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精 阅微第18篇 ——屠夫许方打酒鬼(长期连载)

阅微三百篇——闲看纪晓岚<阅微笔记>三百篇灵异故事》之


<阅微第18篇 ——屠夫许方打酒鬼>


话说有个叫许方的屠夫,有一次挑着两坛子名贵白酒夜间赶路,走累了就躺到大树底下休息。那时候的月光,明亮得像大白天一样,远处忽然传来“呜呜”的声音,有个恶鬼从坟墓中飘移出来,模样长得极其恐怖。许方吓得赶紧躲到大树后面,双手紧握着扁担保护自己。



那个恶鬼飘移到酒坛子前,闻到是白酒的味道,高兴得手舞足蹈,打开盖子就大喝白酒。喝光了一坛子白酒竟然不知收敛,还想去喝另一坛子,刚刚开封到一半,恶鬼就突然醉倒在地上了。许方非常恼恨,出来仔细察看了恶鬼,除了模样丑陋可怕,好像没有什么别的能耐,就突然用扁担猛击恶鬼,感觉好像打到空气上一样。他连连用扁担痛打恶鬼,恶鬼渐渐懈怠委顿在地上,化作了一团浓烟。许方怕恶鬼变幻多端,又用扁担捶打了一百多下,浓烟平铺在地面上慢慢散开,如淡淡的墨迹又像浮动的轻纱,越散开越稀薄,最终消失不见了。大概是鬼气散尽了吧!




我认为鬼是凡人死亡后尸体内残留的精气,并且在自然环境变化中,残留的精气会慢慢地消失不见,所以《左传》中说“新鬼大,旧鬼小”。世界上有看得见的新鬼,但没有听说谁见过远古伏羲、黄帝以前的旧鬼,那是因为鬼气早已经消失了。白酒具有发散行气的作用,所以中医活血、发汗、散郁结、驱寒气的药物,都曾用白酒来配合治疗。这个恶鬼凭借着仅存的精气,却喝了满坛子的白酒来发散行气,炽盛的白酒阳气振动鼓荡,蒸发熔化了恶鬼微弱的阴气,那么他消失殆尽也是必然结果。恶鬼应该是被白酒散气消灭得,而不是被许方用扁担打散的。


听到这件事情,有个戒了酒的人感慨说:这个恶鬼善于变幻,却因为喝酒醉倒了挨打。本来是人害怕鬼,没想到鬼喝了酒,反而被人给整治了,沉醉于饮酒而不醒悟的人们应该记住这个教训啊!然而有个爱喝酒的人却开玩笑说:那个恶鬼虽然没有形体,但是也有感知能力,还是控制不住喜怒哀乐的情绪。如今他在昏然醉卧中消失不见了,才算返回到它的清净本真了。喝酒的意趣,没有比这更深远的了,佛家修行也是以“涅槃寂静”为极乐境界,那些为生计而忙碌的人怎么能体会到呢!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大概就是《庄子》中所说的各人有各人的是非标准吧。




原文附录:


屠者许方,尝担酒二罂夜行,倦息大树下。月明如昼,远闻呜呜声,一鬼自丛墓中出。形状可怖,乃避入树后,持担以自卫。鬼至罂前,跃舞大喜,遽开饮。尽一罂,尚欲开其第二罂,缄甫半启,已颓然倒矣。许恨甚,且视之,似无他技,突举担击之,如中虚空。因连与痛击,渐纵驰委地,化浓烟一聚。恐其变幻,更捶百余,其烟平铺地面,渐散渐开,痕如淡墨,如轻穀,渐愈散愈薄,以至于无。盖已澌灭矣。余谓鬼,人之余气也,气以渐而消,故《左传》称新鬼大,故鬼校世有见鬼者,而不闻见羲轩以上鬼,消已尽也。酒散气者也,故医家行血发汗开郁驱寒之药,皆治以酒。此鬼以仅存之气,而散以满罂之酒,盛阳鼓荡,蒸铄微阴,其消尽也固宜。是澌灭于醉,非澌灭于箠也。闻是事时,有戒酒者,曰:鬼善幻,以酒之故,至卧而受捶。鬼本人所畏,以酒之故,反为人所困,沉湎者念哉。有耽酒者,曰:鬼虽无形而有知,犹未免乎喜怒哀乐之心。今冥然醉卧,消归乌有,反其真矣。酒中之趣,莫深于是。佛氏以涅槃为极乐,营营者恶乎知之。庄子所谓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欤。——贫道选自《阅微笔记·滦阳消夏录二》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藏经小筑国学社
1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