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义堂国学早点:5月26日 周四(二百)

德义堂国学早点:5月26日 周四(二百)
昨天谈“恭敬系列”,讲“敬人之效”。
今天讲“为礼不敬”。
前面讲过“敬者,德之聚也。”恭敬可以汇聚很多品德。“礼者,敬而已矣。”为礼就是恭敬,孔子认为“为礼不敬”则是徒具礼的形式而无礼的内容。只有形式而无内容的礼是虚假的礼,虚礼无敬,难能聚德。先看原文:
      子曰:“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
——《论语·八佾篇》
      孔子认为居上要宽和;为礼要恭敬;临丧要悲哀。这三件事是做人的基本修养,这些都做不好,“其余不足观也已”。孔子评述说:“吾何以观之哉?”
       这里侧重讲“为礼不敬”,孔子说:“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强调为礼,为乐不仅仅是因外在所凭借的礼物玉帛,乐器钟鼓,而在于内心的恭敬。内心不敬,任凭礼物多么贵重,乐器多么精巧,没有可观之处,没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敬是礼的本质,“为礼不敬”,外在合礼而内在不敬,是舍本逐末,是舍重就轻,是有形式无内容的走过场,没有任何意义。
      其实,“居上不宽”也好,“临丧不哀”也好,与“为礼不敬”一样,问题都在“不敬”。“居上不宽”是高看自己而低看他人,对人不敬。“临丧不哀”是内心冷漠无情,对生命不敬。居上,敬则宽;临丧,敬则哀;为礼,诚则敬。居上要宽,临丧要哀,为礼要敬,敬字贯穿事之终始,亦贯穿仁之始终。做事要敬,做人要敬,敬则成事,怠则败事。
今天讲“为礼不敬”,明天讲“敬事而后食”。
(德义堂提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德义堂国学早点:5月24日 周二(一百九十八)
已经是最后一篇
返回立心馆  驿站
立心馆
1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19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