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讲述:认清日本人的管理作风

徐恒功问:现在一般讲企业管理的,或做生意的,很多人都喜欢引用日本人的作风,同样是黄种人,为什么彼此有这么样差别呢?

  

南师答:你不要说下去,我先答覆你,因为我这个人太急性(这是我的毛病),所以听话没得耐性,人家一提我就懂得。现在一般想学日本人,日本的企业管理的确有一套,但日本人工商管理成功在那里呢?“军事管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败仗打下来,日本人训练的这批军官放在哪里呢?转到工商业来了,这批军官就是现在日本企业界中坚的老干部,这些人一到工商界,完全采用军事的方法,带领工人就像带领自己的部下一样,整个公司的职员变得非常有责任感。另一方面把自己照顾部下的方法,和西方资本主义的福利制度,综合在一起,因此福利办得很好,公司变成了大家的公司,彼此休戚相关,自然也就成功了。
  

我们现在很糟糕,骨子里充满自由民主的思想,外表又要谈管理,弄得四不像。那么,日本那一套模子,拿到台湾来是用不通的,民情两样啊!日本的军人是绝对服从的。在第二次大战初期,日本军人的服从性,几乎做到他说大便是香的,你不能喊臭,他沾一口,你也要跟着吃,这是领导,当时的日本就是这样起来的。他们现在讲静坐,因为现在工商文明之下,生活紧张,人心乱了,所有经理级以上的都要静坐。从前日本人一个上尉要升校官,都要到庙子去学三个月静坐,现在用到工商业界来,又是用对了。这样一坐以后,修养好了,效率也高了,公司可以更加的扩展。你问的,是不是这些问题。

 

徐恒功答:是的,谢谢老师。

 

《南怀瑾:中国式管理》

 

---------------------------------------

 

真讲管理,你看二次大战后日本的复兴,讲管理就要注意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在这种情况下要复兴,这个在我们国内的情况叫“复员”,一切要复员,重新恢复,当时美国也在复员,日本也在复员。当年我到日本去看的时候,感慨很大。那是战后二十几年了,我在台湾和何应钦他们一路,代表文化团访问日本,在东京街上看到很多断腿断手的,日本的社会秩序,看了令人心惊胆战。他们战后马上复员,把军事管理用到工商去,从外表就可以看到,工厂、商业,全体用军事管理。这个风气慢慢影响到美国的管理。譬如我举两个例子,我们在日本的三岛,不像一般人的访问,连乡下统统看,走遍了。譬如乡下的水果摊,每个水果都擦得干干净净的,每个商人都很有礼貌,很敬业,不是特别对我们,儒家的文化还遗留在他们那里。所以,我感想非常大。

再比如说,我当时带了两个大箱子,茶叶呀这些礼物,有时要交换送人,在火车站转另一个火车。我穿着长袍,手里提两个皮箱,要过天桥,过火车站,痛苦啊!怎么弄?刚好五点钟放学了,看到日本的中学生,穿着那个学生服,带着帽子过来。我也不会讲日本话,把手一招,那个学生过来,看到我这个样子,两个皮箱在地上,他马上立正、行礼。我用中国话跟他讲,我说到前面火车站,拿不动了,我比划着,你帮我背到前面去好不好?他行个礼,他也听不懂中国话,但是他懂了我的意思,叫我在后面跟着他走,到了前面的火车站。我非常感激这个中学生啊,就拿出来美钞二十块在手里,等他一放下箱子,我递给他。他摆摆手,不要,行个礼,向后转,走了。这下我弄傻了,我回头告诉何应钦说:“敬公啊,看来,还有一次战争!日本不可以轻视,这个国民同我们不同,这个教育,我太钦佩了!”这也是管理学,国民的自我管理。

这是我当年在日本看到的,好几件事,感慨很多。所以讲到管理学的来源,由日本影响到美国,发展到现在的管理学。

还有一个例子,后来我在美国,有一次回台湾,坐日航——航空服务生每个都很有礼貌。我喜欢打坐,到那里,尤其是头等舱,腿一放,这么一靠,其实我没有睡觉,她以为我睡觉,那个服务生马上拿个毯子给我盖上,我眼睛眯眯看,很钦佩。结果看到这样高大的服务生,都是女的;然后一个女的,很矮小的,过来了,所有服务生立正,等她过去。我明白了,这是领班。我说日本这个民族性,都是中国文化儒家精神的保留,不像我们。这是谈到管理。

 

历史上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佛教传到中国,而在印度却失传了;儒家精神传到日本,而在中国却失传了。讲管理要向日本学,学什么呢?学的还是祖上失传了的儒家精神!

《漫谈中国文化》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南怀瑾老师智慧
481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