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石涛齐名,如今鲜为人知

本期主题:髡残绘画


书法史上的“二石”指谁?

今有齐白石和傅抱石,

古有石涛与石溪。

这个“石溪”是谁?

他是清初四大画僧之一,

虽削发为僧,却难了红尘,

一生孤耿刚烈,不忘亡国之恨。

他勤奋自律,以书画倾泻胸中块垒,

寻求人格完善。

他的人品、笔墨俱高人一头,

但三百年来,世人多不识。


靳尚谊《画僧髡残》


髡残(1612―1692),明末清初画家,为清初四画僧之一。俗姓刘,武陵(今湖南省常德市)人,居南京。法名髡残,字介丘,号石溪、白秃、石道人、残道者、电住道人。他好游名山大川,43岁时定居南京大报恩寺,后迁居牛首山幽栖寺,度过后半生。性寡默,身染痼疾,潜心艺事,与程正揆(号青溪道人)交善,时称二溪,艺术上与石涛并称“二石”,善画山水,师法王蒙,亦工人物、花卉。


《山水图》


髡残生于明万历四十年,据说出生时其母梦僧入室。他年岁稍长时,得知此事,就常思出家。十九岁时,父母令他成亲,他坚绝不从,“有来议婚者,大骂绝之”,并且从此就放弃了举业。其性情刚烈已初露端倪。

    

《林麓乐志图》


关于髡残出家的确切年月,有说二十岁,也有说二十七岁。他出家时“一夕大哭不已,遂引刀自剃其头,血流被面”。果真是一个血性汉子。后来他云游江南,向各地高僧参究禅学。曾遇一老僧受云栖大师剃度,他便请老僧悬挂云栖大师遗像,拈香礼拜其为师,并由老僧取法名智杲,遂为云栖派僧人。


《拟元人笔意图》


崇祯十七年(1644),清兵入关,国内大乱,烽烟遍地。髡残对清兵的血腥征服十分痛恨,心向南明政权,一度参与湖南何腾蛟部的抗清复明活动,但兵败逃亡。髡残一生始终以大明遗民身份自居,虽然他身体孱弱多病,却先后13次赴南、北二京拜谒明皇陵。其心若此,能不感人?


《仙源图》


何腾蛟兵败后,髡残曾为避抓捕逃入桃源深山处,藏身于荒山野岭之中。关于这段不凡的经历,程正揆《石溪小传》有载:


“甲申间避兵桃源深处,历数山川奇辟,树木古怪与夫异禽珍兽,魈声鬼影,不可名状;寝处流离,或在溪涧枕石漱水,或在峦猿卧蛇委,或以血代饮,或以溺暖足,或藉草豕栏,或避雨虎穴,受诸苦恼凡三月……”


髡残的意志受到了磨炼,更与大自然有了亲密的接触,这使他开阔了眼界,充实了胸中丘壑,为此后的山水画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


《报恩寺图》


髡残43岁时来到南京,居于城南大报恩寺。住持觉浪禅师十分器重他,命其主持祖堂山幽栖寺。觉浪禅师圆寂时,遗命将其法偈及竹如意授于髡残,这意味着将整个宗系托付于他。但是到了次年,髡残主动辞去幽栖寺主持之职,而作行脚僧寻师访友,遍游吴越名山胜景,流连黄山,领略自然的博大境界和无限生机,开廓胸襟。


《雨洗山根图》


顺治十七年(1660年)8月,髡残返回南京,在幽栖寺附近的牛首山独自幽居,静心修禅。幽居十年间,髡残除潜心读书、修禅外,便倾心于山水画的构思与创作。髡残的画艺,于他四十岁左右开始成熟。自从到了南京以后,生活安定,便进入创作的高峰。他现存作品上的纪年,最早是1657年,而以1660年后四年为最多。


《山居图》


髡残从事绘画,要比别人更难,付出的心力也更多。这是因为他早年避祸山林,遭风寒侵袭而身染疾患,而晚年病势更趋严重。但他从不消沉懒散,而勤于创作。他如此说道:


“大凡天地生人,宜清勤自持,不可懒惰。若当得个懒字,便是懒汉,终无用处。……总之不放闲过。所谓静生动,动必作一番事业,端教作出一个人立于天地间无愧。若忽忽不知,惰而不觉,何异于草木!”


这段颇具气魄的文字,是他一生勤奋不辍的写照,也可见其成功决非偶然。


《江山卧游图》


对于髡残来说,绘画不是娱乐消遣,也不是求得腾达的手段,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可调治“心病”。他在绘画中体验追求的快乐,以达成人格的完善。


《黄山图》


髡残的一生,与山水十分结缘。他的家乡武陵,山川古茂雄奇,林木蓊郁。为僧后,云游四方,曾饱览黄山之奇。中年后定居南京,古金陵踞龙蟠,钟灵毓秀,深得滋养。最后幽居牛首山,牛首山双峰突兀,山色黝黑,登山顶遥望,长江襟带,四处青山绿野,沙渚平畴,无一不是天然图画。他的足迹所至,似乎都可从作品中心领神会。但他却自谓平生有“三惭愧”:


“我尝惭愧这双脚不曾阅历天下名山;又尝惭此两眼钝置,不能读万卷书,阅遍世间广大境界;又惭两耳未尝亲智人教诲。”


《秋晖蒙钓矶》


髡残山水得江山之助,往往顷邈幽深,引人入胜。他的构图,不作危崖奇峰,叫人怪异,而写出屋舍村墟,垂钓读书景色,只觉得系可游可居之地。读了他的画,使人感到祖国河山的壮伟,胸襟为之宽阔,给人一种壮美的感受。


《岩穴栖真图》


髡残的晚景较为凄凉,年老多病,加上早年的风湿病、胃病及疥癣不时发作,令他痛苦不堪。他曾给友人写信说:“老来通身是病,六根亦各返混沌,惟有一星许如残灯燃,未可计其生灭,既往已成灰矣。”


他嘱托僧人,在他死后将遗骸焚化,投入江流之中。示寂后,僧人遵嘱函其骨灰投入长江边上的燕子矶下。他死后十几年,有一个盲僧人,请工匠在燕子矶绝壁刻了“石溪禅师沉骨处”几个大字以纪念他。


《山水图》


画技小道,兴衰亦关乎时运;丹青一理,庸奇全赖以人品。髡残,这位用袈裟掩裹着精神苦痛的明朝遗民,在一生的创作中坚持着自己的人生信念和审美追求。他的人品、笔墨俱高人一头,堪为美术史上的重量级人物。三百多年来,其人品与画品并重的高华之气,一直影响着画坛,成为画家心目中的丰碑。


髡残绘画作品欣赏


《人物图页》



《苍翠凌天图》


《层岩叠壑图》


《仿关仝山水》


《行脚风雨图》


《活法圆机》


《结社林泉图》


《老树寒崖图》


《墨笔花卉图》


《秋虫豆荚图》


《秋山晴岚图》


《山水卷》


《松岩楼阁图》


《溪桥策杖图》


《溪山垂钓图》


《溪山隐居图》


《云房舞鹤图》


本文来自网络。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书画故事
42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