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唐太宗親自為《晉書·王羲之傳》寫傳論



“贊曰:
書契之興,肇乎中古,繩文鳥跡,不足可觀。
末代去樸歸華,舒牋點翰,爭相誇尚,競其工拙。
伯英臨池之妙,無復餘蹤;
師宜懸帳之奇,罕有遺蹟。
逮於鍾、王以降,略可言焉。
鍾雖擅美一時,亦為廻絕,論其盡善,或有所疑。至於布纖濃,分疏密,霞舒雲卷,無所間然。但其體則古而不今,字則長而逾制,語其大量,以此為瑕。
獻之雖有父風,殊非新巧。觀其字勢疏瘦,如隆冬之枯樹;覽其筆蹤拘束,若嚴家之餓隸。其枯樹也,雖槎枿而無屈伸;其餓隸也,則羈贏而不放縱。兼斯二者,故翰墨之病歟!
子云近出,擅名江表,然僅得成書,無丈夫氣,行行若縈春蚓,字字如綰秋蛇;臥王蒙於紙中,坐徐偃於筆下;雖禿千兔之翰,聚無一毫之筋;窮萬轂之皮,斂無半分之骨;以茲播美,非其濫名邪!
此數子也,皆譽過其實。



所以察詳古今,研精篆素,盡善盡美,其惟王逸少乎!
觀其點曳之功,裁成之妙,
煙霏露結,狀若斷而還連;
鳳翥龍蟠,勢如斜而反正。
玩之不覺為倦,覽之莫識其端,
心慕手追,此人而已。
其餘區區之類,何足論哉!”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诗书画
28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