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民国传奇之言灵

虎子今年十岁,在于氏家馆里读二年级。

 

他个子瘦小,性格又很木讷,馆里的男孩子们都不乐意和他一起玩。他时常梦想有一辆脚踏车,就像那个小少爷林更生,英吉利国、‘钻石’牌,车架上还嵌着双响铃……有了脚踏车,一定有很多孩子想和他做朋友。

 

他向姐姐秀禾央求了好几次,秀禾从来也不答应,最近还狠狠骂了他一回,说赵先生的薪资微薄,还要养他这个吃干饭的,哪有余钱乱挥霍?——赵先生便是秀禾的丈夫了。

 

虎子觉得姐姐变了,原先父母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姐弟俩的父母,也是于氏家馆的老师,父亲最疼爱幺儿,对虎子有求必应。出事那一天,他和母亲正准备前往赫赫闻名的‘严氏家馆’做交流访问。虎子牵着母亲的衣角送出门时,突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促使他开口道:“别了,父亲。别了,母亲。”

 

他说这话时,小脸崩得紧紧的,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为缓慢。父亲被逗笑了:“这孩子,跟个小大人一样——乖,等爸爸回来了,就给你买bicycle,bicycle知道吗?就是脚踏车……”

 

父亲亲自开他那辆漂亮的‘虎’牌小轿车,刚出城不久,便遇上日本人空袭的燃烧弹,夫妻二人被炸的尸骨无存。

 

之后,虎子便跟着秀禾一家生活。

 

葬礼的前一天晚上他睡不着,摸黑到楼下去喝水,看见姐姐的房门半掩着,带着啜泣的语音传出来:“……你也看见那一天他的样子,跟鬼上身似的,他说‘别了,父亲。别了,母亲’,当时我就觉着不对劲……”

 

“好了,好了,”赵先生说话跟讲课似的,抑扬顿挫,“你家里刚遭了大事,心乱了。孔夫子说了‘子不语怪力乱神’,咱们现在是新民主义,法制社会。不讲老一套神神鬼鬼的,啊?”

 

虎子逃回房间,把自己整个儿埋在被窝里,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和别人道别了。

 

不过,这股神秘的力量根本不由虎子控制——才过了半个月,那一天,赵先生的妹妹安娜来家里摸骨牌,她长的漂亮,打扮洋气,小皮包里总装着西洋的果子糖。虎子原来是顶喜欢这个姐姐的,但今天夜里,他觉得必须要跟她说道别了。

 

他慢慢走到麻将桌边上,对着安娜的后脑勺,用变了调的缓慢语音说道:“安娜姐姐,别了。”

 

“四喜碰碰和大吊杠开,翻四番,拿钱来!”安娜兴高采烈地把手中的牌一推,她没听清虎子在说什么,只胡乱摸一把他的头,“宝贝儿,想吃糖随便拿——姑奶奶我这把就不换牌,就连风子也不吊!看你们哪个敢劫了我的胡!”

 

“好妹子,你刚才就有些咳嗽,等打了这一圈,早些歇了罢。”秀禾的语气带着热诚的关切,一转头对着虎子时,却变得凶巴巴的,“回你的房间,快去睡!”

 

第二日清晨,安娜因为急性脑膜炎去世了。

 

从葬礼上回来,赵先生的哮喘病犯了,在楼梯间就咳得喘不过气。虎子从他的房间出来,看见楼下乱成一片,忍不住出声叫道:“姐夫——”

 

“闭上你的狗嘴!”秀禾以和她身躯完全不符合的敏捷,两步三步窜上楼梯: “你敢说出那两个字,你敢说出口!”

 

她的指甲深深掐入虎子的胳膊,他忍着疼哭喊道:“不是姐夫,姐夫不会死的……”

 

‘咕咚’一声,赵先生坐倒在地上,他喘得更厉害了。

 

“以后不许你说‘别了’,永远也不许说!”秀禾一口气把他拽上楼,反锁在阁楼里,“今晚不许吃饭,你在里面给我好好反省!”

 

虎子在漆黑的房间里缩成一团,这时候的他比外面的姐姐更害怕: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什么时候说‘别了’。

 

秀禾夫妻借着丧假的机会,避开虎子去北戴河痛痛快快地玩了一趟。之后三个月过去了,又是三个月,家里一直风平浪静,虎子觉得秀禾应该忘记这些事了,但她始终没答应给他买脚踏车。

 

虎子只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咬着手指羡慕地看着林家小少爷,踩着双响铃的脚踏车,在学校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骑着。

 

直到那一天,虎子觉得自己必须对林更生道别了。 

 

他跟着林更生走到女生院,等国文老师领着他的小妹妹蕙兰出来。小姑娘还不到八岁,额头上点了个胭脂记,福娃娃一般可爱。虎子忍不住哭了,他用哽咽得几乎变了调的嗓音,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别了,蕙兰。别了,更生。” 

 

老师连大门都来不及锁,急忙赶过来训斥道:“乱说什么呢,你看小小姐都吓哭了——好了,林更生,快带你妹妹回家吧。”

 

蕙兰擦干眼泪,被哥哥抱着坐上脚踏车的后座,那是虎子最后一次看到他们。

 

兄妹俩在回家路上,遭遇了一群反日游行的大学生,非说林更生的脚踏车是日本货,两个人都是为虎作伥的‘小汉奸’。混乱中,那辆英吉利的脚踏车被砸了个稀巴烂,蕙兰被踩踏致死,林更生个子大,只挨了几下拳头——但不知谁暗地里捅了一刀,还没抬回家就断了气。

 

在林家兄妹的葬礼上,孩子们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愿意跟虎子站在一起。

 

回家后,秀禾头一次动手打了虎子。她的尖叫声在狭窄的阁楼里回荡:“我不是说过了——不许你说‘别了’,永远也不许说!”

 

竹板落在身上犹如火烧,虎子捂着头嚎哭道:“姐姐别打了,虎子好疼,求求你别打了!”

 

竹板扬起又落下,这一次秀禾丝毫没有留情:“早就该给你点教训,不许说‘别了’,不许说,不许说!“

 

“你再打我,我就对你说‘别了’!”虎子尖叫道。

 

责打声猛然停止,不过秀禾还抓着虎子的胳膊,她犹豫道:“你能随便叫人……对人说这个?”

 

当然不可以,不过竹板实在太疼了,虎子抽抽搭搭地回答:“是的,我可以。”

 

秀禾手一松,竹板‘啪嗒’落在地上,她旋即又搂住虎子:“对不起,姐姐刚才是太生气了,身上痛不痛?走吧,我带你去擦药。”

 

他们一起去了楼下,秀禾吩咐张妈点起壁炉,她亲自给虎子擦虎骨膏,一边轻声细语地向他道歉:“姐姐刚才不是故意的……这里好点了吗?还有这边……来,翻个身。虎子最乖了,不要记恨姐姐,好不好?”

 

现在的姐姐好温柔,仿佛回到了爸爸妈妈还在的时候。虎子鼓足勇气问:“那……那你能给我买一辆脚踏车吗?爸爸曾答应要买的。”

 

“那怎么行,”拒绝的话从秀禾嘴里脱口而出,“现在家里可不比过去了,只有你姐夫一个人挣钱,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

 

“你要是不给我买,我就去跟姐夫说‘别了’。”虎子用眼角偷偷看秀禾,就算是小孩子,也能看出大人的软肋。

 

秀禾按摩的手停住了,虎子见她闭上眼睛,半晌都没说话,不由得又喊了一声:“姐姐?”

 

秀禾睁开眼睛,笑了一下:“好的,我们去买脚踏车。”

 

“姐姐真好!”虎子欢呼着爬起来,身上的伤仿佛一点也不痛了。秀禾也随之站起,笑吟吟地说:“快上去换衣服——咱们先买脚踏车,然后去湖滨公园学车子,好不好?”

 

“我想要钻石牌的,带双响铃,车轮子上还要加磨电灯。”虎子得寸进尺。

 

“都依你。”

 

“我要像林更生那样,半个小时就能绕湖骑一大圈!”虎子欢呼道,“有了脚踏车,同学们就再也不会讨厌我了!”

 

“是的,他们永远也不会讨厌你了。”秀禾用粗壮的臂膀搂了虎子一下,“快去吧。”

 

虎子连蹦带跳地冲上楼去,他挑了一套花格呢子的小西装,这还是爸爸在世的时候买的,如今已经有点小了。在他对着镜子打领带时,突然一股神秘的力量用上来——

 

虎子的小脸绷得紧紧地,对着镜中的自己一个字一个字说::

 

“别了,虎子,别了!”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侠客行
26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