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台风,吹出一个男孩的梦

   

    一棵大树,从一颗小小的种子开始成长。它需要时间,我们需要耐心。而我们是否有耐心让它顺其自然地成长?这间位于台南的千畦种子馆,用他们对待植物的耐心和耐力,给我们答案。

    初次来种子馆的人,也许不容易找到入口。感觉每次来都走的不一样的路,容易迷路。梁家人开设的这家千畦种子馆,就在小巷的拐角,由梁爸爸在多年前买下的老房子修复改造而成。

    推开木门,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呆,甚是壮观。植物的味道,木头的味道和提炼纯露的味道混杂,天气好的时候,阳光穿透过悬挂的种子间隙里。柜子里,架子上,桌子上,各种造型古怪的器皿里,都是种子,有一种古旧和生气融合的奇妙感觉。

    千畦种子馆这里收集了逾500种形态各异、主要是来自台湾云嘉南平原及恒春半岛为主的种子。梁爸爸说,这也不是什么博物馆了,只不过是展示自己的专业和爱好的工作室罢了,如果能带给人们一些关于自然的知识,则更好不过。

    种子馆的创始人——梁爸爸和梁妈妈都是热爱自然、研究植物、环境科学的专业人士,儿子梁朝勋也从小耳濡目染,埋下了一颗绿色的种子。还记得少年时代的一场台风袭击台南,半夜爸爸突然叫醒自己和哥哥,去保护被风吹垮的树,第二天风停了,树护住了,梁朝勋觉得特别满足和自豪,这一场台风,好似吹出了他的一个梦想。

馆长,其实就是“管长”,什么都要管

    梁爸爸本来还担心种子馆无人继承,儿子却说,自己要做馆长。梁妈妈说儿子自称馆长,其实就是想要管管他们。梁朝勋也乐在其中。有的时候,梁朝勋在整理收集回来的种子时,感觉自己能够跟它们对话。就像是一种家里人会讲的方言,旁人觉得无法理解,在这里,却有种天生而为的自然。梁朝勋大学学的是中国传统音乐,对艺术的理解和表达,让他更有能力为植物这些无声的朋友向世人述说它们的故事。

    种子馆采取预约制的参观和工作坊模式。因为太多人来,会把门口古树的根部踩死。“有时候会希望不要太多人知道我们。”梁妈妈笑说。每天接待访客的工作量不小,每个参观者都希望看遍馆内每一颗种子,还想尝试亲手制作植物香薰精油。

    除了接待访客,梁朝勋也会帮忙维护馆内的植物。一百多岁的钝头缅栀、25公尺的掌叶苹婆、爬满屋顶的鸡母珠……不完全统计,馆内大概有120多种不同的植物。

    你愿意等待种子慢慢生长吗?

    面对一颗种子,梁朝勋愿意等待它慢慢生长。

    “尽力而不强求”,说起来容易,却没几个人能够做到。当一棵树种下去,我们只需要给它适当的阳光、环境、空气和水,接下来呢?便是等待。

    但又有多少人愿意等待呢?不愿意等待的,就是施肥、下药。对梁家人而言,等着它们,看着它们自然生长所带来的美,是很大的满足。现在,梁朝勋的祖父在台湾最南屏东县留有一块农地,梁家人在那里实践着草生栽培的多样性杂种型农法。大概每个礼拜,梁家人便会去农场一趟,看看植物,翻翻泥土,不与土地互动,怎会知道它的芳香呢?

    除了介绍植物种子的知识,千畦种子馆自然也承担起植物咨询和提供解决方案的工作。老树的维护、树木的修建和推广不使用化学药物进行栽培,都是梁家人在努力的方向。

    梁妈妈会特别研究植物的加工品,例如玫瑰、桂花、茉莉等蒸馏纯露,将无污染的植物进行蒸馏后,所产生的带天然比例的精油成分的蒸馏水是可以饮用的,也可以抹在皮肤上。

    一草一露,一花一香。又或是将特殊气味的植物研磨成细粉,例如台湾肖楠,手工制成天然的“闻香”,点燃后可直接闻到植物的香气。将胭脂树的种子研磨后,冷制造的方式制作成手工香皂,能够温和地清洁皮肤,还有极高的抗菌、抗氧化功能。

   一颗种子就是一个生命。在这千畦种子馆里,有千奇百怪的生命和希望。对于梁家人而言,种子就像是一个起点,充满力量,纯粹的生命力。他们并没有希望千畦种子馆会扩张的如何巨大,只要能够在你心里默默种下这颗爱惜自然的种子,便已是心满意足。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内心安详,从不荒凉
下一篇:生活,过慢一点
返回养心斋  驿站
养心斋
292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