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令之山茶花


一枕春眠到日斜

梦回喜对小山茶

道人赠我岁寒种

不是寻常儿女花



将十月翻过,十一月如期而至。


十一月。对人间,它没有大的节庆和长假,对自然界,它在秋冬之交,万物睡意迷离。


十一月。傲骨的腊梅未到登场时,桂与菊也热闹过几回了。谁来接十一月的戏份呢?


我想到了山茶。

山茶是何时开的,平日总记不真切,事实上它花期很长。从十月底到翌年五月,一年中里除了最热那几个月,几乎不缺席。


所以这些油绿绿的南国嘉木,总是不疾不徐。紧致圆滚的花苞,剥开一片片肥润的花瓣,特别是重瓣山茶,那个层层叠叠的标致花型,恐怕连数学家都要为之倾心。


山茶与茶有什么关系呢?据说它得名于《本草纲目》:“其叶类茗,又可作饮,故得茶名。”但其实山茶花叶是不适宜泡茶的,花倒是能入药,凉血下火。固然“茶树的花”和“山茶花”也不是同一回事。


山茶种类多,世间达上万。最得中国人青睐的,有一种是红山茶,红艳艳像一团烧得正旺的火焰,花蕊似绽放的金色烟花。女子戴着,有种奇妙的妖中带静的风情。另一种是白山茶,纯洁,亲厚,像少女的脸庞。除此两种,粉的,黄的,白里沾粉的,不一而足。

山茶开放的日子长,活得也长久,道家称之为长寿象征。杨朔造访华庭寺时,普之仁就告诉他,寺里有棵五百多年的明朝


松子鳞山茶,能开一千多朵花。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它的气度:把美大大方方亮出来,久久地亮出来,跨越百年而开。无论遇上百花齐放,还是凛冬降临,都无损它的自在,唯独夏天实在受不了热,便躲起来歇一歇,来日再出场。也是种凡事不必死撑的豁达。

蜀汉人张翊写了本《花经》,把山茶列为“七品三命”,封作花中贵族。贵族当是要自矜的,但山茶却未必傲气外露。它是那种外圆内方的人:不会把自己端着藏着,总是坦然地参与进人间的花事里。众人热闹,他添一分喜庆;筵席散去,他在尾声中怡然自处。他与至傲的梅和至艳的牡丹都处得来,冰雪和阳光都安之若素。

山茶的骨,就在于这一种温和的我行我素。陆游说它“雪里开花到春晚,世间耐久孰如君”,倒比苏轼的“细雨无人我独来”高些,因为山茶不是为了显示自己耐寒而赴严冬,而是出于心中一句“我喜欢”。他在严冬等来春。


“道人赠我岁寒种,不是寻常儿女花”,如果有人赠你山茶花,如果你心若山茶,我想那当如一种珍贵的相知。



图文来自:七茶文化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莲蓬
下一篇: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返回花宜醉後看  驿站
花宜醉後看
16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