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外公的中药柜

小的时候,我是个极其少言寡语的人,给我一个安静的角落,我就可以独自呆上一整天。去外公家亦是如此,而那时的我,去外公家的次数也并不多。一,我怕狗;二,我怕药;三,我怕长辈。

外公家里的气氛很严肃,但是那里有一种特别熟悉味道,让我永远挥之不去——那是外公药房里独特的『药·香』。

外公是个老中医,我对他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望闻问切”里。记得每次去那里,他总是在药房里忙忙碌碌,看诊、抓药,从清晨到黄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喜欢中草药的清香,却难以忍受熬成汁后入口的那种令人作呕。然而如今的我,却是每个日夜都在那奇苦无比的药汁里挣扎。

外公的药房里有几个很大的中药柜,是那种很老的木质柜子,不知道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的了,我猜想约莫从外公落户于此开始,它们便开始跟着了吧,从它们身上斑驳的痕迹里,也不难看出岁月刻下的印记。

药柜上一层一层都是抽屉,每个抽屉约莫都是分成四个或者六个格子,装满了药材。而每个抽屉上都贴着对应的标签,那是抽屉里所装药材的名字,每一张都是外公亲自写好贴上去。

以前我从来没有仔细研究过外公的药柜。

直到这一次,自己身体出了问题,不得不用中药调理,才回家让外公给我把脉,开了方子。

妈妈给我抓药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好奇,第一次认真地拍了些许照片。拉开各个抽屉的时候,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很多的草本植物其实都是可以入药的,当然,也有一些小动物的尸体……

《素问》里说,中药有五味:辛散、酸收、甘缓、苦坚、咸软。而这五味也是针对着不同的病症。中医讲究的是固本培元,良药虽然苦口,却也能从根本上进行一个调理。我有一个习惯,每次喝完中药要吃几颗桂圆,一解口中苦涩。

如今虽然西医普遍,但是中医的位置依然是牢不可破的。

几千年的积累与传承,流传至今,中药在我国的发展历史可见一斑。《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等诸多名典都详细地记录了多种药材的性味、功能及主治。《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也都是中医里的重要典籍。

中药起源于中国,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医是伴随了我们几千年的智慧结晶,也是一种生命的艺术。

而那中草药里散发出来的,则是沉淀着岁月的幽香。


一把小小的铜秤,这似乎是每个行医者不可缺少的一件工具。

据传,这种秤最早叫作戥子,学名戥秤,是一种宋代刘承硅发明的衡量轻重的器具。这种微小型的杆秤,是旧时专门用来称量金、银、贵重药品和香料的精密衡器。因其用料考究,做工精细,技艺独特,也被当做一种品位非常高的收藏品。

说来,这煎药也是一种技术。

熬中药的时候一般选用砂锅居多,中药在入煎前都应先用冷水浸泡20至30分钟左右,煎药的时候,加水一般需要浸过药面2到3厘米,大剂量和松泡易吸水的药物可酌情增加用水量,一般药物在煮沸后还需再煎20分钟,而一些特殊药物则更有一些细致不同的方法来煎煮。掌握好火候,对药效的发挥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中药的吃法,与西药也是不一样的。

西药一般是饭后半小时至一小时的时候吃,而中药则需在饭前吃,通常是半上午或者半下午的时候,若需要中西药同服的时候,二者中间也得需要隔开一两个小时。

如是种种,皆离不开前人的探索与总结。

其实在古代,中药除了治病救人之外,药入诗词的趣闻亦是屡见不鲜。

据传,在宋朝的时候,辛弃疾新婚不久便奔赴前线抗金杀敌,疆场夜静闲余,他层给妻子写过一封家书:云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硫黄。柏影桂枝交映,从容起,弄水银堂。连翘首,惊过半夏,凉透薄荷裳。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老菊花黄。

云母、珍珠、防风、沉香、郁金、硫(流)黄、柏叶、桂枝、苁蓉(从容)、水银、连翘、半夏、薄荷、钩藤、常山、缩砂(宿沙)、轻粉、独活、续断、乌头、苦参、当归、茱萸、熟地、地黄、菊花……

这首注满思念的诗词里,却是按着如此多味药材……

而其妻得信之后亦回之:槟榔一去,已历半夏,岂不当归也。谁使君子,寄奴缠绕他枝,令故园芍药花无主矣。妻叩视天南星,下视忍冬藤,盼来了白芷书,茹不尽黄连苦。豆蔻不消心中恨,丁香空结雨中愁。人生三七过,看风吹西河柳,盼将军益母。

以槟榔、半夏、当归、使君子、刘寄奴、芍药、天南星、忍冬藤、白芷、黄连、豆蔻、丁香、人参(人生)、三七、西河柳、大黄(将军)、益母草等多味药材入词尽诉思念之情。

亦有人说,辛弃疾这阙词为宋时兰湄所作。

不过辛弃疾还曾写过另外一首嵌入中药名字的词:山路风来草木香,雨余凉意到胡床。泉石膏肓吾已甚,多病,提防风月费篇章。孤负寻常山简醉,独自,故应知子草玄忙。湖海早知身汗浸,谁伴?只甘松竹共凄凉。

这阕词据说写于稼轩谪居上饶之时,词中暗含商陆(山路)、木香、禹余粮(雨余凉)、石膏、无荑(吾已)、防风、常山、栀子(知子)、紫草(子草)、海藻(海早)、甘松、竹等多味药材,看似游戏笔墨,但其中的药名与词意,浑然一体,莫不充满了作者的愤懑之情。

不说远了,在大家耳熟能详的《西游记》里面,吴承恩也曾以药入词。

一如《第028回 花果山群妖聚义 黑松林三藏逢魔》中那阕:石打乌头粉碎,沙飞海马俱伤。人参官桂岭前忙,血染朱砂地上。附子难归故里,槟榔怎得还乡?尸骸轻粉卧山场,红娘子家中盼望。

词中用了乌头、海马、人参、官桂、朱砂、附子、槟榔、轻粉、红娘子等中药名字,生动地描写了飞沙走石和猎户尸如山积的血腥场面。

又如《第036回 心猿正处诸缘伏 劈破旁门见月明》中,唐僧道:自从益智登山盟,王不留行送出城。路上相逢三棱子,途中催趱马兜铃。寻坡转涧求荆芥,迈岭登山拜茯苓。防己一身如竹沥,茴香何日拜朝廷?

这首词用了益智、王不留行、三棱子、马兜铃、荆芥、伏苓、防己、竹沥、茴香等中药名字形象地写出了三藏受唐王之命赴西天灵山大雷音寺取“大乘经”矢志不渝的信念。

然这众多的故事,说的大抵也都是先苦后甜的人生哲理吧。

忽然很怀念在老家的日子……

那是在傍晚时分,花间斜阳、渔舟唱晚里等来的归途,那是晚饭时陪外公小酌几杯的惬意,那也是在闲暇时听外公讲鲜为人知的民间故事亦或听他吹笛子、拉二胡的悠悠岁月……有外婆种的薄荷和葡萄,还有外公养的好多好多小蜜蜂……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中华中医
894人在此聚集
加精帖子

暂无加精帖子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