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佳人老去

一个“挽”字,就可道尽古人所生活的种种情态。挽发、挽衣、挽花、挽芳华……挽住一切美好的事物,就挽住了时光流逝,佳人老去。

▐《鹧鸪天·黄菊枝头生晓寒》

【宋】黄庭坚

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

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

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

黄花白发相牵挽,付与时人冷眼看。

古典君:世事纷扰,是非颠倒,世风益衰,无可挽回,只愿身体长健,眼前快乐,别的一无所求,体现了词人挣脱世俗约束的高旷理想。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宋】晏殊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

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古典君:像卓文君、神女这样的神仙伴侣要离开,挽断她们的罗衣也无法留住。作者劝人要趁好花尚开的时候,花间痛饮消愁。这是受到重大刺激的反应,是对失去美与爱的更大的痛心。

▐《西江月·宝髻松松挽就》

【宋】 司马光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古典君:它不从正面描写那个姑娘长得多么美,只是从发髻上、脸粉上,略加点染就勾勒出一个淡雅绝俗的美人形象。达到了“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境界。

▐《浣溪沙·争挽桐花两鬓垂》

【宋】周邦彦

争挽桐花两鬓垂,

小妆弄影照清池。

出帘踏袜趁蜂儿。

跳脱添金双腕重,

琵琶拨尽四弦悲。

夜寒谁肯剪春衣。

古典君:词人笔下的女子极爱美,“争挽”桐花之髻,刻意要将众女子比下去。“两鬓垂”,是临池照影所自见。“小妆”之“小”,不是形容“妆”小,而是形容人的情貌。

▐《减字木兰花·江南游女》

【宋】 苏轼

江南游女。问我何年归得去。

雨细风微。雨足如霜挽纻衣。

江亭夜语。喜见京华新样舞。

莲步轻飞。迁客今朝始是归。

古典君:当年离乡,烟雨朦胧,那江南女子,衣带飘飘,问我何时才会归来。如今夜色漫漫,我再次回到这里,繁华依旧,只是那舞步早已改变。

▐《蝶恋花·薄雪消时春已半》

【宋】 叶梦得

薄雪消时春已半。

踏遍苍苔,手挽花枝看。

一缕游丝牵不断。

多情更觉蜂儿乱。

尽日平波回远岸。

倒影浮光,却记冰初泮。

酒力无多吹易散。

余寒向晚风惊幔。

古典君:薄雪融化时,春天已不知不觉得来了。借着着春意,此人踏遍苍苔,手挽花枝,触景生情。

▐《浪淘沙·把酒挽芳时》

【宋】 李弥逊

把酒挽芳时。

醉袖淋漓。

多情楚客为秋悲。

未抵香飘红褪也,独绕空枝。

天女宝刀迟。

露染风披。

翠云叠叠拥铢衣。

知道筠溪春寂寞,来慰相思。

古典君:年华易逝,唯有把酒言欢,可惜就算大醉淋漓,也忘不掉往日种种,人生聚散离合,如今也只能独自一人回忆往昔。

▐《临江仙·我本世间无用物》

【元】 姬翼

我本世间无用物,

般般伎俩都忘。

十年冰雪坐虚堂。

人情牵挽动,

般弄不能藏。

却忆云山寻僻地,

结茅小隐何妨。

竹轩松迳倍清凉。

月明千嶂外,

风动百花香。

古典君:我本来就是世间无用之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几十年来虚度光阴。或许我只适合生活在一处安静之地,院里一切凡事,看月明,闻花香。

(来源:古风.部落)

(文案:唯美古风/图:熹薇,已授权(部分来源于网络,侵立删)

/整理编辑:说书人)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风古韵
47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