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女子的优雅细节...

如果城市有性别,苏州一定是位女子;

如果城市有礼服,苏州一定身着丝绸

苏州丝绸,从夏朝开始,历朝历代都有代表性的丝织品,而近现代的丝绸品种更是琳琅满目;

苏州的官府织造在国内首屈一指,春秋时的吴国及宋、元、明、清历代,都曾在苏州设有朝廷直接管理的官府织造;

苏州许多街道的名称也带着丝绸的痕迹...

明清时期,苏州东北半城有大量的民间织造。这些民间织造在国内的规模最大,当时,有10万余人在那里劳作,应该算得上国内最早的“经济开发区”。苏州的民间织造业,也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最早发生的产业之一。

在中国古代,桑蚕丝织从来都是女性的行业。每年春季,皇后都要到先蚕坛祭祀嫘祖,亲自把桑。蚕户人家的少女们用体温暖出“蚕宝宝”,丝绸的生命也就从少女的呵护中开始。

采桑,更是极富女性意蕴的工作。相传美丽的秦国女孩罗敷嫁给了秋胡,丈夫远走他乡20余载,罗敷采桑为生,侍奉婆母。秋胡归来,试探妻子,罗敷忠贞不渝,夫妻破镜重圆,这就是京剧名段《桑园会》。

战国时,黄河流域还是蚕桑的中心,但隋唐之际,大批蚕户南迁,苏州迅速发展起来。唐朝把天下的州郡分为辅、雄、望、紧、上、中、下七等,而正是有了丝织业的蓬勃,苏州成为当时江南唯一的雄州。

“染为红线红于蓝,织作披香殿上毯。”苏州刺史白居易从来不吝惜自己的才华去赞美苏州的丝绸,“织为云外秋雁行,染做江南春水色。”然而,真正令他动情的,不仅仅是丝绸的美丽,而是女性的遭遇。“丝细缫多女手疼,扎扎千声不盈尺!”疼在织女的手上,痛在诗人的心里。《长恨歌》《琵琶行》,无论是贵妃、歌妓还是织女,在白居易笔下,女性如丝般柔美,可总是裂帛一声,玉殒香消。

也许正是苏州的丝绸激发了诗人对女性的深刻审美。一千年后,另一位生在江南都会、织造之家的公子更是借着书写女性,把中国文学推上了新高峰。谁能说曹雪芹之所以如此懂女人不是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锦绣丛中”呢?

张爱玲曾经写道:“再没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的。”真正懂得丝绸之美的还是女性。用高倍放大镜观察蚕丝,你会发现它不是规则的柱状纤维,而是扁圆不规则的三股纤维交织在一起。

一袭丝绸,轻轻摩挲,光滑中似乎带有细细的毛刺,但用身体去感触,又是如皮肤般服帖。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粗糙”,丝绸表面形成多重反射、折射、漫射,造就了它如宝石般耀眼的光泽。这种视觉和触觉的体验,令任何人造纤维都永远无法企及。光华四射的丝绸,激发了女性创造美的更大雄心。

刺绣,让丝绸咬破了技术的蚕蛹化为艺术的彩蝶。“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昆曲《牡丹亭》的这段“绕地游”把少女闺怨写到极致:就连最令女孩儿着迷的刺绣也无法摄住少女芳心了。

苏州丝绸,

从繁荣走向衰弱,

再到如今的复兴,

经历了太多的波折,

它的背后也留下了太多美丽的故事,

与延续那些故事的地方...

环秀山庄:百转千折方至此

要说丝绸与环秀山庄的关系,首先要提的是苏州最著名的手工艺——以丝线为墨、以丝绸为蓝底的“刺绣”!

至于苏绣与环秀山庄的结缘,得从1954年3月说起,当时,苏州市文联民间美术组顾公硕先生主持筹建文联刺绣小组,邀请任嘒娴、周巽先两位大师作指导。她们二人从报考人员中挑选了六位绣工,在调丰巷8号开始工作。

文联刺绣小组迁到修仙巷(绣线巷)10号时,发展到80多人;迁到史家巷32号后,已经增加到180多人了。后来到了环秀山庄旁,才开始改称刺绣研究所。大量的精品刺绣在这里诞生,猫、金鱼等苏绣特有的题材开始享誉国内外。

太监弄:美食与传说并在

相去环秀山庄不远,如今游人如织的美食街,是明朝苏州织染局(负责催促苏州工匠给朝廷织造丝绸)的旧址,因为当时苏州织染局由太监负责,故称太监弄,沿袭至今!

苏州话里有一句叫“托人托个皇伯伯”,意思是托付了一个办事不牢靠的人。“皇伯伯”是谁呢?就是和皇帝钦派驻苏监督织造事务的太监。这些人中间有一部分自称和皇帝亲近,于是地方官都很敬畏,称他们“皇伯伯”,还经常贿赂他们,其实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苏州织造署:剪不断的红楼缘

到了清初,在明朝织染局(北局)的基础上,又新设了总织局(南局),坐落在带城桥下塘,即今苏州十中的校园,而织造署的旧衙门还完整地保留着。

因苏州绸缎织造精良,苏州织造名义上负责为皇家组织专门生产并采购丝绸,其实还有了解地方上各种信息的职能,是皇帝派出在苏州的信息采集处,凡苏州的官场动态、农业生产(包括气候)、粮价行情、社会舆情等,均由苏州织造用密折直接送康熙皇帝,是皇帝派驻在地方上的重要耳目。由此也可见苏州在皇帝心目中地位的重要。

这里曾是苏州织造署的西花园,为皇帝行宫后花园。当年康熙帝六下江南,康熙帝为表示不惊扰地方,同时也表示信任苏州织造,都选择住在织造署内。

康熙帝喜欢昆曲,第一次南巡时,到苏州当天下午看了拙政园后,晚上就到了织造署内看戏,署内原有旧戏台,已在民国初年办学时拆除,但留下了御井,现名为“龙井”。

康熙时的苏州织造,先是由曹雪芹之父曹寅担任,后来曹寅调任江宁织造,苏州织造一职很长时间里由李熙担任。李熙曾四次接驾。

绸都:日出万匹、衣被天下

把视线往南拉,苏州丝绸有一个绕不开的点,那就是位于苏州最南端的吴江盛泽镇。盛泽是一个有悠久历史的丝绸纺织重镇。

明清时期,小小盛泽镇与苏州、杭州、湖州这三座历史文化名城并列“四大绸都”。时至今日,全中国可能只有到了盛泽镇,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丝乡、什么叫绸都!

源远流长的丝绸发展史,为盛泽积淀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众多与丝绸息息相关的历史遗存和人文精神,延续着绸乡悠远的文脉。其中最令盛泽人津津乐道的,则无疑是先蚕祠与小满戏。

盛泽悠久的丝绸历史,还造就了许许多多的丝绸世家,他们世世代代以丝绸为业,或生产丝绸,或买卖丝绸,为绸都的繁荣添砖加瓦。近代的汪永亨绸行汪氏,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家。

在之前的北京APEC会议上,各国领导人及配偶穿戴“宋锦”制作的中式服装华丽亮相,“宋锦”就是盛泽鼎盛制作的。

苏州丝绸博物馆:最不能错过

上世纪80年代,苏州约四分之一的家庭有人吃丝绸饭。

1986年9月,恰逢苏州建城2500周年,在北寺塔藏经殿和观音殿内举办了“苏州古今丝绸陈列”,此次展出得到广泛好评。于是,给苏州建造一座永久性的丝绸博物馆,成为苏州各界共同的愿望。1989年10月28日,苏州丝绸博物馆在桃花坞唐寅祠内正式开馆。两年后的1991年9月,苏州丝绸博物馆新馆在人民路落成开馆。

20日上午,经过近2年半整治提升的苏州丝绸博物馆对外试开放。在北寺塔一路之隔的人民路西,是经过改造、新建之后的苏州丝绸博物馆。

以新面貌示人的苏州丝绸博物馆增添了许多展示手法,除了现场表演古法织艺,还加入了多媒体演示以及3D微缩模型,一些名家手迹以及历史档案素材,也被展示出来。

此次提升之后,馆内设立了非遗展区,宋锦、缂丝、苏绣、漳缎四个丝绸“非遗”项目有了专门展示的区域,在这些“非遗”项目中,代表性传承人的一些代表作品也有展示...

好的绸缎必是蚕丝的,

轻软如烟而又细密温厚,

珠润玉滑而又灵动飘渺,

是一湖水,一汪泉,

有十指轻颤之美。

她抽丝剥茧般活在您的心里,

不需要触摸,

隔着水面望过去就好,

隐约中透着一种温雅。

如果光阴的隧道里,

可以缓缓走来一位女子,

肯定也是身着绸缎的,

因为,

没有一种面料可以如此的柔、如此的媚、

如此的轻、如此的软、如此的垂,

随波成形又像植物一样呼吸自如。

你不用看她的脸,

只看她的腰身,

盈盈一握,玲珑如水。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古文化
197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