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家園·靈修者』

“手把青秧插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入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中华文明的重要贡献在于老子的“无为”为人类指明了方向,“无为”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有选择地做,是不带功利色彩的做,是不损害他方利益的做,是和谐可循环的做……


用绿色的农耕文明逐渐代替工业文明,把蓝天还给蓝天,把大海还给大海,把森林还给森林,把草原还给草原,把原油送回地壳,把气体灌回缝隙,把金,银,铜,铁,熔回岩石……


让人类复返人类,让人性还原人性,让良心贴近良心,让纯朴回归纯朴,让简单保持简单,让蛮荒依然蛮荒,让落后自然落后,让苍凉平复苍凉……


人类的历史要远远少于自然的历史,人活百年,树植千年,石存万年。人死了化为灵魂继续留存在漂忽的空间,树枯了有的燃烧自己温暖他人,有的躺在原野经风吹雨打化为尘土与天地共存,而更有甚者是在期待一段善结的缘,一颗感化的心一双灵巧的手,化腐朽为神奇,用另一种生命形式继续存在,装点空间,美化环境,提升品格。


人离不开树,树可独立千年,人的衣食住行都有树的影子在。


残叶枯枝制作的麻布,吃不离口的果瓜,遮风挡雨的房屋,耕耘犁地的农具,乃至于装衣的柜,吃饭的桌,睡觉的床,行走的木无一离开了木头。


故宫瑰丽的建筑,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南宗孔庙,维妙维肖的孔子楷木像,各大艺术馆、美术馆的原木装置,台湾朱铭的“太极”系列,源堂江渭东的“开卷”系列作品等等。
从实用器物到审美艺术,木头的作用,都无以复加。


艺术家用审美的手把一段枯木塑造出一个新的生命,手工业者用高超的技艺把一段段朽木制作成生活用品,融进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让枯木朽木用另一种生命状态继续延伸,回到原木的本质,享受它自己作为木本的一生!
“海枯石烂,永不变心”。是多少情男怨女的信誓旦旦。用飞蛾扑火式的激情拥抱爱情,有的开始就化了,有的中途腰折了,有的,“凤凰涅槃”了。


多少人,多少代,前扑后续,一往无前。碎了的石片可填海,可筑坝,可造屋,可铺路。可破碎了的爱情只能伤自己,痛自己,恨自己,醉自己。


其实爱情很微小很平凡,在田间地头为了生活顶着烈日的男耕女织,倚着脑袋枕着夕阳期盼夫婿归家的眼神,拄着拐杖扶着老伴在江边散步的背影,在病榻前嘘寒问暖喂药换汤还依依不舍的惜别……这比任何山盟海誓都更体现爱情的坚贞。


真正的爱情是流动在对方血液里的脉动,是茫茫大海飞越旅途中的归雁,是心贴心的依附,是把后脑勺露给对方的信任……是独体生命孤独旅程的归依!!! 人的感情与行为都和自然界息息相关,亲情,爱情,友情,从浅到深,从生到死无不在自然的环境下循环滋长。


亿万年的生物化石,七千年的中华文化,八百年的周氏江山隐含着多少代多少人物的悲欢离合,繁华衰落。千万个鲜活的个体生命在自然界的风和日丽中,永恒的回归山野,幻化成一棵草,一棵树,一片石,一汪清泉与自然和协相生。


人为的历史,不变的山川!
站在自认为强大的,“万物之灵”和默默无语的地老天荒面前,一人一生命,一花一世界!


看见它们静静的散落在一个正在修葺的院子里,它们那斑驳的细密的纹理,让我感觉亲切而又悲伤,我能用相机暂时纪录它们此时的模样,却永远也还原不了曾经的枝繁叶茂……


有人说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一辈子只生活在一个地方,你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若干个时光之后,它们会在哪儿……而我又将在哪儿延续悲伤……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徽州德懋堂
下一篇:
返回空靈  驿站
空靈
1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