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进 志愿无倦 —— 刘进 | 景德镇陶瓷艺术评话

序章:遗憾错过G20,景市瓷人当深思

 

都说景德镇是千年瓷都,景德镇的瓷器是响当当的“国瓷”,对于这一点我猜大概不但所有景德镇人或者江西人深以为然,恐怕还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曾经一致的认识。



只是曾经也许只是曾经,若要说如今的国人还有没有这样的共识,作为深爱着瓷都、深爱着景德镇陶瓷的我虽然内心充满着对于千年窑火的无限崇拜,但近来却怎么样都拿不出如以往般百分百的自信来。

 

也许这样说,很多我的同行绝对不会认同。可就像坊间俗话所说“面子是别人给的,台是自己坍的” ——不久前在西子湖畔举行的那场举世瞩目的G20峰会,旖旎秀丽的西湖风光,绚烂若梦的烟火晚会,精雅极致的盛大国宴不知道赚走了全世界人民多少艳羡的目光。


而正当国人们纷纷沉醉于这场凸显盛世繁华的盛会时,当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盛赞G20国宴用瓷是如何的设计精巧、意境韵雅、制作精美时,我却震惊地看到这些陶瓷并非出自景德镇(对于G20用瓷的评价以后有机会可以专门撰文,敬请期待),而在我印象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我不知道我的景德镇陶瓷业同行们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反正我是羞愤、憋屈、窝火乃至无地自容的。错失在如此重要的国际舞台上展现景德镇陶瓷艺术魅力的机会,对于有千年瓷都之称的景德镇而言,无疑是莫大的遗憾。对于这样尴尬的局面,就不由我们所有景德镇陶瓷匠人们不去直视和反思了。


在我个人而言,说实话,对于现状,我的心里不但有憋屈,还有窝火和怒火,更有着对未来景德镇陶瓷重回巅峰的希望之火。


所以,作为一名景德镇千年窑火的传薪人,一名景德镇陶瓷艺术的传持者,我觉得很有必要把自己对当今景德镇陶瓷艺术领域存在的诸般问题、现象的一些想法、看法,以及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对于景德镇陶瓷艺术的一些“浅薄”的知识和经验行之于笔端,供养有缘诸君。


而我亦将秉持公正、客观的原则,力求文不发虚,评论针砭时弊,讲述真实、实用。以有态度、有深度、有担当的文字为景德镇陶瓷艺术之重回巅峰、再现辉煌尽绵薄之力。

 


深剖: “刘”下辣评:安然若素匠人心——说说陶瓷艺人应有的心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传统手工艺领域吹起了一股“和风”,人们对东瀛邻邦的传统手工艺品的喜爱以及对于日本手工艺匠人的追捧之风愈演愈烈。



不少家因贩卖日本传统手工艺品赚得盆满钵满,某宝上也是充斥各种“和风”器物,更甚者有越来越多的国人远渡扶桑以一睹岛国“人间国宝”风采为荣幸。究其原因,除开商家图利大肆宣传外,让国人沉醉的大概还是东瀛手工艺人给国人留下的那种安然若素的匠人心境。


这里我不能肯定其中有多少是真实的匠心,多少是日本人刻意宣传所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样一份安然若素的匠心和匠意,着实把内心浮躁却又向往安静的中国人感动得不行!

 

可是反观当下中国陶瓷艺术界(各种尤以景德镇陶瓷界为甚)的匠人们却大多心态浮躁。说句不好听的,大多匠人心中所念所想的不是如何将前辈传承下来的技艺完整地学习和保存,也不是如何将自己手里的本事精益求精,而是一心想着如何运用市场营销的手段更快、更多地获取些现实利益,把千百年来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手艺和家业抛在脑后,想的只是自家现世的小安稳!


更有一些连陶瓷艺术的门径尚未完全摸到的人,受这几年人们对文化产品大量需求所带来的巨大利益的趋使,放弃了本该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捆绑上一些拙劣的包装和炒作,就公然摆着“开宗立派”的架势,创造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体系”在市场上到处“忽悠”,欺瞒那些虽然喜爱瓷器却对瓷器暂时还没有深入理解的人,不但混淆了人们对于陶瓷、对于艺术的认识,更让整个行业充斥着一股唯利是图的铜臭气。



既让真正的瓷器艺术大家们鄙夷与扼腕,又让海外陶瓷艺术同行们看够了我们这个“陶瓷艺术故乡”的笑话。而更可恶的是,这些靠着吹嘘自己和商业炒作而“成名”、“成家”的所谓“陶瓷艺术家”,在获取了虚名和利益以后,居然浑浑然不可终日到数祖忘典、自认天下第一的地步!

 

熟不知“物不能言最可畏”,我以为作品可以说明一切问题,有没有功夫大可以把作品拿出来比一比。在去除了作者的虚名,去除了强加给作品的过多的艺术理念,去除了金钱、利益,去除了一切不属于陶瓷本身的东西以后,让哪怕是最最普通的路人凭着对美的本能去感受作者创作时的那一颗安然若素的匠心所呈现出来的作品本身的美。


我坚信其结果必定是美胜于丑、真胜于假,因为这是宇宙中颠覆不破的道。而真正的窑火传人亦必是秉持一颗真诚之匠心与道同行、同在。



号召: 实话跟“进”,返本归源“魂貌神”——正确认识陶瓷艺术的三个层面

 

说到陶瓷艺术我们往往会忽视一个最为简单概念,即陶瓷属于工艺美术的范畴。顾名思义“工艺美术”至少可以分为:工艺、美术、艺术三个层面。在我看来工艺美术和书法绘画等纯美术形式还是有所差别的,不能把工艺美术混为一谈,混淆了概念非但不是拔高了工艺美术的艺术价值,反而会损害工艺美术的本质,并影响它的发展。



可惜的是,在当下的陶瓷艺术领域恰恰存在着一股模糊陶瓷艺术工艺美术特性的暗流,导致了不少根本不理解陶瓷艺术本质的人混迹于陶瓷艺术界,并以所谓高于陶瓷匠人的所谓陶瓷艺术家自居,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当代景德镇陶瓷艺术流于形式,“陶瓷艺术家”只会画画不懂陶瓷的流弊。


作为工艺美术的陶瓷艺术,工艺是基础,这一点不可轻视更不可否认。而说道工艺,就涉及到技艺、技术等方面,是一个相当复杂、繁琐乃至精密的系统。在“工艺、美术、艺术”三者中“工艺”是最偏向于形而下的一方面,是美术得以完成的载体和艺术得以体现的物质基础。具体到陶瓷艺术而言,工艺层面则包括:瓷胎、釉料、色彩、烧造等几大方面。




一件的陶瓷艺术作品,没有好的瓷胎、完美的釉色、明艳独特的色彩和完善高超的烧造技术,纵使绘画技艺再高超,画面意境再高雅,都无法称其为一件佳作。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个高明的陶瓷匠人,必然是对工艺层面十分了解又十分苛求的,每一个方面必须严格把控技艺要领,每一个细节必须达到完美的工艺要求。所以,“工艺层面”是陶瓷艺术的“魂”,绝不能马虎更不能没有!

 

第二个层面就是美术,即如何呈现作品美的能力。这是工艺美术三个方面中介乎形而上和形而下之间的一个方面。具体到陶瓷艺术而言,“美术”大致指,器物的形态美和瓷面绘画功底(这点尤以景德镇陶瓷为最)。器形之美是陶瓷“美术”层面的基础,有了美器再加上瓷器表面美的装饰,这样的美才完整。而陶瓷的装饰之美是陶瓷“美术”层面的亮点,对瓷器的整体美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器形不美而装饰美,虽美却底气不足。器形美而装饰不美,如璞玉更待雕琢方能尽显风华。而瓷面的绘画功底若够不深厚,则其美易俗;若绘画功底精神,则其美既可雍容又可婉约,亦可清秀灵动,随其所适,无施不可,可谓佳品。所以,“美术层面”是陶瓷艺术之“貌”,美丑之别尽在其中。

 

最后一层是艺术,这一层面是工艺美术作品毫不逊色与书画音乐等纯艺术形式的关键与灵魂所在。失去艺术这一层,工艺美术作品与普通日用之物无异,但空谈艺术而不注重“工艺”和“美术”,这样的工艺美术作品或许连普通日用之物都不如!具体到陶瓷艺术而言,“艺术”意指作品的意境,具体包括作者的想象力和对陶瓷与生活形态的理解等精神层面。



对于失去匠心的陶瓷艺人而言,“艺术”是他们无法真正进入陶瓷艺术堂奥的借口,是他们自欺欺人的幌子。而对于实实在在探索陶瓷艺术的匠人而言,这一层面是他们苦心孤诣、一生追求的所在。他们对这一层面既敬畏又亲切,一方面心慕手追,一方面华无形于有形。他们以这一层面为师,又与这一层面是一生的诤友。所以,“艺术层面”是陶瓷艺术的“神”,得之方为灵物。

 

因此,但凡一件陶瓷作品,工艺、美术、艺术仅具其一者,皆不入品。若三者中具备两项则品评如下:

1、有工艺有美术而无艺术者,随不至于不美却可谓“六神无主”,终是凡品。

2、有美术有艺术却没工艺者,大可以“失魂落魄”评价之,终究是无根之物。

3、若仅有工艺和艺术者,大致不是“神魂颠倒”就是“怪力乱神”之属。

只有三项兼具的才是瓷中佳品。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下出自于陶瓷艺术大师刘进之手的陶瓷杰作: 



 

雍荷堂香馆介绍


雍荷堂香馆坐落于上海市吴兴路92弄2号(原法租界),为欧式独栋院落别墅。内设宴会厅、品香室、珍宝展示厅。是集沉香汇珍膳食与沉香养生品鉴为一体的综合性场所。每一位到访者都能在这里享受到沉香带来的奇妙体验。


奇品共赏,同好共玩乃雍荷堂之旨。珍品瓷艺,摆设房间,屋宇增辉、雅室生色;沉香佛珠,沉心把玩,高雅情趣,心灵升华;留青竹雕,清秀文雅,高风亮节,祥瑞添寿。


打造精品,和谐流通乃雍荷堂之追求

沟通交流,拥有财富乃藏家们之心声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金嘎乌里的棋楠
下一篇:沉香与玉琮的一次穿越邂逅
返回雍荷堂  驿站
雍荷堂
320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