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活捉》用典之美




张文远并不想死。

这个月色迷蒙四处漆黑的夜晚,忽有女子敲门。

一向色迷迷的他不知是哪位女客,遂披衣开门。很像《牡丹亭》中的《幽媾》的场景,“吱嘎”一声,一阵风迎面而来,什么也没有。

女鬼阎惜娇已经进了屋子。

但《牡丹亭》是关乎书生与小姐。《活捉》是关于一位衙门的小官员与一位有夫之妇(大哥宋江的女人)

《王魁负桂英》中的《情探》一折也是类似的戏码,敫桂英的游魂去阳间找曾经相爱的男子,为的是一探真心,若断定王魁是个负情负义的便可报仇雪恨。而阎惜娇跟张文远倒没有负心不负心的。一刀刺死阎惜娇的是她丈夫宋江。



她只是为了自己的爱,为了哪怕做鬼魂也要一番热闹。说到底,女人的爱都有点自私吧。张文远起先害怕极了,但几句念旧的情话一出,心便软了,顿时想起旧日种种欢好,眼前的鬼魂也看在眼里也明艳动人起来。不知不觉,被勾走了魂魄,成就了鸳鸯冢。

《活捉》是常能看见的戏码。因为有大段的用典,故唱词特别美;因为一旦一丑的戏,身段很多,且互相映衬配合着,赏心悦目。




其实,戏很贴近生活。他们调情说的几句话语何尝不会是现实生活会有的样子。因为本身都不是伟大的值得歌颂的人物,反倒更真实。比如张文远的好色花信,一些市井气的想法;比如阎惜娇的“出轨”,看任何剧作,都不喜欢扁形人物。一味夸赞与一棍子打死都是极端,人性本就很复杂,所做的选择也被外界种种因素影响着。

张文远因为“慕色”而被勾了魂魄,其实也是有真情,并无怨怼。那也算得有情人终成眷属。老实说,一点也不讨厌这两个人物,只要戏中人开心,什么都成。平素里多么高尚的人未必就冰清玉洁了,道貌岸然的比比皆是哈。


我个人喜欢《活捉》是因为大段的用典,掉书袋的赶脚。也有人说这样的唱词与阎惜娇人物不甚相符。窃以为倒是没什么,昆曲本来就是文人作的剧本,说不定在那个时代,那根本就是常识。基于对文学的喜爱,只要看见这些华美的辞藻,心情就会很好呢。


这一篇只是想备注一下其中的典故。开头,阎惜娇穿着黑衣上场,莲花步细碎,鬼气森森地唱:
【梁州新郎】
马嵬埋玉
珠楼堕粉
玉镜鸾空月影
莫愁敛恨
枉称南国佳人
便做医经獭髓
弦觅鸾胶
怎济得鄂被炉烟冷
可怜那章台人去也
一片尘
铜雀凄凉起暮云
听碧落箫声隐
色丝谁续恹恹命
花不醉下泉人

一些典故: 

【梁州序】


 

马嵬埋玉——以杨贵妃马嵬身死自喻

 

珠楼堕粉——绿珠坠楼事:石崇有宠妾梁绿珠,美艳且善吹笛,石崇为解绿珠思乡之情,建"金谷园",筑"百丈高楼",可"极目南天"。赵王司马伦亲信孙秀垂涎绿珠美色,石崇不给。永康元年(300年)赵王司马伦专权,石崇因参与反对赵王伦,金谷园被孙秀大军包围,石崇见大势已去,对绿珠说:"我因你获罪,奈何?"绿珠流泪道:"妾当效死君前,不令贼人得逞!"遂坠楼而亡。孙秀大怒,将石崇和潘岳等人斩首。

 

玉镜鸾空月影——乐昌公主玉镜重圆之典。也可能是溫郎玉鏡台。明梅鼎祚《玉合记·参成》:"这分明,是温家勾凤引鸾的玉镜。"《群音类选·玉丸记·病起成亲》:"追往昔玉镜亲收,喜今日东牀堪选。"

柳亚子《盛湖竹枝词题词》诗之十一:"却教惭愧朱陈好,玉镜温郎第二流。"参见"玉镜台"。玉镜古代一般为定情信物。《西厢记酬韵》莺莺:"焚罢了宝香深深拜,女儿家心热口难开。兰闺虚度十八载,辜负团圜玉镜台"。"鸾空"为身死自喻。断桥白娘子:"鸳鸯折颈、孤鸾照命"。

 

莫愁敛恨——典出梁武帝《河中之水歌》。南朝梁萧衍《河中之水歌》: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儿字阿侯。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挂镜烂生光,平头奴子提履箱。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李商隐"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暗讽唐玄宗在马嵬对杨贵妃的背弃。

 

枉称南国佳人——曹植詩:"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游江北岸,日夕宿湘沚。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俛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

《杂诗六首》的第四首。内容大体是以佳人自喻,慨叹自己的才德不为当时所重,愤怨年华易逝而功业无成。

 

便做医经獭髓——獭髓:獭的骨髓。相传与玉屑、琥珀和合,可作灭疤痕的贵重药物。晋 王嘉 《拾遗记‧吴》:"﹝孙和﹞舞水精如意,误伤夫人(邓夫人)颊,血流污 ……﹝太医﹞曰:'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当灭此痕。'" 唐 吴融《和韩致光侍郎》之二:"獭髓求鱼客,鲛绡托海人。" 元张可久《一枝花‧牵挂》套曲:"猫眼嵌双转轴乌金戒指,獭髓调百和香紫蜡胭脂。" 明陈汝元《金莲记‧小星》:"花含葱靥,翠联珠串,金妆獭髓霞弦,玉铸鱼纹云辇。"

 

弦觅鸾胶——汉武帝时西海进献鸾鸟脂肪制成的胶,帝用以黏续断弦,弦遂终日不断。见通俗编˙妇女类引汉武外传。后用来比喻男子丧妻后再娶。鸾胶:据《海内十洲记‧凤麟洲》载,西海中有凤麟洲,多仙家,煮凤喙麟角合煎作膏,能续弓弩已断之弦,名续弦胶,亦称" 鸾胶 "。后多用以比喻续娶后妻。 五代刘兼《秋夕书怀呈戎州郎中》诗:"鸾胶处处难寻觅,断尽相思寸寸肠。" 清 金捧阊 《守一斋笔记‧龙虎山道童》:"﹝刘侍郎﹞丧耦,欲续鸾胶,闻裴抚 女贤且美,议婚。" 郁达夫《无题》诗之一:"催妆何必题中馈,编集还应列外篇。一自 苏卿羁海上,鸾胶原易续心弦。

 

怎济得鄂被炉烟冷——鄂君被:春秋楚王母弟鄂君子乘舟,操舟 越女以歌声表达对其爱慕之情。

鄂君举绣被覆盖越女,得以交欢尽意。后因以"鄂君被"为歌咏男女欢爱的典故。唐李商隐《念远》诗:"空鄂君被,杵冷女嬃砧。"

宋贺铸《东吴乐‧尉迟杯》词:"鄂君被,双鸳绮,垂杨荫,夷犹画舲相舣。"参阅汉刘向《说苑‧善说》。古时候的被子要用香炉熏过。炉烟为熏香。所以有"炉烟冷"。


可怜那章台人去也——章台:汉长安章台下街名,旧为妓院的代称。原指骑马经过章台。后指涉足妓院。出处《汉书·张敞传》:"然倘无威仪,时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

 

宋代诗人宋祁(998-1062)有《落花》诗歌一首:坠素翻红各自伤,青楼烟雨忍相忘。 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沧海客归珠有泪,章台人去骨遗香。 可能无意传双蝶,尽付芳心与蜜房。"章台人去"为情人远去之意。後來有"章台柳"之典。

 

铜雀凄凉起暮云 ——曹操铜雀台事

 

听碧落箫声隐 ——据汉代刘项《列仙传》载,春秋时,有一华山隐士叫萧史,善吹箫,能以箫作鸾凤声。偶遇秦穆公之女弄玉,恰好弄玉也十分喜爱吹箫,知音相遇,喜结伉俪,住在凤台,每日由箫史教弄玉吹凤鸣之声,终于引来凤凰一群,箫史和弄玉双双乘鸾跨凤,升天而去。从此萧史弄玉吹箫引凤的故事世代相传,成为夫妻美满婚姻的象征。

 

色丝谁续恹恹命 ——古时候风俗,端午节要在臂上缠五色丝,每种丝都有一种含义。有的能避免兵灾,有的能避邪,有的能避免生病。其中一跟叫"续命缕"。汉代应劭《风俗通义》:"五月五日赐五色续命丝(一作"缕")。俗说,以益人命。"又说:"五彩丝系臂者,辟(避)兵及鬼,令人不病瘟。又曰亦因屈原。"

 

花不醉,下泉人——《诗经·国风·曹风·下泉》 怀念故国周京?自喻。或者指的是九泉(黄泉)之下之人。

 

【渔灯儿】



 

莫不是向坐怀柳下潜身——柳下惠事,见《论语》等。《诗经·小雅·巷伯》毛亨传:"子何不若柳下惠然,妪不逮门之女,国人不称其乱。"

 

莫不是过南子户外停轮——蘧伯玉事。蘧伯玉为春秋时的贤者,夜半过卫灵公宅院时户外停轮表示敬意。卫灵公夫人为南子。又《论语》:(南子)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莫不是红拂私携在越府奔——典出唐传奇《虬髯客传》。侍女红拂与李靖私奔事。

 

莫不是仙从少室,访孝廉封涉飞尘——典出唐传奇《封陟》。写的是上元夫人三次降临书呆子封陟之室,要和他做那天下最快乐之事,没想到三次都被封陟拒绝。第三次被拒绝后,上元夫人长叹道:"此时一失,又须旷居六百年,不是细事。"三年后封陟染病而终,被上元夫人救起,延寿一纪,陟复活后追悔莫及,恸哭自咎。《金瓶梅》第二回有:"甜言说诱,男如封涉也生心;软语调合,女似麻姑须乱性。"

 


【锦渔灯】




我是那怀扼臂薛昭临赠——典出唐传奇《张云容》。张云容原是杨贵妃侍儿,服了申天师给她的绛雪丹。天师曾说,她在死后一百年,一遇活人精气,便为地仙。萧凤台、刘兰翘也是当时宫女,毒杀,葬在张去容墓侧。一天,薛昭在兰昌宫遇见这三位美女。他与云容同居。云容赠送金扼臂。后薛昭发掘她的坟墓,云容复生。见《太平广记》卷六十九《传奇•张云容》。

 

我是那去辽阳丁令还灵——

旧题晋陶潜《搜神后记》卷一:"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遂高上冲天。今辽东诸丁云其先世有仙者,但不知名耳。"亦有说丁令为百姓抗旨处死,死后化为仙鹤魂游辽阳,人们心存感激,建来鹤亭。

未能够鹦鹉重逢环玉痕——《明皇杂录》:杨玉环晋为贵妃之后,岭南贡上一只白鹦鹉,能模仿人语,玄宗和杨贵妃十分喜欢,称它为"雪花女",宫中左右则称它为"雪花娘"。后来"雪花娘"被老鹰啄死,玄宗与杨贵妃十分伤心,将它葬于御苑中,称为"鹦鹉冢"。

 

暂临风携将金碗出风尘——金碗:金碗、玉鱼均皇家用以陪葬的宝物。杜甫《诸将五首》:昨日玉鱼蒙葬地,早日金碗出人间戴叔伦《赠徐山人》诗:"汉陵帝子黄金碗,晋代神仙白玉棺"。此处可能是现魂复活的意思。




【锦上花】 



你只该向严武索命频——典出唐传奇《严武盗妾》。严武偷盗别人姬妾,畏罪杀之。后被索命而死。

 

怎麽倒恨王魁负桂英——见元柳贯《王魁传》、元尚仲贤《海神庙王魁负桂英》、明王玉峰《焚香记》等。王魁为薄情郎负约遭恶报的典型人物。落难时蒙桂英救助,后高中做官另娶,把桂英忘却。

 

好似妖蛟夜舞欲欺人——鸺鹠昼呼、妖蛟夜舞都是地府裏的東西,與顏武一典有關,疑似来自《曇花記》。

 

我不曾招屈子楚些吟——宋玉为屈原做《招魂赋》。《招魂》是沿用楚国民间流行的招魂词的形式而写成,句尾皆有"些"字。后因以"楚些"指招魂歌,亦泛指楚地的乐调或《楚辞》。

唐牟融《邵公母》诗:"搔首惊闻楚些歌,拂衣归去泪悬河"宋范成大《公安渡江》诗:"伴愁多楚些,吟病独吴音。"

清朱锡《幽梦续影》:"焚香供梅,宜读陶诗;垂帘供兰,宜读楚些。" 程善之《和孟硕狱中诗》之三:"莫倚巫阳歌楚些,杜鹃已唤不如归。"

 

又不曾学崔护视殓殷——见孟棨《本事诗》又见崔护《题都城南庄》,《警世通言》等。《本事诗·情感》有记载。崔护偶遇一女,一年后又去寻觅不得。作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只今(今作"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后来得知此女子相思而死,"举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某在斯。"须臾开目,半日复活矣"。

 

因甚的画图魂返牡丹亭 ——典出唐传奇《杜丽娘慕色还魂》,及汤显祖《牡丹亭》。

 

隐现毕方形?毕方是神鸟——出自《山海经》。"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张衡《东京赋》:"毕方...老父神,如鸟,两足一翼,常衔火在人家作怪灾也。"或契索命事。



【锦中拍】



 

恰好的向夜台潜转一灵——长夜台指坟墓。《文选·陆机<挽歌诗>之一》:"按辔遵长薄,送子长夜台。呼子子不闻,泣子子不知。"

李周翰注:"坟墓一闭,无复见明,故云长夜台。"南朝梁沉约《怀旧·伤虞炎》诗:"事随短秀落,言归长夜台。"

唐白居易《唐太原白氏之殇墓志铭》:"念尔九岁逝不回,埋魂閟骨长夜台。"

唐李白《哭宣城善酿纪叟诗》:"夜台无晓日,沽酒与何人?"聊斋志异卷三连琐:"夜台朽骨,不比生人。"

 

似云华魂返长寝——典出《剪灯新话·贾云华还魂记》

 

似倩女魂离鬼门——典出唐传奇陈玄佑《离魂记》、郑光祖《倩女离魂》杂剧。

 

须信道紫玉多情、英台含恨——《搜神记·吴王小女》吴王夫差小女名紫玉,与人有私,死后还魂。英台,梁山伯祝英台事,最早见于初唐梁载言《十道四蕃志》。

 

因此上背渔灯涉巫岭——渔灯巫岭这两个意象一般可以联用,指的是男女欢爱。



【锦后拍】

 



觑著恁俏庞儿宛如生,听她娇红依然旧莺声——元人宋梅洞《娇红记》小说事。明代孟称舜改编为传奇《娇红记》。王娇娘与申纯两人因无法结合,一个绝食,一个自缢。死后两人成仙。故事类似于《孔雀东南飞》。

 

彷佛听鼓瑟湘灵隐隐——舜帝死后,娥皇、女英二妃因为悲伤死于湘水之滨,死后成为湘水之神,称为湘灵,常常月夜弹琴鼓瑟。《楚辞·远游》"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唐人钱起亦有《湘灵鼓瑟》一诗最为著名:善鼓云和瑟, 常闻帝子灵。 冯夷空自舞, 楚客不堪听。苦调凄金石, 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 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浦, 悲风过洞庭。 曲终人不见, 江上数峰青。

 

真个是春蚕丝到死浑未尽——李商隐《无题》: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其中丝在李商隐诗中有相思之"思"的意思。此处亦同。

 

【骂玉郎】

 



小立春风倚画屏——见《水浒记 借茶》一折

 

珊瑚鞭指填衡门——衡门为横木做的门,简陋之所,是自谦之称。《诗经·衡门》:"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娶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娶妻,必宋之子?"珊瑚鞭此处为尊称对方高贵,此意项也往往与王官公子定情联系在一起。唐崔国府《长乐少年行》:"遗却珊瑚鞭,白马骄不行。章台折杨柳,春日路旁情。"元杨维桢《珊瑚鞭》:"侬出青桑下,郎来渌水边。相看成自语,马脱珊瑚鞭。"

 

乞香茗——见《水浒记·借茶》一折

我因此上卖眼传情,慕虹霓盟心。旧时以虹霓色彩艳丽,比喻人的才华藻绘;又以虹霓为二气不正之交,象征淫奔、作乱。宋范仲淹《与谢安定屯田书》:"先生胸中之奇,屈盘虹霓。"清顾炎武《赠推官咸正》诗:"当年关中陷,九野横虹霓。"此处使用二者皆有。

 

慕虹霓盟心,蹉跎杏雨梨云——杏雨梨云作为成语指春天美丽,此处又有情色意味。

 

致蜂愁蝶昏,痛杀那牵丝脱纴——言同心相离。韩愈孟郊《同宿联句》:"欲知心同乐,双茧抽作纴",即指二人同心相乐,如双茧作纴丝。

 

只落得捣床捶枕——西厢记第一本『二煞』:"院宇深,枕簟凉,一灯孤影摇书幌。纵然酬得今生志,着甚支吾此夜长。睡不着如翻掌,少可有一万声长吁短叹,五千遍捣枕捶床。"

 

我方才颺李寻桃,我方才飏李寻桃——《诗经·大雅·抑》:"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便香销粉褪、玉褪珠沉,浣纱溪鹦鹉洲——有版本做"笑浣纱溪,鹦鹉洲,共夜壑阴阴。"浣纱是西施事,鹦鹉洲为碧姬哭祢衡事,两位美丽女子都不能与爱人相守。

 

夜壑阴阴——夜壑:坟墓。元高明《琵琶记•乞丐寻夫》:"程途万里,教人怀夜壑,此去孤坟,望公公看着。" 清钱谦益《忠毅李公墓志铭》:"黄麻紫书,照耀夜壑。"

 

今日里羡梁山和你鸳鸯冢并——梁山为梁山伯事,与祝英台死能同穴。最早见《十道四蕃志》。鸳鸯冢最初的意象可能来自于《孔雀东南飞》。


 

【前腔】



 

想李代桃僵翻误身——《乐府诗集·鸡鸣》:"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这里是想让张文远取代宋江?

 

恨她翻为雨覆作云,可怜红粉付青萍——青萍为宝剑。《典论》曰:"昔周鲁之宝,赤刀、孟劳,楚越称太阿…,因姿定名,以名其拊,惜乎不遇薛烛、青萍也。"薛烛、青萍皆为名剑论家,以其名喻名剑,当可理解。东汉陈琳《答东阿王铅笺》:"君侯体高俗之材,秉青萍干将之器。"李白《凝摄宋城主簿诗》:"吾家青萍剑,操割有余闲。"

 

我泪沾襟,好一似膏火生心——膏火出自《庄子·人间世》:"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又心脉属火。

 

值飞琼降临,值飞琼降临——《太平广记·女仙·许飞琼》。飞琼为西王母侍女,思凡下界。

 

骤道是山魈现形,又道是鲲弦泄恨——《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后称人升擢高第为鲲化。鲲,后讹为"鹍"。用鹍鸡筋做的琵琶弦。《长生殿·复召》:"他鹍弦绝响,我玉笛羞吹"。

 

赋高唐向阳台——赴高唐:故事传说,楚怀王游高唐,梦见和美女交欢。临别时,美女说:她在巫山的南面,"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来为她立庙,叫朝云。见宋玉《高唐赋》序。高唐、云雨、巫山、阳台、楚台,后来被用来指男女欢会。《牡丹亭》标目:有梦梅柳子,于此赴高唐。


又何异那些时和你鹣鹣影并——鹣鹣,出自《尔雅》:"东方有比目鱼焉,不比不行,其名谓之鲽;南方有比翼鸟焉,不比不飞,其名谓之鹣。"比目鱼与比翼鸟都是双宿双栖。"鹣鲽情深",喻意热恋中的男女。也与下文"于飞"对应。



 

【尾声】


 



何须鵩鸟来相窘,效于飞双双入冥——鵩鸟:贾谊《鵩鸟赋》,他遇见鵩鸟(猫头鹰)以为自己将死之兆,做此赋。鹣鹣于飞。方本《雷峰塔》:"鹣鹣燕婉,百岁效于飞。"

 

才得个九地含矑,鸳鸯冢安然寝——矑是眼瞳。扬雄《甘泉赋》"想西王母欣然而上寿兮,屏玉女而却宓妃。玉女亡所眺其清矑兮,宓妃曾不得施其蛾眉。" 含矑是指合上眼睛。


(感谢长安女子的字)

转自微信号 舊時風月

摄 影 王舒窈  陆 诚 丰 收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昆声迤逦
36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