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一隅: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芙蓉城,浣花溪畔。

秋高气爽的时节,往日的林荫小道里无疑更多添了一份萧条,偶尔踩到的枯枝“咯吱”一声脆响,又不免让人感觉心下漏了一拍似的。

闻名遐迩的杜甫草堂就坐落在前面不远处,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也正是这里。

据说这是最老土的留影方式,哈哈。

好友桃小薇特意从湖北过来巴蜀游玩,自从两年多以前深圳一别,后来也只在上海碰过一次面,于是我们一个没忍住就在草堂大门口拍了一张『薇尘到此一游』。

第一次来草堂,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甫一进门,一抹幽深的绿意便席卷了满身,若非秋雨送凉,定要以为这是盛夏了。

从侧面的月洞门穿过去,典雅幽静的小院映入眼帘,满满的书卷气息仿佛从子美的诗篇里穿越而来。

沿着回廊往里走,尽是各种文物展览和做文创的小商铺。蜀都的许多特色物件也在此地尽览无疑,蜀锦、蜀绣、竹编等等,错落有序地摆放着,精致好看却也不会显得眼花缭乱。

杜甫草堂的主人公当然是杜甫啦,这是大雅堂门口的雕塑。

杜甫大家应该都不会陌生了,他的诗从小念到大。这位文坛“诗圣”,曾挥毫泼墨留下了不少传世佳作。他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他的作品在中国古典诗歌里影响非常深远。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一直对杜甫的这首诗印象特别深,读来心中莫不平添一股悲凉。

草堂是杜甫为避 “安史之乱”,携家带口由陇右 (今甘肃省南部)入蜀辗转来到成都时所住的一处居所。杜甫曾先后在此居住近四年,创作诗歌240余首。唐末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重结茅屋,使之得以保存,宋元明清历代都有修葺扩建。

如今我们看到的杜甫草堂博物馆便是整修、扩建过的,古朴典雅的建筑里,回廊环绕,诗意盎然。在成片的翠竹苍松掩映下,显得格外幽深宁静。我们在园子里找了很久,才寻到这个传闻中杜少陵曾经居住过的小茅屋,也就是那间真正的草堂。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这间茅屋也是经过多次整修过的了。沿着竹间小径寻进去,颇有一股“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之感,不得不说杜老爷子挺会挑地方。

这是客厅的竹榻。

榻在古代也成为床,可以坐卧两用。在这里,榻设在会客厅,为坐具,是为主人接待来访宾客所设,主客可以促膝长谈。

书房。

这里是一间卧室,虽然不大,布置也非常简陋,但依然让人觉得温馨。墙上还挂着一件破旧的蓑衣。

卧房一侧的小厨房。

石磨盘。2002年杜甫草堂博物馆出土。

“少陵”为杜甫别号。杜甫曾居长安(今西安)南。汉宣帝与许皇后葬此,宣帝墓因名“杜陵”,许皇后墓较帝陵差小,因名“少陵”(“少”即“次小”之意)。杜甫住在陵墓附近,故取其地名以为别号,自称“杜陵野客”,“少陵野老”。

清康熙帝之子,雍正帝之弟果亲王允礼书碑。

摄影:楚卿尘、子夏

出镜:桃小薇、楚卿尘

(图文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成都,曾有一座皇城
下一篇:记忆中的成都长顺街
返回天府之国  驿站
天府之国
20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