时候就诵读哈,跟现在读经是一样的,走哪儿都背书,来表明他们的身份。其实后世拉帮结派,树立教义,结党营私都是这一类。

“而倍谲不同”
不仅仅那个时候,现在也是:要不了几年社会上一定流行,你是不是读经的?你是不是背很多经?不是背很多经你跟我没话说——会以此自满的。然后下一步就会发展成宗教,墨家实际上已经完全宗教的味道啦。

“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
这就是教派分化了嘛,因为大家都背《墨经》,但是理解不同,互相攻伐。所以你看各个门派都是这样哩,这个基督教也是这样,什么天主教啊,东正教啊,什么新教啊,就分各种派,而且互相水火不容,甚至于互相厮杀,你死我活。

“以奇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
称他们的老大是圣人,尸而祝之,等于是挑起来,膜拜他们的圣人,我们说偶像崇拜。“尸”是以前祭祖的时候会找一个年轻的小孩,穿着祖先的衣服来接受大家祭拜,所谓“尸”就等于是摆设。

“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每个宗派都各自有传承,传到后来,传到庄子那个时代也没有断。


“墨翟、禽滑厘之意则是,其行则非也”
庄子很客观,即便他们偏了,庄子也不一棒子打死,庄子理解墨者发心的点。墨家他们的发心,是没问题的,意在节俭啊,兼爱啊,不要打仗啊。
为什么其行则非?就是过了。有好的念头,不一定就有好的结果;大量的人都是有好的念头,出来是个恶果。

“将使后世之墨者,必自苦以腓无胈、胫无毛,相进而已矣。乱之上也,治之下也。”
后来的人就会以捋腿看看腿上可有毛,来证明你到底是不是墨家。本来上学有个学历,是为了证明你确实学的很好,最后就为了学历了,人们就会舍本逐末。

昔日达摩传衣钵,是为了证明确实是得法了,是我的门生。结果传到慧能的时候,就有人为衣钵而杀人。你看没有绝对的可以操作的技巧,有些东西一旦形成就开始衰老,物有成毁,任何一法也是这样。
国家所谓不断的改革恰恰是生生不息的意,但是人一旦以改革的名义,来捞改革的私房钱的时候,改革就变成一大旗。
一切东西都会被利用,一切事物都会变异。泡一杯茶,刚泡出来口感很好,放十天就臭啦,还是那杯茶,为什么它臭了呢?时空使然,此一时彼一时。

我们今天怎么能认为:“这是好的,这是经典”。不是你入哪一派,哪一派就一定好。都在不断变异,这就是“神奇化为腐朽,腐朽复化为神奇”。当我们知道这是并生的时候,你就不会察察的认为,只要是贴这个标签就是好的了。

所以“乱之上也,治之下也”,这就会造成上下完全乱掉了。

“虽然,墨子真天下之好也,将求之不得也,虽枯槁不舍也,才士也夫。”
话锋一转,墨子也真的算是一个豪杰、一个好人了,求之不得啊!
像墨子这样真有诚意这样干的,后来也很难找啦,后来都是打着墨家的旗号,甚至腿上有毛也给刮掉,这就叫伪诈。 儒家不也是这样吗?道家不也这样吗?以上帝的名义不也这样吗?哪个都这样。

虽然枯槁,依然坚持。才士也夫,墨家是有大才的。才子基本上就是怀才不遇的人,真正有才的看不出来有才啊,他是和光同尘,放哪里都能安的呀。

这个里面听起来是褒他,其实是有很多叹息在。墨子这么大的才情,这么样的一个学士,正因为只是闻风而动,没有能够审问,没有进入到大本大宗里面,不能够取大,却要以平天下为己任,最后无不是给天下添乱的。真的要谨慎啊!


[ 往期传送 ]
庄子课堂|《天下》篇(一):天下是个什么样的所在?
庄子课堂|《天下》篇(二):天下人人都是天之所子
庄子课堂|《天下》篇(三):完备状态的人是什么样呢?
庄子课堂|《天下》篇(四):藏天下于看似的破碎之中
庄子课堂|《天下》篇(五):不迷于耳目,方有天乐来



张真
字抱一,号连山。
籍占安徽蒙城,经学私淑先圣,绘事师武隆肖中胤先生。
创建连山堂卮道工作室。
时任北京象罔书院、歙县竹山书院山长。
常以老庄接引门人,从游者日众。
门人辑其文而成《无端崖》一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张真山长问学
139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