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美男化妆史

爱漂亮、喜欢化妆并不是我们现代人的专利,也不是女人的专利。古人非常注重自己的仪表,无论男女,在外出或会见宾客时,常常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打扮自己。

美男如玉,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时代,男人对于外貌仪容的追求登峰造极,那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其时化妆之风非常盛行。

其实男子化妆使用材料与女子的差不多,而化妆程序要简单得多。从史书记载来看,他们最注重的是肤色,因而面脂就是最为关键的了。

一般敷粉是最为流行的手法。汉朝时,就有男子敷粉的记载。汉惠帝的男侍们有“不敷粉不得上值”的规定。 魏晋南北朝时敷粉成了士族男子中的时尚。三国时魏国尚书何晏非常爱美,不化妆不出门,素有“敷粉何郎”的雅号。史书上记载他:“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曹操的儿子曹植也是爱美之人,粉不离面。一次,一个名叫邯郸淳的人突然到访,恰巧曹植刚洗完澡,为了敷粉,竟叫客人在大堂等了一个多时辰。 

曹植像

香泽也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香泽即是润发的香油,能使得头发乌黑光润,同时还可防治脱发、头屑过多等毛发疾病,起到美发和保健的双重作用。

除此以外,熏衣剃面在南北朝时也甚为流行。《颜氏家训·勉学》中载:“梁朝全盛之时,贵族子弟,多无学术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可见,梁朝的男子在妆饰上更上一层楼,不仅敷粉,还要施朱(胭脂),且刮掉胡子,熏香衣裤。熏香多来自西域各国。西域进口的香十分奇特,几乎是一着身就经月不散,很受士人的欢迎。

及至唐代,化妆品的制作工艺日益成熟,男子中更加盛行涂抹面脂类护肤化妆品,涂抹口脂也流行起来。唐代皇帝每逢腊日便把各种面脂和口脂分赐官吏,以示慰劳。

由此可见,在唐代,面脂和口脂不仅妇人使用,男性官员甚至将士也广泛使用,当是非常大众之物了。这里提到的口脂,是一种无色唇脂,只起滋润双唇的作用,用于防止口裂,相当于现在的润唇膏。

除了敷粉施朱、薰衣剃面、护肤护唇,古代男子和今天一样,也盛行染黑头发和胡须,让自己显得更加年轻。

在唐宋时代,男子还流行戴簪花。在南北朝时期的梁国,男子簪花不仅绝无贬义,甚至还是上流社会的象征。簪花习俗也在宋朝被发扬光大,科举后,头顶乌纱并插鲜花,谓之“探花郎”。

明朝依然无法阻挡当时男子们对美的追求。明代男子也很“臭美”,他们十分重视自己的形象仪表,“三天一沐发,五天一沐浴”,保持头发的黝黑油亮,与洁面修须一样被重视。

沈德符的《万历野获编》里“士大夫华整”记录,张居正穿的衣服一定要“鲜美耀目”。稍稍有点奇葩的是,张居正喜欢化妆,尤其喜欢用护肤品,每天都要美容、装扮,“膏泽脂香,早暮递进”,化妆品和护肤品,早晚都要递进张府。

还有一位时装控,名叫许宏纲,是当时比较有名的清官,“居官以清廉著闻”。这位老兄年过五十了还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香艳,每次上朝或者出行,都穿着时髦,还涂脂抹粉,远远地,同事和下属们就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芳馥遥闻”,效果也蛮不错,能在人群中熠熠生辉,“顾盼周旋,犹能照应数人”。

沈德符的莫逆之交沈思孝,也是一位官员,到老都很注意仪表,无论何时都将自己修饰得无懈可击,哪怕一根胡子也要打理好,“整鬓修容,老而弥甚”。最让人惊叹的是,他随身带着肥皂之类的洗涤用品,随随便便就要洗手,一天要洗几十次,作为朋友的沈德符也忍不住讽刺说,哪怕是“烟粉辈”也没他老人家那么讲究干净。当然,沈思孝的品德和仪表是统一的,他一直是一位很珍惜节操、品行端正的士大夫。 

然而,到了清朝,男子化妆修饰自己逐渐成为了异类,也许是因为清朝是第二个少数民族建立的统一政权,统治者满族的分布以东北为主,满族人当权后,汉族男子敷粉修面的行为也受到了影响。想想当时金钱鼠尾发型,也可以想象当时醉人的审美了。


搜索微信“嘉林堂”有惊喜

新浪微博@时尚风水师李嘉林、@嘉林堂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玄学经典
225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