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古徽州的水口:唐模



摄影丨 布爷   编辑丨合羽欠




文章来源:“古歙徽州”微信公众号。

唐模,始建于唐、培育于宋、元、盛于明、清。历史上因经济活跃、民风纯朴,而被誉为“唐朝模范村”,是徽州历史悠久,人文积淀深厚的文明古村。唐模位于黄山市徽州区潜口镇境内,毗邻歙县棠越牌坊群。檀干溪穿村而过,全村夹岸而居,村内以其千年古樟之茂,中街流水之美,“十桥九貌”之胜及“一村三翰林”之誉而闻名中外。


行走在唐模,就如同穿行在时空的记忆中,有种陶醉其中,迷离恍惚的感觉,仿佛游荡在远离尘世的仙境里。

徽州古村落的村头一般是由老树、河流等组成的“水口”景象。潺潺流水预示着滚滚而来的财富,而葱郁茂盛的老树则表示家族人丁的兴旺。徽商的没落虽然给徽州村落的发展划上了一个休止符,却也由此保存了最为完整的明清古建筑群。西递和宏村浓缩了徽商鼎盛时期的那段历史,凝结了徽州古老而优秀的文化,成为了人类建筑史上的一个绝唱。唐模虽然不及西递、宏村;然而,徽州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的繁荣史,虽然不见当年的繁华,但透过一幢幢古老的建筑,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种景象。


走进唐模,会有一种穿梭在漫长时光隧道里的感觉,一些被记忆剪碎的旧事,在一种古气息缠绕的氛围里,让情绪陷入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境地。透过这些古建筑,可以感受到历史的沧桑,面对唐模的一群古民居,沉湎于一种情绪中,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这种感觉。


       有人说,喜欢古旧物的人多是对岁月流逝的一种怀念;同时,也是心态渐老的一种表现。不管是或不是,每次流连于古村落的时候,都会让我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平静。每一幢老宅里,虽然看不到光鲜的外表,却有一种朴实和持重的内涵。我觉得这些并非已与时代疏远,相反,若忽视表面的斑驳与沧桑,蕴含其中的,都是一些触手可及的民俗与世情。

在这一幢幢古居间,都会有一条幽深的小巷,当我第一次踏进幽深的小巷,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里。不经想起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灬”每次读到这里,我心里都在描绘着这样的一个撑着油纸伞的江南姑娘在悠长又寂寥的巷子里安静的走着这样一个画面。这条幽深又寂寥的小巷,让你可以目不斜视地穿行于浮生流年,百年如一日般在这巷道里踱步,慢悠悠且悄无声息。


在这幽深的巷道里,触摸这些历史留下的痕迹,走在布满沧桑的小径中;回首那些已然远去的岁月,该怎么样去形容它,我找不出任何的辞藻。时间,是这一切的载体,在这样一条幽深的小巷中,可以将身上的躁气一点点褪去。关于小巷,徐迟先生曾近说过这样一段话:“极静极静的书 ,也是一本寂寞的书,一本孤独的书,它只是一本一个人的书,如果你的心没有安静下来,恐怕你很难融入其中。”倘佯于这样一个被古建筑包围的小巷里,空气中仿佛蕴含着独特的情感指向,似乎能洞悉人生的坎坷与悲欢。

洗净历史沉积在青石板上的尘埃,将世俗的心,沐浴在一片清莹里;当我们细数时光,在这条幽深的小巷里,做一次神态安然的旅行。


都说流水无痕,岁月却常常用一种平和的的笔触书写指缝间渐渐淡去的流年;洗去岁月的包浆,穿梭在理想与现实中,  这些古建筑经过时光的渲染与渗透,衔接着历史内涵,听任岁月悠悠,芳草斜阳。

唐模如诗,浪漫却如此真切;唐模如梦,茫然却并不遥远;唐模如画,绚丽却又置身其中。就如中国历史最后一代翰林许承尧说的:“喜桃露春浓,荷云夏净,桂花秋馥,梅雪冬妍,地僻历俱忘,四序且凭花事告;看紫霞西耸,飞布东横,天马南驰,灵金北倚,山深人不觉,全村同在画中居。”显而易见,唐模是一个处处景美如画的村落。

感谢@布爷的摄影作品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已经是第一篇
下一篇:八百年的徽商传奇之路—徽杭古道
返回徽园  驿站
徽园
2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