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说茶:杨诚斋《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赏析

导师说茶|杨诚斋《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赏析
原创 2016-11-02 马守仁 匡古文化



原诗读诵

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

蒸水老禅弄泉手,隆兴元春新玉爪。

二者相遭兔瓯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纷如擘絮行太空,影落寒江能万变。

银瓶首下仍尻高,注汤作字势嫖姚。

不须更师屋漏法,只问此瓶当响答。

紫薇仙人乌角巾,唤我起看清风生。

京尘满袖思一洗,病眼生花得再明。

汉鼎难调要公理,策勋茗碗非公事。

不如回施与寒儒,归续《茶经》传衲子。



作品赏析

此诗为七言古诗,共十九联,两联或两句一转韵,读来颇能畅人情怀。

首联开篇即写道:“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以唐代煎茶对应宋代点茶,开宗明义,郎朗分明。煎茶法始创于初唐時期,泰山降魔藏禅师首次将民间煎茶方法引入禅僧日常修习生活中,開啓煎茶之风。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记载说:“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此后陆羽著述《茶经》,对中唐时期煎茶法做了详细记录。煎茶法在中晚唐很流行,唐诗中多有描写。如皎然禅师《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牙爨金鼎。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白居易《谢李六郎中寄新蜀茶》:“红纸一封书后信,绿芽十片火前春。汤添勺水煎鱼眼,末下刀圭搅曲尘。”以及李群玉《龙山人惠石禀方及团茶》:“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滩声起鱼眼,满鼎漂清霞”等,都是些很隽永的煎茶诗句。而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更是人人皆知的煎茶名篇:“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千载后读来依然滋味隽永,颊齿生香。



随着煎茶法的普及,一种简易的茶叶烹饮方式出现了,那就是点茶法。点茶法出现于唐末五代,是从煎茶法中分化出来的,是煎茶法的简化。

点茶法和煎茶法的最大区别是煎水。点茶法主要用于宴会和待客,而煎茶法主要用于文人雅士之间交流。点茶法对于煎水并不讲究,将汤瓶放在方形燎炉里煮沸即可,并不过分强调一沸、二沸还是三沸,因爲主要用来待客,只要能冲点茶汤就可以了。一般都要准备三、五个汤瓶,二、三十套茶碗、盏托,轮流点茶、上茶,以满足宴会饮茶需要。我们在宋徽宗的《文会图》《十八学士图》、以及佚名《春宴图》里面,都能看到宴会点茶待客场景。



此后兴起的“斗茶”、“分茶”,对煎水则很讲求,强调用“初沸水”,用汤以“鱼目蟹眼、连绎迸跃”为度,这在蔡襄《茶录》、赵佶《大观茶论》中都有描写。苏轼《试院煎茶》开篇即说:“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描写的就是斗茶时煎水场景。五代人苏廙作《十六汤品》,其中提到:“汤者,茶之司命。若名茶而滥汤,则与凡末同调矣。煎以老嫩言者凡三品,注以缓急言者凡三品,以器类标者共五品,以薪火论者共五品。”对于点茶用汤做了详细而形象的描绘,对我们了解宋代点茶有帮助帮助。

北宋时期煎茶法、点茶法并行,当时的文人雅士----尤其以苏轼、黄庭坚为代表,依然坚持采用自唐及宋所传承的煎茶法,并将之称作“旧法”,而与之相对应的点茶法则称作“新法”。在宋代,点茶法是統稱,包括分茶法和斗茶法。相比较点茶法,煎茶法属于古法,所以杨诚斋诗中说“分茶不似煎茶好”,这是对唐代煎茶古法的尊重;下一句“煎茶不似分茶巧”,一个“巧”字,将宋代分茶法的特点全盘托出,诚斋自是个中圣手也!



分茶,也称茶百戏,又有水丹青、汤戏、茶戏等名称,是一种能使茶汤纹脉幻化成物象的点茶技法,在唐末五代时期就已经出现。陶谷《清异录》里记载说:“沙门福全能注汤幻字成诗一句,如并点四碗,共一首绝句,泛乎汤表。檀越日造门求观汤戏。”福全曾有诗咏道:“生成盏里水丹青,巧画功夫学不成。却笑当年陆鸿渐,煎茶赢得好名声。”可见分茶是通过汤瓶在茶盏中注水,“注汤幻字”、“别施妙诀”,使茶纹水脉成为各种物象、以及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甚至可以幻化出诗句来,堪称绝妙。宋人也將點茶、斗茶統稱為分茶的,陆游《临安春雨初霁》:“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入梅》:“墨试小螺看斗砚,茶分细乳玩毫杯。”邵雍的《谢城中张孙二君惠茶》读来颇有意味:“山似挼蓝波似染,游心一向难拘捡。仍携二友所分茶,每到烟岚深处点。”这里的“分茶”则是赠茶之意。释印肃《证道歌》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任性自在的点茶画面: “优游静坐野僧家,懒出廛中露爪牙。莫怪道人无可有,清风横点白云茶。”天高云淡,静林僧舍,僧家却连茶盏、茶筅也没有准备,那就邀来清风点茶,青山对坐,共饮白云一盏吧!



我们接着读原诗。

“蒸水老禅弄泉手,隆兴元春新玉爪”,这一联承接首联,描写显上人和茶品。宋代点茶不仅流行于文人雅士以及皇宫贵胄间,市井斗试之风也颇爲兴盛,而僧衆中往往多行家里手。这位从蒸水而来的禅僧显上人,尤其精于点茶。蒸水,属于湘江支流,这里是说显上人来自湘江。老禅,老禅翁的省称,这里指显上人。宋人张耒《雨歇二首》之一:“雨歇山园竹引芽,老禅睡起日初斜。今朝却忆香严老,解点沩山一盏茶。”隆兴是宋孝宗年号(1163—1164),元春即初春,玉爪用来形容茶芽的形状。这样的茶品人品相逢,会有什麽样的事情发生呢?我们大家已经很期待了呢。



“二者相遭兔瓯面,怪怪奇奇真善幻。纷如擘絮行太空,影落寒江能万变。”两联四句,转为去声谏韵。兔瓯,即兔毫盏,为宋人斗试所重;“怪怪奇奇”是说分茶的奇妙和幻化。诗人连用“絮行太空”“影落寒江”这两个意象来形容,引人入胜。

“银瓶首下仍尻高, 注汤作字势嫖姚”,此联两句一转韵,用二萧韵,从前面的仄韵忽然转爲平韵,使分茶之事达到高潮。银瓶,即汤瓶,用来煎水点茶。蔡襄《茶录》里也说:“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赵佶《大观茶论》:“瓶宜金銀,小大之制,惟所裁給。”苏轼《试院煎茶》:“银瓶泻汤夸第一,未识古人煎水意。”黄庭坚《满庭芳·北苑龙团》:“银瓶蟹眼,波怒涛翻。”释德洪《无学点茶乞茶》:“银瓶瑟瑟过风雨,渐觉羊肠挽声度。”所以说到银瓶,已经成爲宋代点茶、分茶的代名词了。



分茶的时候右手持瓶,首低尻(即汤瓶底)高,将热汤(沸水)注入茶碗中,诗人用“首下仍尻高”作形象描述。“注汤作字势嫖姚”,以汤瓶点汤作字,气势凌厉,并有着“屋漏痕、虫御木”这样的“笔墨”效果。所以诗人接着歌唱道:“不须更师屋漏法,只问此瓶当响答。”“屋漏痕”的典故语出陆羽《释怀素与颜真卿论草书》:“颜真卿与怀素论书法,怀素称:‘吾观夏云多奇峰,辄常效之,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又如壁坼之路,一一自然。’颜真卿谓:‘何如屋漏痕?’怀素起而握公手曰:‘得之矣!’”



关于分茶法,宋代诗词中多有描写。苏轼《西江月·茶词》:“汤发云腴酽白,盏浮花乳轻圆。”《浣溪沙》:“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分茶用建盏,也称兔毫盏,因盏面绀黑,又称“紫瓯”,即黑色茶碗的意思。蔡襄《试茶》:“兔毫紫瓯新,蟹眼青泉煮。雪冻作成花,云闭未垂缕。愿尔池中波,去作人间雨。”至于点试用具,以茶匙、茶筅爲主。欧阳修《尝新茶呈圣俞》:“停匙侧盏试水路,拭目向空看乳花。”梅尧臣《次韵和永叔尝新茶杂言》:“石瓶煎汤银梗打,粟粒铺面人惊嗟。”银梗即银茶匙。蔡襄《茶录》里说:“茶匙要重,击拂有力。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为之。竹者轻,建茶不取。”毛滂《谢人分寄密云大小团》:“旧闻作匙用黄金,击拂要须金有力。”南宋时点茶用茶筅,以竹制品为佳。赵佶《大观茶论》:“茶筅以筋竹老者為之,身欲厚重,筅欲疎勁。”宋·韩驹《谢人寄茶筅子》:“籊籊干霄百尺高。晚年何事困铅刀?看君眉宇真龙种,犹解横身战雪涛。”元·谢宗可《茶筅》:“此君一节莹无瑕,夜听松声漱玉华。万缕引风归蟹眼,半瓶飞雪起龙牙。香凝翠发云生脚,湿满苍髯浪卷花。到手纤毫皆尽力,多因不负玉川家。”可见南宋以后点茶都用茶筅,而不再使用金属茶匙了。



“紫薇仙人乌角巾,唤我起看清风生。京尘满袖思一洗,病眼生花得再明。”行文至此,又一转韵,转爲平声八庚韵,意味悠长。紫薇仙人、乌角巾用来代指澹庵主人胡铨,仿佛画卷一样,渐次展开,澹庵主人露面了。

诚斋此诗应该作于胡铨贬谪期间。紫微星又名帝王星,号称斗数之主。乌角巾,隐士所戴的黑色头巾。都是用来指喻胡铨的。“紫薇仙人”喻其才华,“乌角巾”写其赋闲清况。结尾两联仍然转爲仄韵,以和篇首相应。



“汉鼎难调要公理,策勋茗碗非公事。”诚斋一生最爲服膺邦衡,认爲胡铨有宰辅之能,可以调和汉鼎,经略天下。汉鼎,即大鼎,为国之重器。旧以宰相治理天下,如鼎之调味,用来代指经略江山社稷。唐·司空图《杂题》诗之一:“若使只凭三杰力,犹应汉鼎一毫轻。”而“策勋茗碗”这样的娴雅艺能,自然不是澹庵主人分内之事了。策勋,书功勋于简策而定其次第。宋·曾几《迪侄屡饷新茶二首》:“汤鼎聊从事,茶瓯遂策勋。”诗人笔锋一转,自然转到自己身上来,可谓卷末传神之笔。



“不如回施与寒儒,归续《茶经》传衲子。”寒儒,指贫寒的读书人,借指茶圣陆羽,这里是作者自况。纳子,僧人的衣服常用多块旧布补缀而成,纳子为僧人代称。结尾一联是说:不如把分茶的技艺传给像我这样的贫寒儒士,归去续补茶经,并传给出家僧衆。

南宋覆灭之后,煎茶法、点茶法相继消亡,取而代之是明代初期的烹茶法和明清以后的泡茶法。陆羽《茶经》也渐渐淡出茶人视野,或被视爲“杂艺”而排除于“正统”儒家文化之外,传统文化之殇可胜言哉!



我们今天重新解读杨万里这篇茶诗,除了精美的茶器、高超的点茶技艺之外,更多的是宋代分茶法带给我们今人的一些思考。从文化传承到审美意识,乃至于唐宋时期古人的日常生活,无不浸染者中华传统文化之儒雅和大美,这种“大美”又是和“四般雅事”——即烧香、点茶、挂画、插花这些艺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格物致知、知行合一,是传统文化所开放出的美丽花朵。

今天,当我们站在中华文明的残垣断壁之下,重新审视这些绝美凄艳的花朵时,还能够找回唐宋时期的文化自信麽?或者说,能真正读懂陆羽《茶经》以及杨诚斋的“续茶经”么?



华夏茶书院
华夏茶书院以儒家文化为核心,崇尚中正、宽博、平和、雄健的文化精神。以茶为媒,器以载道;并涉及传统和香、古琴、插花、书画、华服等传统艺能。下设国学馆、且庐茶文化工作室、德充符香文化馆、六清琴馆、隐见花道馆、慎堂书画馆、冲虚霓裳华服馆等机构,通过开设各类传统艺道课程、公益国学大讲堂,组织各类传统文化活动来努力弘扬传统文化,着力构建以茶文化为核心的传统文化平台,荣获2015年度安徽省德艺双馨教育突出贡献奖。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包河大道与黄河路交口华夏茶博城5号中岛,可乘27路及65路到华夏茶博城下。

中正 宽博 平和 雄健
华夏茶书院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华夏茶书院
6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