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捡拾历史的碎片

想要用图片讲述徽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块鼎盛于明清的区域远离大众的视野已有一百多年。我之所以还有信心完成这本画册,是因为现今的徽州依旧有着能让人心跳的建筑、能滔滔不绝地向来访者讲述家族辉煌历史的儒雅老者。






2008年5月,我无意中走进了国画大师黄宾虹岳父家(徽州区洪坑村)的后书房。那是一栋被抛弃的老屋,正 厅已经完全坍塌,只留下高大、孤独的墙体。小花厅被五月疯长的植物覆盖,绿色的藤蔓中探出黄色的野花,挂满了回廊。虽看似繁盛,却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凄清。



黄宾虹夫人的老屋



徽州之名始于1121年,止于1987年,由歙县、休宁、黟县、祁门、婺源、绩溪组成。这里是孕育出新安画派、程 朱理学、新安医学、徽剧、徽派建筑等的福地;是"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的缺少耕田的"荒地"。



徽州地形图



从宋代开始,徽州人便有结队走出徽州经商的习惯,这一习惯最终也造就了明清时期"无徽不成镇"的说法。



土改后,徽商的房屋被砖墙分割。图示为扬州林姓徽商老宅



群山环抱的地势,让徽州近千年的岁月鲜有兵燹。咸丰四年(1854年)太平军进入徽州之前,这里几乎没有遭 受过战乱。中原地区经常有重大历史变故,因此,徽州就成了一些名门望族的避祸之地。在今天徽州的古村落中, 仍能看到"一村之中不染他姓"、"千年之冢,不动一抔;千丁之族,未尝散处。千载之谱,丝毫不紊"。



篁墩曾是大部分氏族迁入徽州的中转站,然而现在,这座小村已不复原貌




图摄于篁墩



徽州是 一个移民社会,是一个流淌着贵族血统的移民部落,在这一区域的族谱里,我们可以找到很多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对中国有着极大影响的三位思想家朱熹、戴震、胡适也位列其中。



然而现在,一切都只能从泥土中掘起



为了编辑这本画册,我从中国大历史里,找出了徽州最具代表性的历史人物,并以其为线索,找到村落里健在 的后人,采集到了许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我也跟着徽州先人的步伐,进入他们曾经工作、经商的城市,寻找关于他们的足迹。

2011年3月,我专程到江苏省东台市,拜访棠樾鲍氏长房第三十代孙鲍训声,希望能看到清嘉庆两淮盐运总商鲍志道聘请宫廷画师所绘的祖宗容像。



祖容像



鲍训声告诉我,这幅祖传的容像二百年来从未向外人出示。当得知我是为了 编辑徽州画册来收集资料时,鲍老夫妇还是小心翼翼地抬出珍贵的容像,供我拍摄。这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人物最 众多、绘工最精美的祖宗容像。鲍老对我这位从未谋面的徽州老乡的热情与信任,让我至今难忘。



徽州后裔浓郁的乡情是现今社会最匮乏的情感



2012年2月,通 过介绍,我联系上了被扬州建筑界称为"活档案、活地图"的古建专家赵立昌老师。



赵老向我讲解扬州历史



我们约定晚上七点半在他家见面,由于道路不熟我迟到了。没想到,七十九岁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赵老师,却站在寒风料峭的小区门口足足等了我半小时,让我非常感动。在赵老师家中,老人拿出他收藏的所有关于徽州与扬州的文史资料,并为我绘制了徽商在扬州的重要遗迹示意图。



1946年,19岁的余老便开始照料身后的这所“新安会馆”(徽州)



正是因为他们的无私帮助,才使我收集的影像资料变得翔实而有力,为这本画册提供了可靠的历史支点。我也希望以这本画册为起点,在有生之年为徽州影像谱系的构建作出我的贡献。





徽商马曰璐、马曰馆兄弟(养着扬州八怪)所建的“玲珑山馆”中的山石,被放在“史可法纪念馆”的厕所旁(摄于2012年)。





虽然用了五年时间来准备这本画册,但我依旧不敢声称这是一部完整阐述徽州的作品。一段时间跨度达 八百六十六年的地区历史—只以村庄为单位,通过"捡拾历史的碎片"的方式来呈现,不免有些单薄,因此我不得 不用相对于普通画册更多的文字来阐述。



老屋阁



(老屋阁是西溪南村现存为数不多的完整古建之一,这座村庄虽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却很难以图片展示)


我并不打算将它作为一本纯粹的风光摄影画册来出版,它代表的是我二十多 年来对故乡徽州的理解,它所展现的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历史图片,但我相信,这些图片能引发聪明的读者去构建自己心里的徽州。

画册中收集到的一些老照片,都是徽州的老人们提供的,无法为摄影者一一署名,在这里向你们鞠躬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徽州
174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