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讲述:我一辈子为三个人伸了冤,关公是其中之一

我一辈子做了三次辩护人,一次替冯道,一次替孔子,就是讲了《论语别裁》,替他两个伸冤。还有一次替关公伸冤,在关公的传记上,写了一篇文章。

 

《武圣关壮缪遗迹图志》序:

 

老古出版社自成立以来,发行书籍皆以开继承启文化为职志。顷者,负责业务之古生国治,编辑部之曾生令伟,偕来问讯,且告知即将出版《武圣关壮缪遗迹图志》一书,嘱为之序,骤闻其请,诚有难以下笔之感。盖自元明以来,关公事迹,由史乘而衍为演义,自人位而极为帝天,迷离惝恍,家喻户晓,俗成聚实,贤者犹不免于信奉,况已成为民俗文化之中坚信仰,普为四海同钦,须欲辨别其是非有无之际,诚无益于化民成俗之旨,且徒乱于季世神道设教之风也。

 

尝谓上下五千年,中国文化之人物,于史册名闻之外,而独能普遍流芳于百代,且又为后世所尽知之人物,誉圣颂帝,数不多得,文如尼山之孔夫子,固不具说。武则关、岳并称,而尤以关公为普闻,其故何哉?思之再三,俗称岳武穆独以精忠报国为典训,其量止于君臣之阃,而未能化及人伦之大者。至如世所标榜关公之忠义,则于忠道之诠释,不仅施于君臣之际,且可尽于人伦纲常之间。其于义道之影响,且可概于朋友之适而及于社会之则。是诚春秋大义之微旨,故关公之典范,终能由人道而臻于神明之尊,岂偶然哉?非徒然也。

 

孟子有言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以之律于关公生平之尽心志节,诚如孟子所言前二者之实,后四者之基。若夫身后之修,抑为精诚之渐进,或为聪明正直,死而为神之美崇,洵有不可知者。佛曰:不可思议,亦其斯之谓耶?


论者有曰:征之史实,演义之说关公事迹,不可尽信,且其为人所盛传徐州依曹之玷,计较马超之忌,拒绝孙吴之执,以及荆州之失,其可议者殊多,曷足以当武之圣者之誉乎?曰:此亦有说。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况陈寿之撰,依违曹魏而轻议蜀汉,亦理所必至,事有固然也。

 

然寿之史传曰:

 

初,曹公壮羽为人,而察其心神,无久留之意。谓张辽曰:卿试以情问之。既而辽以问羽。羽叹曰: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吾要当立效以报曹公乃去。辽以羽言报公。公义之。及羽杀颜良。曹公知其必去,重加赏赐。羽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而奔先主于袁军,左右欲追之。曹公曰:彼各为其主,勿追也。

 

即此而观陈寿之微言,于关公之志节神采,及其进退权宜之际,情至义尽,从容不迫,固深得于《春秋》大义之旨,岂可以古文简略其叙述而诬以依曹为失节耶!故罗贯中之作《演义》,衍其内蕴,虽非信史,亦无溢美史迹之誉。《易》曰:“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此诚万古纲常之典范,美哉其人是之足以谓之神也!

 

寿传又曰:

 

闻马超来降,旧非故人,羽书与诸葛亮,问超人才,可谁比类?亮知羽护前。乃答之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黔、彭之徒,当与益德并趋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羽美须髯,故亮谓之髯。羽省书大悦,以示宾客。

 

后之论者,据传所谓“亮知羽护前”一语,谓公有忌才之嫌。复以“省书大悦,以示宾客”,量其器度之不广。殊不知公与刘先主,崛起草莽,世途之辛苦艰难,人情诚伪莫测,备尝备知。方其独当一面,威负重镇,乍闻西陲降将,而又非创业故旧,衡之国策,岂可不有此一问,以定全面战略之机,何忌之有?至于传称“亮知羽护前”者,盖谓诸葛亮深知公情重故旧,嫌疑新降之意,故以老友轻松游戏之笔,以释其疑。书称“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足以见诸葛孔明与公情谊之亲切,故出之于戏言之句,因之而有公之“省书大悦,以示宾客”之举。实非器局狭小之态,洵为君臣朋友相得无间之情事。倘徒依文解义,不究其微言之妙,则其诬也,固亦当然矣!

 

至若其拒婚孙吴,则在陈寿之传,及典略所载,固已详述。当是之时,公“威震华夏,曹操议迁徙许都,以避其锐。”可见孙吴之议和,仅为权谋而诡计,则公之拒婚,义固当然也。况孙吴前有婚盟于刘先主,而终亦以违亲亲为诡谋,前车覆辙,殷鉴不远。此公固知和亲于吴之不足恃,拒婚于孙吴亦不足恃。公谊私情,两皆无益,当机在局者应所深知,殊非千载以后可轻议得失也。

 

及其荆州之失,固又出于孙吴之渝信背盟,又复牵掣于故旧将校,糜芳、傅士仁等辈之变志投敌,虽有“间谋”失察之嫌,而古今至诚直道之君子,往往祸起萧墙,困厄于亲信旧谊之间者,史实难以胜数,此所以读史者每为千古人心险恶易变而掩卷长叹者,虽曰人事,岂非天命哉!

 

蜀记有曰:

 

公初出军围樊,梦猪啮其足,语子平曰:吾今年衰矣,然不得还江表!

 

观此,此非公已预知时至,其亦生而神灵者乎!今为辑印此图书,并附论及之。近者,世俗传称,天志易运,民封神榜曰“关圣大帝”,且非民心即天心,神由人兴之意欤!是为序。

 

整理自《庄子諵譁》《中国文化泛言》

 

----------

 

南怀瑾老师讲与“关公”有关的亲身故事:

 

我学法时,法缘非常好,一辈子有个好法缘,也告诉你们经验,这就晓得我的前生、多生,喜欢结缘布施。乃至自己懂得的一些学问,就想告诉人家,拼命要讲,而且讲得透彻,怕你听不懂,想尽办法给你装进去。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所以我一生学佛,学密学禅,我没有秘密的。只要那个人肯学,我没有不肯教的。如果保守秘密,留一手给自己啊,那就自私了;我没有,我所知道的一定告诉你。所以回想我一辈子出来,从十二岁起到现在,开始练武功也好,做什么也好,都是师父找我,我都用不着找他;常遇到人说,我这个要传给你呀,我说,师父啊!我不要,我已经没有精神学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教给你。我常常接受了很多东西,这就叫法缘。人生怎么有这个法缘?讲因果道理,是多生累劫自己肯布施出去,法缘自然就好,良好的因缘就来找你了。


譬如我们讲一个笑话,这一讲都耽搁时间,但是不该那么想,讲出来让你们知道也好。当年一九四九年,就是国民党被赶到台湾的时候,你们这里头恐怕还没有一个六十岁的吧?谭教授你有资格,好。我到了台湾以后,有个台湾人忽然来找我,说他是宜兰人,在宜兰山里头有很多神仙,学道家、学佛,工夫很好的,都住在宜兰山上。真的哦!有一首古诗我讲给你们听:

 

三十三天天重天,白云里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

 

这首诗,我八岁的时候描红写来的,不晓得这首诗出在哪里,也不晓得谁作的。结果到了台湾以后,据说这首诗刻在宜兰山顶一块大岩石上,不晓得哪一个神仙刻上的。因为相传在唐朝,道家的神仙,八仙过海,已经有人到台湾了,在那里写了这首诗,所以对宜兰很有印象。

 

那个人国语也讲不清楚,一半国语一半台湾话,我也是三分之一台湾话,加国语,就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我找你学佛啊!”

我说:“你怎么晓得我呢?我初到台湾,跟大家言语不通,也没有名气。”

他说:“你有啊,关公叫我来找你的。”

我说:“哎哟,奇怪了,怎么关公叫你来找我?”我看那个样子很怪,眼睛很亮,像两个电灯泡一样。“你学道家的吧?”他回答:“不错啊!”我说:“你炼采阴补阴的啊?”“对啦!我采日月精华的。”

 

他修道家的,每天看太阳,太阳一出海以后,两个眼睛盯着太阳看,采日的光。这样眼睛张开看,你们看过吧?不过你要晓得,修道家这个法门,是有为法,万一将来有徒弟问到,你都要懂。不过我也问他,你天天看吗?天天采吗?他说采日的精华,是阴历初一初二初三,这三天采,平常有另外的方法。采月亮的是十四十五十六,在山顶采。譬如狐狸这些动物,夜里月亮出来,会盯着月亮看,那些动物在采阴,采月亮的精华到身上。

 

我问他搞了几年了,他说十几年。问他师父是谁,他说是关公。没有老师,他就拜关公,就晓得什么法门可以学,什么不可以学。问他关公怎么答复,他说筊杯。台湾闽南话叫“筊杯”,用两个木片子合起来,铿噹铿啷一摇,我们求签诗,求来也要筊杯问过,如果一阴一阳,就对了;两个都是阳的不对;两个都是阴的也不对。

 

他说:“我就向关公求,问这个法对不对,不对我就不修,最后关公叫我来找你。”他就叫我师父,我说我不是师父,那就叫先生,他说那没有意思。我说:“你叫老师吧,随便叫啊。你不是我学生哦,我也不做老师的。”

 

“老师老师!结果我看了三年,后来不对了,两个眼睛掉出来了!”我说:“眼睛掉出来怎么办?”你看这个人,无师自通。他说:“掉出来就掉出来!”眼球掉到眼眶外面来了,多可怕啊!“我没有吓住我,不对我就筊杯,问师父关公,我还练下去吗?关公说练下去,所以我再练,三个月以后眼睛回去了,脑子眼睛就不同了。”哎呀,我一听,心里很想向他磕头,这种决心我们做不到,他一身功夫。他说:“我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就问关公,关公叫我睡觉,梦中告诉我。”你看他们的对话,都是这一套。

 

“结果梦中关公指出这条路教我怎么走,我一看是基隆,转了一个山头,他说这个地方,有一个穿蓝色长袍的大陆人,那是你的师父,你去找他。所以我来找你,我找得好苦啊!才把你找到。”然后他打开黄布包袱,里头包了一大捆书。我问他是什么书?他说:“我本来有个师父,是湖南人,有道的。他到台湾来,被日本人抓了关起来,说他是国民政府的特务,其实他不是,他是来找徒弟弘法的。大陆人话又不通,我就很可怜他,送饭给他,照顾他。原来他有道!他说:我跟你有缘,我活不了半年了,日本人会杀了我。我找徒弟也找不到,这两套书你帮我收着,将来有一个大陆来的人,你交给他,这个人是你有缘的师父。”

 

越讲越神奇了,打开包袱一看《来注易经图解》,是明朝很有名的大学者来知德的著作,懂得阴阳五行八卦。这本书外面很少,后来我就把他印出来了。第二本书奇怪了,是祝由科的医书。这个“祝由科”你们听不懂,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这叫符箓派,画符念咒的,后来湖南郴州一带还有。以前的人生病不用药的,譬如长一个疮,他一来“嗡……”,念一下咒子,在你身上一画,手把你的疮一抓,“啪”,就丢在门上,你身上疮就没有了,那个门上就起火了,流脓流血。这是古代的医,所以叫巫医,同巫术配合在一起的。五千年文化,在黄帝的时候,这一门的医术叫“祝由科”,印度中国都有。那一本是另外一本抄本。

 

我打开一看,祝由科!原本以为世界上这本书绝版了,原来还有啊!我说:“你会吗?”“不会啊,他又没有传给我。我一直保留着,日本人搜查,经过好大的痛苦,保留到现在,关公叫我找师父,现在找到您,我交给您了。”

 

我说:“你交给我也没有用,我也不会,也找不到传人,我将来传给谁呢?”

他说:“那我不管,关公叫我交给您,就交给您。那个师父死以前也说,将来有个师父会教我。”

 

所以我一生见过奇奇怪怪的这些人太多了,这是在台湾的故事,你们都没有听到过。所以你们学佛,学大乘道,要先行布施。什么都不要保留秘密,只要真理,凡是对人有利的,就要教给人。像我一辈子做的法布施,智慧的施舍,没有秘密,你要学什么,我知道的就告诉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叫法布施。

 

整理自《答问青壮年参禅者》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南怀瑾老师智慧
48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