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里宝宝们的浪法!

古时候的小朋友没有小霸王游戏机、变形金刚、动画片、漫画书、芭比娃娃等,但是他们童年中传统文化游戏的乐趣一点儿都不逊色于今天的小朋友。如:放纸鸢、弄竹马、斗蛐蛐…兴许这当中也有你童年的记忆!



 放纸鸢  

《村居》“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描写出了一幅春天孩子们在村旁的芳草地上放风筝的图画,是一幅自然景物和活动着的人物融合在一起的、充满生机、春意盎然的农村生活图画。早春二月,草长莺飞,杨柳拂堤,儿童们兴致勃勃地放风筝。有景有人有事,充满了生活情趣,勾画出一幅生机勃勃的“乐春图”。全字里行间透出诗人对春天来临的喜悦和赞美。读了这首诗,读者好像跟诗人一起饱览了美丽春景,一起分享着孩子们放风筝时的欢乐。



 弄竹马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诗中所说的“竹马”是古代儿童最常见的游戏。盛夏时节,孩子们把竹竿放在胯下,一手握住竹竿,另一只手拿着柳条儿在后面装作拍马屁股的样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孩子们模仿着士兵的样子面对面“厮杀”,不仅增进了彼此间的“革命”友谊,同时也在游戏当中锻炼了身体。



 斗草  

斗草又称斗百草,斗草游戏“始于汉武”,最早见于文献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唐朝后斗百草愈渐成为妇女和孩童的玩意儿。梁代宗懔的《荆楚岁时记》载:“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荆楚人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白居易在《观儿戏》也提到“斗草”:“弃尘或斗草,尽日乐嬉嬉。


 推枣磨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的《秋庭婴戏》是宋代苏汉臣的作品,“秋庭戏婴图”以细腻的笔法,描绘两个锦衣孩童在庭院玩着一种推枣磨的游戏。兄妹两人无论从头发、眉目,衣饰,都精心刻画,丝染兼备,而且变化极为丰富,以长而圆润的线条,画出衣纹,再仔细点染衣服上的花纹,不仅画出质料的柔软细致,更赋予衣服华丽的质感,这些细微的处理,使得子孩丰润、柔软、细致的模样,跃然于纸上,令人心生爱怜,写实的程度,几可用栩栩如生来形容,可以了解到为何用“着色鲜润、体度如生”来形容苏汉臣的画风。



 斗蛐蛐  

斗蛐蛐,也即斗蟋蟀,亦称“秋兴”、“斗促织”,即用蟋蟀相斗取乐的娱乐活动。斗蟋蟀是具有浓厚东方色彩的中国特有的文化生活,也是中国的艺术。宋代朝野内外大兴斗蟋蟀之风,并将“万金之资付于一啄”。清代比赛益发讲究,蟋蟀要求无“四病”(仰头、卷须、练牙、踢腿);外观颜色也有尊卑之分,“白不如黑,黑不如赤,赤不如黄”。蟋蟀相斗,要挑重量与大小差不多的,用蒸熟后特制的日菣草或马尾鬃引斗,让它们互相较量,几经交锋,败的退却,胜的张翅长鸣。



 蹴鞠  

蹴鞠,“蹴”有用脚蹴、蹋、踢的含义,“鞠”最早系外包皮革、内实米糠的球。因而“蹴鞠”就是指古人以脚蹴、蹋、踢皮球的活动,类似今日的足球。据史料记载,早在战国时期汉族民间就流行娱乐性的蹴鞠游戏,而从汉代开始又成为兵家练兵之法,宋代又出现了蹴鞠组织与蹴鞠艺人。因此,可以说蹴鞠是中国古代流传久远、已发展成一种在民间广为盛行的娱乐方式。



 捶丸  

捶丸,顾名思义,捶者打也,丸者球也,是中国古代汉族球戏之一。关于捶丸活动的最早记述,见于元世祖至元十九年署名为“宁志斋”的人编写的专门论述捶丸的著作《丸经》。捶丸的前身是唐代马球中的步打球。当时的步打球类似现代的曲棍球,有较强的对抗性。到了宋朝,步打球由原来的同场对抗性竞赛逐渐演变为依次击球的非对抗性比赛,球门改为球穴,名称也随之改称为“步击”、“捶丸”。



当下小朋友大朋友的游戏不应该只是在电子产品游戏上,更应多走出室内。不是常说“世界那么大”总得去看看么,走出去感受自然的馈送,一定会受益匪浅。

(图文转载自汉服荟)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国学 • 国风
74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7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