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加精 中国式花艺

楷体, 楷体_GB2312, SimKai; font-size: 18px;">    宋朝时,四海升平,民心追求房屋至美的生活境地,对于花的眷爱尤甚于其他朝代。当时的文人将插花百瓶,醉饮其间的"插花饮酒"列为生活情趣美谈。甚至出外郊游时也"中置桌凳、列笔床、香鼎、盆玩、酒具、花博之属",已将插花汇入了文人的生活之中。不仅文人墨客如此,就连饮食商家、酒楼、茶肆等商业场合,也为了招徕顾客,而按四时插花。有钱有势的人更是常择时举办盛大的公开插花会,动辄用去花枝数万枝。曾经有一位太岁举办的插花展览会,用去鲜花千万枝,可以算是古今最大的插花展览会。插花艺术在当时不仅成了专门学问,且与"烧香、点茶、挂置"同称四艺,被视为每人自小就应具备的修养,纵使仆役也不例外。 

到了元代,插花作品的内涵与形式等方面起了很大的改变,偏重心情或美为出发点,以主观而富感情的表现手法来处理花材,往往在作品中表现出个人对当时环境的无奈及返璞归真的心理,加深了插花作品"质"的深度,也更有艺术之美。  



到了明朝,插花艺术也随艺术大兴蓬勃发展起来,且与宋朝之前附庸风雅或讲究排场大不相同,而是表现出无可抑制的艺术冲动,形成一种纯艺术的表现风格,与品茗艺术相结合,称之为"插花"。 我国明朝插花艺术最完整的著作《瓶史》,也在这种气氛下产生了。此书一出,轰动一时,于1696年在日本翻译出版,而被奉为日本插花艺术的准则,随后产生的"宏道流"等支派,流传至今。  

东方式插花崇尚自然,讲究优美的线条和自然的姿态.其构图布局高低错落,俯仰呼应,疏密聚散,作品清雅流畅.按植物生长的自然形态,有直立,倾斜和下垂等不同的插花形式. 主张以精取胜,手法简练,表现力非常丰富。  

东方式插花十分强调每种花材的色调、姿态和神韵之美。用一种花材构图,也可以达到较好的效果。不同的构图以及与不同花材花器的组合,达到的效果则是完全不同的,这也就是艺术插花的表现力。  

清朝在花事生活方面的经营与发展皆承明朝,且将花自"人格化"进而为"神格化",并将每一种花以其相关的历代名人的个性或事迹予以配称,作为各花的花种。此外,清代也盛行以蔬果当花材所作的"果盘插花",并兴起以铜钱、拂尘、万年青、李子、百合等,具有特殊象征意义的材料的名称的字音组成如"前程万里"、"百年和合"等祝福之意的谐音插花。 

  


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之《瓶花三说》 

高濂,明代戏曲家,字深甫,号瑞南。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曾在北京任鸿胪寺官,后隐居西湖。他约生於嘉靖初年。所作传奇戏曲有《玉簪记》、《节孝记》;散曲现存小令十余支,套曲十余套,见於《南词韵选》、《南宫词记》、《吴骚合编》、《词林逸响》等书。此外,有《雅尚斋诗草》初集、二集,《芳芷楼词》和《遵生八笺》等。 其所著之《瓶花三说》,是中国最早的花艺著作之一,后为袁宏道引入《瓶说》一文。 

瓶花之宜 

高子曰:瓶花之具有二用,如堂中插花,乃以铜之汉壶、大古尊罍,或官哥大瓶如弓耳壶、直口敞瓶,或龙泉蓍草大方瓶,高架两旁,或置几上,与堂相宜。折花须择大枝,或上茸下瘦,或左高右低,右高左低,或两蟠台接、偃亚偏曲,或挺露一干中出、上簇下蕃、铺盖瓶口,令俯仰高下,疏密斜正,各具意态,得画家写生折枝之妙,方有天趣。若直枝蓬头花朵,不入清供。花取或一种两种,蔷薇时即多种亦不为俗。冬时插梅必须龙泉大瓶、象窑敞瓶、厚铜汉壶,高三四尺以上,投以硫磺五六钱,砍大枝梅花插供,方快人意。近有饶窑白瓷花尊,高三二尺者,有细花大瓶,俱可供堂上插花之具,制亦不恶。 

若书斋插花,瓶宜短小,以官哥胆瓶、纸槌瓶、鹅颈瓶、花觚、高低三种八卦方瓶、茄袋瓶、各制小瓶、定窑花尊、花囊、四耳小定壶、细口扁肚壶、青东瓷小蓍草瓶、东汉壶、圆瓶、古龙泉蒲槌瓶、各窑壁瓶则古铜花觚、铜觯、小尊罍、方壶、素温壶、扁壶,俱可插花;又如饶窑宣德年烧制花觚、花尊、密食罐、成窑娇青蒜蒲小瓶、胆瓶、细花一枝瓶,方汉壶式者,亦可文房充玩。但小瓶插花,折宜瘦巧,不宜繁杂;宜一种,多则二种;则分高下合插,俨若一枝天生二色方美。或先凑簇象生,即以麻丝根下缚定插之。若彼此各向,则不佳矣。 

大率插花须要花与并瓶称,花高於瓶四五寸则可。假若瓶高二尺,肚大下实者,花出瓶口二尺六七寸,须折斜冗花枝,铺散左右,覆瓶两旁之半则雅。若瓶高瘦,却宜一高一低双枝,或屈曲斜袅,较瓶身少短数寸似佳。最忌花瘦於瓶,又忌繁杂。如缚成把,殊无雅趣。若小瓶插花,令花出瓶,须较瓶身短少二寸,如八寸长瓶,花只六七寸方妙。若瓶矮者,花高於瓶二三寸亦可。插花有态,可供清赏。故插花、挂画二事,是诚好事者本身执役,岂可托之僮仆为哉?



客曰:“汝论僻矣,人无古瓶,必如所论,则花不可插耶?”不然,余所论者,收藏鉴家积集既广,须用合宜,使器得雅称云耳。若以无所有者,则手执一枝,或采满把,即插之水钵、壁缝,谓非爱花人欤?何俟论瓶美恶?又何分於堂室二用乎哉?吾惧客嘲孰矣,具此以解。 

附注: 

官哥大瓶:这裏指的是官窑和哥窑。是宋代汝、官、哥、钓、定五大名窑中的两种。在宋代瓷器中,官窑即是一种专称,指北宋和南宋时在京城汴京(汴梁,今开封)和临安(今杭州)由宫廷设窑烧造的青瓷,故又有“旧官”和“新官”之分,前者为北宋官窑,后者为南宋官窑;哥窑,以纹片著称。明代《格古要论》中有这样的描述:“哥窑纹取冰裂、鳝血为上,梅花片墨纹次之。细碎纹,纹之下也。” 其特征可归纳为:黑胎厚釉,紫口铁足,釉面开大小纹片。宋代哥釉瓷釉质莹润,通体釉面被粗深或者细浅的两种纹线交织切割,术语叫作“冰裂纹”,俗称“金丝铁线”。 

龙泉:指龙泉釉瓷,其釉色苍翠。龙泉窑,因其主要产区在龙泉而得名,它开创於三国两晋,结束於清代,生产瓷器的历史长达1600多年,是中国制瓷史上最长的一个瓷窑系。 

象窑:宋元时期的著名瓷窑,旧传在浙江甯波象山,故名。大约创烧於南宋,盛於元代。产品以白瓷为主,特点是有蟹爪纹的开片,色白滋润者为贵,但较多是釉色带黄而质较粗。 

 

饶窑:即景德镇窑。景德镇旧属饶州府浮梁县,故旧时又有“饶窑”之称,亦称“饶州窑”。



定窑: 定窑创烧於唐朝后期。以白瓷为主,也烧制酱、红、黑等其他名贵品种,如黑瓷(黑定)、紫釉(紫定)、绿釉(绿定)、红釉(红定)等,都是在白瓷胎上,罩上一层高温色釉。元朝刘祁的《归潜志》说,“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可见,定窑器在当时不仅深受人们喜爱,而且产量较大。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在定州时,曾用“定州花瓷琢红玉”的诗句,来赞美定窑瓷器的绚丽多彩。定窑还有北定、南定之分。北宋之前,定窑窑址在北方的定州,这时烧制的物品称为北定;宋室南迁之后,定窑工人一部份到了景德镇,一部份到了吉州,称为南定。在景德镇生产的釉色似粉,又称粉定。 

成窑:斗彩始於明宣德,但实物罕见。成化时期的斗彩最受推崇,明清文献中也称之为"成窑五彩"或 "青花间装五色"。传世成化斗彩瓷器图案绘画简练,内容主要是花鸟、人物等。 

瓶花之忌 

瓶忌有环,忌放成对,忌用小口、瓮肚、瘦足药坛,忌用葫芦瓶。凡瓶忌雕花妆彩花架,忌置当空几上,致有颠覆之患。故官哥古瓶,下有二方眼者,为穿皮条缚於几足,不令失损。忌香烟、灯煤熏触,忌猫鼠伤残,忌油手拈弄,忌藏密室,夜则须见天日。忌用井水贮瓶,味咸,花多不茂,用河水并天落水始佳。忌以插花之水入口,凡插花水有毒,惟梅花、秋海棠二种毒甚,须防严密。 

瓶花之法 

牡丹花:贮滚汤於小口瓶中,插花一二枝,紧紧塞口,则花叶俱荣,三四日可玩。芍药同法。一云:以密作水,插牡丹不悴,密亦不坏。 

戎葵、凤仙花、芙蓉花(几枝柔花):以上皆滚汤贮瓶,插下塞口,则不憔悴,可观数日。 

栀子花,将折枝根捶碎,擦盐,入水插之,则花不黄。其结成栀子,初冬折枝插瓶,其子赤色,俨若花蕊,可观。 



荷花,采将乱髪缠缚折处,用以泥封其窍;先入瓶中至底,后灌以水;不令入窍,窍中进水则易败。 

海棠花,以薄荷叶包枝根,水养,多有数日不谢。 

竹枝(瓶底加泥一撮)、松枝、灵芝同吉祥草,俱可插瓶。 

后录四时花系,俱堪入瓶,但以意巧取裁。花性宜水宜汤,俱照前法。幽人雅趣,虽野草闲花,无不采插几案,以供清玩。但取自家生意,原无一定成规,不必拘泥。灵芝、仙品也,山中采归,以箩盛置饭甑上蒸熟、晒干,藏之不坏。用锡作管套根,插水瓶中,伴以竹叶、吉祥草,则根不朽,上盆亦用此法。 

冬月插花,须用锡管,不坏瓷瓶;即铜瓶亦畏冰冻,瓶质厚者尚可,否则破裂。如瑞香、梅花、水仙、粉红山茶、腊梅,皆冬月妙品。插瓶之法,虽曰硫磺投之不冻,恐亦难敌。惟近日色南窗下置之,夜近卧榻,庶可多玩数日。 

一法,用肉汁去浮油,入瓶插梅花,则萼尽开而更结实。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一篇:日干支推算法
下一篇:冬季治咳嗽
返回百科文化  驿站
百科文化
616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