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义堂国学早点:5月14日 周六(一百八十八)

德义堂国学早点:5月14日 周六(一百八十八)
昨天我们讲“沟通艺术”系列,谈“空访艺术”。
今天我们谈“空诺艺术”一。
古人讲言而有信,言出必行,一诺千金,告诉我们说话要算数,说到要做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但生活是复杂的,情况是多变的,在被逼无奈的时候,不得不撒谎,不得不承诺一些不该承诺的事情,这叫空口许诺。这些话压根儿就没打算去落实,我们把它叫做“空诺”,说得好能收到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们把它叫“艺术”,也叫“空诺艺术”。我们读原文:
过蒲,会公叔氏以蒲畔,蒲人止孔子。弟子有公良孺者,以私车五乘从孔子。其为人长贤,有勇力,谓曰:“吾昔从夫子遇难于匡,今又遇难于此,命也已。吾与夫子再罹难,宁斗而死。 ”斗甚疾。蒲人惧,谓孔子曰: “苟毋适卫,吾出子。”与之盟,出孔子东门。孔子遂适卫。子贡曰:“盟可负邪?”孔子曰:“要盟也,神不听。”(离陈适卫而过蒲的故事)   ——《史记.孔子世家》
孔子周游列国,路过一个叫蒲的地方。蒲是卫国的属地,孔子经蒲而到卫国,不巧,遇上公叔氏据蒲反叛卫国,蒲人担心孔子到卫国告状,于是扣留了孔子。孔子弟子中有个叫公良孺的,自己带了五辆车子跟随孔子周游各地。此人身材高大,有才能且勇猛,他对孔子说:“我从前跟随老师游历,在匡地遇到危难,如今又在蒲地遇到危难,这是命里注定的吧!我和老师一再遭难,可搏斗而死。”公良孺跟蒲人打得很激烈,蒲人害怕了,对孔子说:“如果你许诺不到卫国去,我就放你们走。”孔子被逼无奈,停下搏斗,与蒲人歃血为盟,承诺不去卫国。蒲人于是放孔子从东门出去。孔子很快折而往西,还是去了卫国。子贡疑惑,圣人说话怎能不算数呢?于是问道:“盟可负邪?”“盟约可以违背吗?”孔子回答:“要盟也,神不听。”“在胁迫下订立的盟约,神是不会听的。”
孔子空口许诺,出尔反尔,承诺不去卫国转身却去了卫国,一般说信誉是立身之本,存身之道,是孔子言而无信吗?不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为保存自己,巧妙脱身,是通权达变。运用得好,是一种艺术,或者叫“空诺艺术”。孔子平生说谎四次,这算是一次。
今天谈“空诺艺术”一,明天谈“空诺”续集。
(德义堂提供)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立心馆
1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