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斋理念提出的缘起

蒋劲松教授:2014年,我参加国家宗教局召开的关于规范放生的会议的时候就提出,今天的放生出了很多问题,很多法师也看到了这些问题。但是仅仅批评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找出一种很好的、可以调动大家积极性的、如法的、便于操作的方法。结果不到一年,师父就提出了奉斋放生。这是我们期盼已久、却一直没有找到的一种方法。师父提出奉斋放生后不久,我就有机会了解了师父的理念和想法,非常赞叹。我在很多场合都讲过,师父提出的奉斋放生理念,很可能是近些年来中国佛教界最伟大的创新。请问师父,奉斋放生的提出是突如其来的一个灵感呢,还是佛菩萨的加持,是否也有一个逐步显现的过程?

 

宽见法师:阿弥陀佛!谢谢蒋教授的夸奖。奉斋放生,虽然是由我在2015年4月18日提出来的,但实际上不能算是我的首创,只不过是众缘和合,在这个时间点通过我来体现出来而已。因为如果没有佛菩萨的加持,没有大家一直以来的福报的积累,我是不可能提出奉斋放生的。奉斋放生的提出,是佛菩萨的加持和大家的共业、功德所感召,我本人并没有什么功德。

其实,我刚开始并没有一个特别大的发心和理想。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出家人,只是自身遇到了一个困惑,然后想解决一个自己的问题而已。作为一个出家人、一个寺院的管理者,我面对很多信众想要放生的需求,却很难找到一个特别如法的、非常好的方法放生。我为此而苦恼,一直在思考。在很多年前,我曾经多次提到要规范、要如法地放生,但是我只提出了问题,却并没有给出解决方法。

去年(2015年)年初,我回老家参加父亲的三年祭。祭祀过后,我请家族所有的人吃素,告诉大家来多少人都可以,我都出钱请大家。我的家乡是在广西的北海合浦县,当地人习惯吃荤,尤其是以海鲜类为主,杀业蛮重的。当天晚上,来了七八十人。因为当地法师的支持,素食的味道做得还不错。大家吃过素,我又发了结缘品,他们都非常欢喜。我再给他们讲佛法、讲人生,他们也特别爱听。在这个过程当中,一种新的放生方法,在我头脑里就成型了。

2015年4月18日,我在天开寺小讲堂提出奉斋放生也不是刻意的。那天正好有个空档,我想那就讲讲奉斋放生吧。讲了之后,慢慢地,我发觉奉斋放生有很大的意义。后来,我就和我们的义工团队不断地发心。我们的愿心越来越大,提出要让奉斋放生“普及中华、走向世界、和谐社会、拯救地球”。这个想法看起来好像不可能实现,有些人会问:“师父是不是在做梦啊?”我会回答:“是。我做的是中国梦。”

在我提出奉斋放生的时候,还同时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广义放生。广义放生包括什么呢?包括奉斋放生、包括反堕胎,也包括治病救人。我曾经在文章中提出:救动物是救生,爱护动物是护生,那么我们救人算不算救生?爱护人算不算护生?我认为,救人、反堕胎,以及围绕着这些所做的宣传推广,都可以称为广义放生。其中,奉斋放生是我们在实践广义放生当中重点在推广的,其他包括救人、反堕胎等内容,我们并没有刻意、重点地推广,因为我们现在力量有限,只能集中力量去做一件事。

当然,广义放生也包括传统放生,我们的本意绝对不是反对传统放生。如果看见动物处于危难之中,我们把它救下来,那是必须的,是一定要出手的。奉斋放生是在传统放生很难如理如法地去进行的情况下所给出的另一种思路,是一种更加容易实现的放生方法。我认为,奉斋放生和传统放生可以互补、相得益彰。所以我提出奉斋放生,是对传统放生的创新,也是辅助,也是对传统放生的正名。

我们要为“放生”这两个字争气。放生不像一些人所讲的那样愚蠢没有意义。实际上,放生是非常有正能量、非常有意义的。

(以上内容根据微信语音整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