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

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丝线缝韶华,红尘千帐灯……一曲《蜀绣》,蒋芙蓉城锦绣多彩的画面慢慢铺开,绵延千年。




自古以来,天府之国物产丰富,沃野千里。蜀地儿女受山灵水秀之浸润,飞针走线,绣出了独具风格的“蜀中之宝”——蜀绣。




从汉朝的“锦布绣望”开始,蜀绣便美名远扬,被誉为“天下无双之物”。那针针线线,丝丝入扣,描绘着巴蜀的花鸟虫鱼、磅礴山水,呈现着巴山蜀水的线条与灵韵。




蜀绣,源自“天府之国”四川,又名“川绣”,与苏绣、湘绣、粤绣并列为中国四大名绣。它以明丽清秀的色彩,水墨国画的格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韵,两宋时“号为冠天下”。




汉赋家杨雄最早在《蜀都赋》中赞叹蜀绣:“锦布绣望,芒芒兮无幅”,《后汉书》说,西汉末年,蜀地“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华阳国志》则将蜀绣与金银珠玉同列。汉末三国时,蜀锦蜀绣均被用来换马以应作战之需并补财政之不足。可见蜀绣,在汉代就开始名声在外,被视为珍宝。



文君听琴


女红之盛


蜀绣的发展基于蜀地富饶,生活享乐而艺能有所工,史称“成人多工巧,绫锦雕缕之妙,殆牟于上国” (《隋书·地理志》)。



民间凡富裕士子游女也多衣锦绣。《花间集》词多咏五代蜀中男女情事,时有刺绣方面描写,如温庭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能够用金钱绣鸳鸯鹧鸪,那是富豪之女的事。白居易就说“红楼富家女,金缕刺罗襦”。不过当时蜀地女红之盛,也由此可见一斑,因此有“锦浦春女,绣衣金缕,雾薄云轻”。




画之神韵



坊间流传,蜀绣传绘画之神韵,灭针线之痕迹。

有道是:“品画先神韵,论诗重性情”。蜀绣,便是以针为笔,以线代墨,在彩线旋移间倾吐出一幅如诗好画。



各种针法变化多端,虚实结合,既长于刺绣花鸟虫鱼等细腻的工笔,又善于表现气势磅礴的山水图景,刻划人物形象也逼真传神,将绣物的光、色、形,绣得惟妙惟肖。


如鲤鱼的灵动




人物的秀美





花鸟的多情





熊猫的憨态





仿佛一切就跃然纸上,生动如许。





它还善于运用晕、纱、滚、藏、切等技法,绣出来的花纹线条流畅、色调柔和。不仅增添了笔墨的湿润感,还具有光洁透明的质感,以及明暗变幻的光线,让绣品于平淡中见神奇,于传神中见底蕴。



后世言及蜀绣之工,说它“能灭去针线痕迹”,直称“针神”,甚至有直接说“绘绣”的。 



蜀绣作品《韩熙载夜宴图》


艺绝天下


“蜀人多巧思,组绣用功深。”





如果说苏绣精细素雅,湘绣艳丽鲜明,粤绣雍容华贵,那么蜀绣则劲气生动、平齐光亮,其针法多达百余种,丰富程度为四大名绣之首。逾百种针法各有所长,组合也随虫鱼花鸟、山川江河的色泽精神不同而富于变化。



从前的蜀绣分工明晰,老绣工一辈子往往只会绣一种图案,只为在专攻的门类中达到神乎其技的效果。经年积累而成的针法背后,刺绣者的手法特点、性情气质便会融入绣品。



蜀绣非遗传承人郝淑萍说“蜀绣这门手艺一共有十二大类100多种的针法,要耐住寂寞持之以恒才行。”





如今成衣上机绣出的精密纹样,便难见绣工起针落针时那份细密心思与从容不迫。




绣娘的手


精良绝美的蜀绣,有时候会给人以遐想,到底是怎样聪慧灵巧的女子,才能绣得如此灵气?它是闺阁小姐赠予心上人之物?还是十指灵动,细密针脚间,尽是情思?




有趣的是,刺绣这门女红之业中,只有蜀绣历史上曾盛行男工。据说这是因为清道光年间,从苏州调往四川的一位官员随身带的家庭戏班中,三个身怀绝艺的绣衣师傅都是男子,在男女有别的严格戒律下只得招收男子为徒,男绣工高手也由此造就。





当然,今天的蜀绣又回复女儿本色,难见男性绣工。梁张率《绣赋》有云:“寻造物之巧妙,固饰化于百工……顾影自媚,窥镜自怜,极车马之光饰,尽衣裳之妊妍……言绣之技,绣之情,绣之美,非女儿之作不能形容如此。”



“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



绣娘的手指,拈针引线,飞动如蝶。

在绣娘的手指中,跳动着巴山蜀水,万物春。






来源:古典书城

ID:gudianshucheng

本文的所有图、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蜀绣
89人在此聚集
帖子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使用手机访问查看帖子更方便。
© 2020 Daidaichuanch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代代传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6030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400214号 中国传统文化
客服热线
13012888193
每日: 9:00-21:00