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州,发现古乐之美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池晚莲芳谢,窗秋竹意深

更无人作伴,唯对一张琴


           

四月末,亚洲美学创思会(第二回)来到大阳山林泉里、初见书房。作家、学者苏泓月,追寻远古器音,赴江南风雅之约,选择三弦琵琶、古琴三样与苏州有关的乐器,和我们共话古乐之美。

           

琴出现得很早

关于它的传说很多

比如伏羲制琴瑟

女娲制笙簧

......

这些都是文人给琴附加的概念

说到音乐本身

它是一个极度私人化的过程

在这里苏泓月提到三个与琴有关的人

或许从他们身上

我们可以感受到琴所传达的生命态度


嵇康


       

▲这幅砖雕珍贵在它是图像考古中最早出现琴徽的,上方第一位就是嵇康,赤足在银杏树下抚琴。

嵇康不信那些传说,他认为琴木出自深山峻岭,那里沐日月之光,青壁苍岩,神渊灵秀,隐士来到这里,见崇山巍峨旷远,有了慷慨不归之心,索性栖居于此,寄情山林流水,追怀轩辕遗音。因此假物托心,在此取木制琴,音调相合,应山风、溪涧、鸟鸣等声响,白云繁花舒展的婆娑,弹起琴来,心闲手敏,超然自得。

                 

嵇康一生放达,他的《声无哀乐论》中讲到音乐浑自天成,但和声无象,除却人的性情,音乐本来没有哀乐,是人们将已有的情感注入音乐,诱导了听者,平和的听出怡养愉悦,凄绝的听出愀怆伤心,他在另一篇文章《琴赋》中说琴音可以“感荡心志,发泄幽情。”

白居易


他有首诗叫《池窗》 :“池晚莲芳谢,窗秋竹意深。更无人作伴,唯对一张琴。”陈洪绶根据白居易对琴的私密态度,在晚年绝作《隐居十六观》中创作了《囊幽》,琴在琴囊中,如果听的人不是知音,那么它根本不必从琴袋里拿出来弹,不如把宝贵的感受留给自己,这是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生命态度。



伯牙和子期


子期是伯牙的知音,伯牙善琴,子期善听,听出高山崔嵬,流水潺瑗,我们都知道故事的结局,子期死,伯牙摔断琴。


当年伯牙跟著名的琴师成连先生学琴,三年不成,结果成连先生留他一人在东海,伯牙独自面对海水汩没,山林窅冥,孤鸟悲啼,忽然感生天地间的悲凉,一下子就顿悟了,体会到弹琴不止弹奏技巧,应深知为琴音注入的那些情感。情,不可借他人之手移给自己,由自然而来,在震撼中去体会,从而悉心观照出美的音形,转换成琴音,这是一个极度私人化的过程。


琵琶,停杯且听琵琶语

莺踏花飞,乱红铺地无人扫

杜鹃来了,叶底青梅小

倦拨琵琶,总是相思调,凭谁表

暗伤怀抱,门掩青春老


▲ 世界上唯一的唐五弦琵琶,日本正仓院,藏

琵琶和琴不同,琵琶的脂粉气更足,而且它弹奏的姿态,太优美了,女孩子抱起来,画面比琴要香艳。琵琶是梨形的,又称水滴形,凡是这个造型的乐器都是西域来的,中国自己的弹弦乐器是圆的,比如月琴,阮,因为中国人有一个满月情怀,抱月入怀。

五弦琵琶,唐时称为五弦。日本正仓院保存着惟一传世的紫檀唐五弦,修细直颈,品相俱全,流畅水滴琴身,通身以嵌螺钿工艺饰有花鸟、蝴蝶、草叶、云彩,珠光熠熠,甚至琴侧与琴轴,也密布嵌螺钿花朵,可谓绚灿至极。

▲ 晚唐《宫乐图》,可以看出当时的横抱姿势。宋明两代,琵琶渐渐由斜抱演化为竖抱,今日惟有南音琵琶尚保留唐人的横弹姿势。


琵琶有大、小套曲,以篇幅长短区分;有文曲、武曲,如宋词婉约派与豪放派之区别,文曲缓慢、意境深远。像《月儿高》,它体现了月亮由初升至西沉的诗意变幻;华秋蘋《琵琶谱》中分十二段:海岛冰轮、海峤、 踌躇、银蟾吐彩、素娥旖旎、皓魄当空、琼楼一片…...

武曲激烈、豪迈奔放。武曲经典有以写实手法创作的《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它们都表现楚汉战争。


一声娇燕绿杨枝,满眼寻芳事

塔影雷峰水边寺,夕阳时,画船无数围花市

三弦玉指,双钩草字,题赠粉团儿


▲三弦五味(五味):风尘味、民族味、清雅味、江湖味、风霜味。

春上三枝的西湖边,处处娇莺啼鸣,南山岸边,画舫接踵而行,杨玉娥便是画舫中脂粉佳丽之一。只见她在一片芳菲中,玉指弹动三根弦,音声逸出。双钩草字,唐时出现的书法一种,这里或是形容杨玉娥的指法,如书家以双钩指法运笔,写出若游丝萦绕,孤烟不绝的字,也可理解为张可久被她的才貌所动,以双钩草字作书,赠予这位佳人。


三弦弹起,尽是饱历困苦的风霜味。清苦的出身,残障的身体,不安的世道,可人总要活着,要活得坚定顽强。三弦技艺,吃饭的本领,带着它翻山越岭地走天下,感受世界的真实与虚无。哪怕是天地昏昏莽莽,不知道明日在何处栖身,冬天总会远去,春天仍会回来,落花成泥,来年又在枝头妍。

现在很多三弦古曲已经失传,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

我们常常在说书人的故事中欢笑,却忘了那笑声从人类最卑微的痛苦中来。

苏泓月写古乐之美,写这些像朋友一般的乐器。时间给它们增加了历史感和人文气,如同铜器上经久摩挲的厚重包浆。我们就这样看见了许多陌生,文明的转变,情感的疏离,茫漠幽渺。它们已经历了逝去,变成永恒,我们正处在繁华,奔向消亡。那年玉手,执箸轻击,慢吟浅唱,音声与花香,在回不来的时空里淡无了,又在怀想的空间里产生新的图象和新的意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琴棋书画欣赏
158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