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阅微第37篇 ——吊死鬼破庙等人(长期连载)

《阅微三百篇——闲看纪晓岚<阅微笔记>三百篇灵异故事》之


<阅微第37篇 ——吊死鬼破庙等人> 


何励庵先生又说:以前我有个姓聂的朋友,前往北京城外的西山深处上坟扫墓回来。天冷日短,暮色降临,因为害怕有老虎出没,他就跌跌撞撞尽力赶路。忽然他望见山腰里有座破庙,就急急忙忙奔进去。




这时天色已经昏暗,突然听到墙角有人说话道:“这里不是凡人能来的地方,请施主赶紧离开吧!”聂某以为对方是和尚,就好奇地发问:“师傅为什么在暗处里坐着啊?”对方就回答:“佛家不说谎话,我其实是吊死鬼,在这儿等替身的。”聂某顿时吓得毛骨悚然,过了一会儿说:“与其死于虎口,不如死在鬼手里,我今晚不得不和师傅一起住庙了。”吊死鬼则回答说:“你不离开也行。但是阴间和阳世的路数不同,你受不了阴气的侵袭,我受不了阳气的烘烤,要是距离靠的太近了,你我都将不得安宁。我们还是各自占据一个角落,不要互相靠近就好了。”


聂某马上表示同意,找了个离吊死鬼很远的角落休息,然后询问他为什么吊死鬼要找替身,吊死鬼竟然回答说:“上天有爱护生命的道法,不愿人自己伤害自己的性命。像忠臣为国尽节,烈妇保全贞操,这虽然是意外的横死,但和寿终而亡没有什么区别,不必等待替代者。那些因为情势急迫困窘,没有求生之路的,冥官则是同情他们是出于不得已,死后也允许转生轮回,然后核查他的生平,让他依照善恶程度接受报应,也不必等待替代者。倘若有一线的希望可以活命,只是因为小小的愤恨就不能忍受,或者用自己的死连累别人,逞一时的暴戾之气,轻率地上吊自杀的,那么就大大地违背天地降生万物的本意,所以一定要让他苦等替身以示惩罚。因此有的戾鬼滞留在阴间,动不动就是几百年之久。”




聂某又好奇地问:“不是传说有引诱活人相替代的吗?”吊死鬼则悲悯地说:“我不忍心这么做啊!凡是活人上吊,为节义而死的,灵魂从头顶上升,死得很快;为愤恨嫉妒而死的,灵魂从心脏往下降,死得缓慢。而在没有断气的时刻,全身血脉倒涌上来,肌肤好像要一寸一寸爆裂,痛的好像一刀一刀零碎割破,胸腹肠胃中如同烈火焚烧,简直无法忍受啊!像这样的死法要过十来刻,形体与灵魂才能分离。回想我当年吊死时经历的千般痛苦,看见要上吊自杀的人就想赶紧阻止,让他赶快放手回头,我哪里愿意引诱他啊?!”聂某听完不禁感慨说:“师傅心里存有这样的善念,将来一定会升天解脱的。”吊死鬼就淡然回答说:“这个升天解脱就不敢妄想了。现在只想一心一意地念佛修行,希望能够忏悔抵罪罢了。”又过了不久,天色快要亮了,聂某再问对方就不答话了,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了。


后来聂某每次上坟扫墓,必定携带饮食纸钱祭奠这个吊死鬼,每次也总有旋风围绕左右。有一年扫墓祭奠时,旋风没有再出现,料想这个吊死鬼因为一念之善报,已经脱离鬼道的生活了。




原文附录:


励庵先生又云:有友聂姓,往西山深处上墓返,天寒日短,翳然已暮,畏有虎患,竭蹶力行。望见破庙在山腹,急奔入时已曛黑。闻墙隅人语曰:此非人境,檀越可速去。心知是僧,问师何在此暗坐?曰:佛家无诳语,身实缢鬼,在此待替。聂毛骨悚栗,既而曰:与死于虎,无宁死于鬼。吾与师共宿矣。鬼曰:不去亦可,但幽明异路,君不胜阴气之侵,我不胜阳气之炼,均刺促不安耳。各占一隅,毋相近可也。聂遥问待替之故。鬼曰:上帝好生,不欲人自戕其命。如忠臣尽节,烈妇完贞,是虽横夭,与正命无异,不必待替。其情迫势穷,更无求生之路者,悯其事非得已,亦付转轮。仍核计生平,依善恶受报,亦不必接替。倘有一线可生,或小忿不忍,或借以累人,逞其戾气,率尔投缳,则大拂天地生物之心,故必使待替以示罚。所以幽囚沉滞,动至百年也。问不有诱人相替者乎?鬼曰:吾不忍也。凡人就缢,为节义死者,魂自顶上升,其死速。为忿嫉死者,魂自心下降,其死迟。未绝之顷,百脉倒涌,肌肤皆寸寸欲裂,痛如脔割。胸膈肠胃中,如烈焰燔烧,不可忍受。如是十许刻,形神乃离。思是楚毒,见缢者方阻之速返,肯相诱乎?聂曰:师存是念,自必生天。鬼曰:是不敢望,惟一意念佛,冀忏悔耳。俄天欲曙,问之不言,谛视亦无所见。后聂每上墓,必携饮食纸钱祭之。辄有旋风绕左右。一岁,旋风不至,意其一念之善,已解脱鬼越矣。——贫道选自《阅微笔记·滦阳消夏录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