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壶老酒,诉几句乡愁

把一壶老酒,诉几句乡愁




山还是那座山,可是看山不是山!水还是那道水,可是看水不是水!

 

十年寒窗,终于换来了二十几年的背井离乡,而且还要这样一直地背下去。人总有一份情感是割舍不下的,就是这一份沁入骨髓的乡情。可是最近几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管什么时候回到那一片曾经割舍不断的山水,已经彻底没有了当年的亲切,直入心窝的是越来越冰冷的陌生感。

 

这一次的返乡回来,不由地又平添了不少的落寞。

 

“奈何沽酒遣愁怀,柴门换做朱门开。黄口孺子还相似,无人问讯故人来。”我的叹息还没有尽兴,却忽然听到了喜鹊连叫三声,我立刻转忧为喜,赶紧煮水备茶。水开了,人也来了。

 

“无量天尊,明素先生,贫道来也!”

 

“玄玄道长,多日不见,你怎么突然学会了求难那一套,大老远的,就先酸上了?哈哈,快请进!”

 

“与你这样的文雅之士交往久了,也要有三分的书卷气才是啊!进你这个草庐,贫道也只好入乡随俗,现学现卖罢了,无量天尊!”

 

我赶紧请道长上座,奉上香茗一杯,以免他继续学大和尚的口吻来调侃我,因为今天实在没有心情与高人在口舌上斗法。

 

宾主落座,寒暄还没有开始,玄玄就把视线定格在了我写的四句诗上了。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他直皱眉头。转过身来微笑着问我,“今天这样的天气,阴寒之气很重,除了茶以外,有没有其他既可以驱寒,又可以应景的事情可做呢?”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我写的“诗”。

 

我马上明白了,立刻转身进屋,拿出了别人刚送我的一瓶好酒,往桌上一放,并问道:“我还有上好的锡壶一把,可要一并奉上?”

 

“却之不恭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

 

我又一次进屋,请出来锡壶,做到这一步,也只好亲自为玄玄道长热酒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从不贪杯,但是喝一壶的本领还是有的,毕竟武功不是白练的。

三杯酒下肚,玄玄道长开始说话了,“明素老弟啊,你这种乡愁是怎么来的呀?”

 


“唉!一言难尽啊!”

 

“好吧,老弟,你先别说原因,我先帮你分析一下,你看可有几分可取之处。第一,老弟可还记得你说的道场?第二,老弟可还记得你说的变化?第三,老弟可还记得你说过的修为?”

 

好厉害的三个问题,把我直接问晕了,真的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这可是针针见血的力道啊!这个玄玄,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道长的话我听明白了,我不该把老家的山水当做自己的道场,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与我有情,但不是私情;家乡的人也在变化,这一种变化是必然的,家乡的人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去保持固有的淳朴;厚此薄彼是我的不对,同是华夏儿女,皆是我之袍泽,于情于理,都应该一视同仁!”

 

玄玄道长笑着冲我点点头,很愉快地又喝了一杯酒。

 

我接着又给他斟满酒杯,并且接着刚才的话说,“现在人情淡薄,是缘于现在的人热血少了。气不行血,血不养气,自用尚且不足,何来的乡情啊?其实什么山啊、水啊,并不是最重要的,心中最渴望的还不就是那一点人情吗?过去在城里体会不到太多的温情;回到家乡,见到乡人,还能找回温暖的感觉,这才是所谓思乡念家的根本所在啊!”

 

我喝了一杯茶,“这几年回家,总是很落寞的离开,一直没有敢去想问题的本质所在,一直不敢把老家的乡亲当成普通人一样看待,总以为高看一眼是爱,可是今天被您这一提醒,我倒是突然明白了:老乡也会蜕变,身体健康没有了,体质下降了,乡情就没有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道理了,我要趁着我还能想明白,真的该为乡亲们的健康做一点事了。这一种乡情真应该换个角度来用了,是时候让乡亲们从我这里体会到乡情的温暖了。乡亲们给我的是乡情,那我带回去,给乡亲们的不也是乡情吗?”

 

玄玄道长哈哈大笑,“老刘同志,你的思维转得真快,比我走八卦圈转得都快。无中生妙有的逻辑,在你身上我是真看到了。”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没有你玄玄的博大,我始终都走不出阶段性的狭隘。道长提携点拨,功不可没!今日这一壶老酒,您大可以尽兴。我虽然一滴没喝,不过已经尽得酒之妙有,片刻扫尽乡愁,真的是好酒!好酒!”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儒家文化
6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